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公主出没,群臣小心!(八字不合,压倒再说)完结作者:天如玉

公主出没,群臣小心!(八字不合,压倒再说)完结作者:天如玉

《公主出没,群臣小心!(八字不合,压倒再说)》

作者:天如玉

编辑评价:

帝欲传位给唯一的女儿安平,却因其女子身份受到劝阻。无奈之下为其招驸马,又因其风流成性而搁浅,于是两位驸马候选人应运而生。一边是闷骚别扭的仰慕者,一边是毒舌腹黑的守护人,表面风流的安平关注的却只是朝政大事,一出朝政之下的情感喜剧就此上演。 故事精彩有趣却不流于俗套,情节展开紧张刺激,足以牵动人心。

楔子

梁国光大皇族、开枝散叶的伟大事业到了崇德陛下这代几乎被画上了个句号。

崇德陛下很郁闷,想他开创了一代盛世,英名远播,还娶了一国的女王为妻……多少辉煌融于一身,怎么临了就是生不出个儿子呢?

所以他总结了几点,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娶妻一定不能娶身份太高的,你看她生不出儿子吧,你还不能纳妃……不过上天总还眷顾着二位陛下,好歹给他们送来了个女儿,不至于落个无后的下场。

东德皇后统治的青海国以女子为尊,所以她生下女儿的心情不亚于崇德陛下抱上儿子那般欢喜,刚刚从分娩的疼痛中缓过神来便立下了要将她培养成为一代英杰的决心。

一手扶持崇德陛下开创盛世的前摄政王早已退隐多年,听闻消息不免心生欢喜,大笔一挥,为小公主取了个名字:睿。

他的王妃也是个传奇人物,既是大梁第一位女官,更是深受皇帝陛下尊敬的老师,闻讯更是高兴,便也凑热闹为她取了个小名,唤作安平。

没有得到儿子且被越俎代庖的崇德陛下甩膀子坐在皇后床边扮忧郁,直到女儿朝他咿呀一笑,心情才瞬间放晴。

父亲对她寄予了儿子般的期盼,母亲本就重视女子,这样的环境让安平殿下摆脱了娇滴滴的皇室公主形象,一跃成长为一位自立坚强的女性。

所谓人无完人,安平殿下认为在这些优点之下,自己稍微有点儿风流不羁,实在算不上什么。

起码还没到豢养男宠的地步不是?不就是隔三岔五的调戏一下年轻侍卫、美貌臣子么?

崇德陛下励精图治,过度操劳,刚过了四十身体便每况愈下。近几年来更是严重,惹得东德皇后很担心,便劝他干脆退了位随她去青海国过些清闲日子。

陛下很惆怅,不是舍不得皇位,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撤手。虽说在他当政期间已经允许女子入朝为官,可也只是部分无关紧要的官衔,若是真的要将一国帝位交给女子,恐怕还是十分困难啊。

为此,陛下多次召集重臣商议,试图打通这一环。

奈何会议开了一次又一次,只有内阁周首辅、刘太傅等皇帝心腹表示保留意见,大部分臣子都或多或少表达了不满,其余几位亲王郡王就更别提了。

且不说安平殿下能否担当大任,瞧瞧这个国家都被女子搞成什么模样了?皇帝娶个女尊国的女王做皇后,前摄政王让女子入朝,他家那个王妃还曾坐到了一品大员的位置,甚至朝廷还在之后允许女子入朝了!

好嘛,陛下您现在是什么意思,女儿也可以称帝了,咱们男人的尊严还要不要了要不要了啊?

于是陛下又开始忧郁,始终不敢告诉女儿这件事,就怕一不小心伤了她的自尊。加上东德皇后对女儿遭到这种待遇很不忿,免不得将气撒在他身上,由此,他就更郁闷了。

犹豫许久,崇德陛下终于想到了个办法——他决定要为女儿安排婚事。

实在没有办法,安平早日生下个外孙来继承他老人家的皇位也是可以的嘛。

想法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

安平殿下早已花名在外,消息一经走漏便引起朝中巨大恐慌。家中有适龄儿郎的大臣们都开始忙着送孩子出门,游学的游学,探亲的探亲,临行前叮嘱的都只有一句话:不等到安平殿下选了驸马不准回来!

崇德陛下伤心啊,可是作为一个开明圣君,实在不好明言,更不好强迫,只有一个人哀叹教女不严,终于酿成了如今的悲剧。

所幸此时前摄政王给他提了个建议:陛下愿随皇后去养病也无妨,国家并非皇帝才能管,你让你闺女做监国便是,等身子好了再回来继续治理国家不就行了?

陛下觉得这个可以有,于是兴奋地再次召集大臣们开会。很好,虽然这次仍有波折,但总算是通过了。

不日,一道圣旨将安平殿下册封为监国,于是大臣们以为招驸马一事风头已过,又纷纷召回了儿子。

虽然招驸马一事的确是搁浅了,但是却给崇德陛下提了个醒。

他得为女儿好好谋划谋划了,不然这辈子能不能抱上皇孙也有待商榷啊。于是,陛下终于决定趁着广大好儿郎在京之际不厚道地使用一下皇权,为安平挑个好驸马强行赐婚。

这个念头产生没几日,陛下就招来了礼部尚书,一脸和颜悦色地拉着他的手感叹:“朕膝下只这一女,自小疼爱,爱好……是特别了点,然有才有貌,进退有度,所以此次招驸马一事,爱卿需全力以赴,为朕择一良婿,待事成之后,朕必有重赏。”

礼部尚书连连点头应下,恭谨无比,然而待一出了殿门就撒丫子狂奔出了宫门。

啊啊啊啊啊,陛下又要为安平殿下招驸马啦!!!

第二日,城门口再次发生拥堵状况……这么大的动静,安平殿下不可能不知道。她很忧心,比陛下还忧心,因为照他父皇的安排,她后半辈子都将只能守着一个男子过日子了。

好凄惨……左思右想不是个事儿,安平装扮齐整,决定去跟她父皇好好沟通一下。

谁知她前脚刚踏进殿门,崇德陛下已经一脸愧疚地迎了上来,一个劲地拉着她的手宽慰:“是那些大臣没眼光,安平你不用伤心。”

安平实在不忍打击父皇的一腔赤诚,满肚子的话生生咽了回去,干咳了一声,反过来安慰他:“父皇安心,女儿还不至于嫁不出去,那些大臣瞒着您送子出京不假,但女儿相信其中一定有正直之士留了下来。”

闻此言论,崇德陛下以一记幽怨的眼神表达了自己的怀疑。

殿门外轻轻响起两声轻叩,随即大内总管福贵快步走了进来,在二人面前恭恭敬敬地拜倒,语气却有些飘忽:“起奏陛下,殿下所言不虚,确实有两位适婚男儿未曾离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