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春风料峭完结作者:那只狐狸

春风料峭完结作者:那只狐狸

春风料峭

作者:那只狐狸

☆、楔子

早春时节,天地间却一片混沌。日月替改,星辰异位,江水枯竭,草木凋朽。全然一派末亡之相。

说不清是从何时起,世人恶念并诸般邪戾之气,滋育魔物。邪道兴盛,自号殛天,祸乱天下,荼毒生灵。仙道之士见此恶行,集结合力,除恶卫道。一场旷日持久的仙魔之争,由此而起。

仙道的领军人物,号为“上旸真君”,座下弟子皆修练有成。其中出类拔萃之九人,道成之后,各自开山立派:灵宿宫、火辰教、易水庭、神秀楼、东和府、极乐林、永圣天宗、万绮门、千影阁,世称“九岳仙盟”。

九岳与殛天势同水火,千年争斗,此消彼长,各有沉浮。百余年前,仙道险胜,殛天府一度蛰伏。却不想,魔物顽强,终是卷土重来。而这一战,持续了整整十年……

乾坤五行,皆被撼动,而致阴阳失,众生皆苦不堪言。兴许是苍天怜见,数日之前,九岳仙盟联合江湖各派围攻殛天府总坛,竟一举成功。毁去殛天根基不说,还将残余的魔物逼入了长月河谷之中。

这长月河谷本是一条浩淼大江,也是因大战之故才水流枯竭。水尽之后,河底坦露,沟壑盘错,宛若迷宫。平日里,这河谷已经是苍凉幽暗,鸟兽绝迹。如今殛天府妖魔盘踞此处,魔气化作森浓迷雾,弥漫谷中,愈发妖异诡怖。

对于仪萱来说,进入这个河谷已经很考验她了,更别说是“被抓进”这个河谷……

当她被强押着穿行在浓雾中时,真的是有些欲哭无泪了。她是九岳仙盟易水庭的弟子,论起辈份,倒也不低。说到道行,虽然在同辈之中并不出众,但也不至于辱没师门。只是,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师门就偏偏选她来做这个任务……

虽然在出发之前,她自认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心理准备。但真正面临的时候,她却还是忍不住忐忑紧张。即将面对的一切,让她无比胆怯,甚至不敢抬起头来。

还不等她安定心情,押着她殛天弟子将她狠狠一推。她跌倒在了地上,回过头骂了一句:“妖孽!你给我客气点!”

押她来的人显然没心思听她抱怨,他恭敬地走上几步,伏身而拜,尊道:“主上,人已带到。”

仪萱闻言,心上一颤,慢慢转过头去,怯怯抬眸。

青纱帷帐,曳动雾色,流转如烟,带着与周遭厚重阴霾格格不入的轻浮缥缈。依稀可见,纱帐之上血色斑驳,有种别样的凄艳。纱帐之内,灯火微暖,隐约映出床榻的轮廓。榻上人影晃动,女子银铃般的笑声,伴着娇嗔,透帐而出。

正当仪萱惶惑之时,男子深沉的嗓音含笑响起,盖过女子们的娇笑,道:“上旸老儿也太看不起人了,竟派了如此无能的弟子前来查探,是要笑煞本座么?”说话间,灯火一晃,摇动人影。纱帐被轻轻撩起,拂动一片雾气。

首先入眼的,是那撩起了纱帐的手。宽厚掌心、修长手指,分明属于男子,可那指上蓄着的寸余指甲,却平添了阴柔。仪萱的目光不自觉地顺着那只手而下,移过手臂,攀上肩膀,而后落在了胸口。草草披着的衣衫,让他的胸膛毫无羞怯地袒露。均匀肌骨,勾勒出流畅的线条。强健结实,却无半分粗莽。心口之下,落着一道剑伤,斜斜绵延至小腹。伤势不轻,包扎却草率无比。胡乱缠绑的白布,别说止血,甚至连伤口都未能完全覆盖。鲜艳血色,渗透包扎,浸染衣衫……

仪萱心口一紧,强制住自己继续审视的目光,鼓起全部的勇气,望向他的脸。

他的轮廓,如此英俊。剑眉飞扬,显卓然气宇。星眸澄澈,藏俊秀神采。漆黑长发,不束不冠。偶有几缕,被风轻曳,拂过他含笑的唇角。

仪萱有些恍惚,竟不知自己该做怎样的表情。

察觉她审视的目光,他的笑意愈发深浓,问道:“本座有这么好看么?”

她一听这话,刻意移开了目光,不置可否。

他笑了起来,又道:“看你如此,不如留下侍奉本座,如何?”

这般言语,无疑轻辱。她不悦地皱眉,复又瞪着他,刚想回击几句,却见数名妖娆女子从帐中跟了出来。娇艳姿容,羞花闭月。衣衫轻薄,隐曼妙身姿。拂曳之间,显莹润雪肤,引人遐思。

轻笑间,女子们已偎上了他的身子。数双玉臂环抱缠绕,如藤攀附。

如此软玉温香,谁能拒绝?他轻轻一笑,双眸轻阖,任由她们的细吻落在脸颊、落在胸膛、落在腰腹……

此情此景,让仪萱羞窘难当。但下一瞬,心中升起的激怒却将一切烧尽。她咬牙切齿,怒不可遏地骂道:

“混蛋!不准用我师兄的身子做这种不知廉耻的事啊!”

作者有话要说:正宗爱洗白正宗洗更白欢迎收看由洗白领导作者那只狐狸为您冠名的谁都能洗白不怕洗不白洗白白做男主门派内部消化才是王道为……

[那只:你够!]

[狐狸:……]

总之,本文又名《一次洗白引发的续集》……

本章主要内容——我的师兄不可能这么美腻!!!QAQ

下章主要内容——我的师兄不可能这么邪魅!!!QAQ

欢迎到时收看,哦耶!

☆、一

“师兄?”男子听到这句话,满脸玩味地重复了一遍。他抬手,挥开自己身旁的一众美人,移步到了仪萱身前,俯身细细瞧她。

便在他弯腰之时,他的长发自肩头滑落,轻轻掠过仪萱的额头。仪萱全身一颤,慌忙往后缩了缩。

他见她如此,唇角复又勾起笑意。他站直身子,拢了拢自己的长发,笑道:“说来也是,本座这具肉身是十年前抢来的,似乎正是个九岳弟子。怎么,你是他师妹?”

仪萱忿然望着他,不答话。

他一脸轻佻,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道:“本座夺舍之后,多少也能接收他的记忆。为何本座连你的名字都记不得?”

失落感,油然而生,让仪萱心思微恍。眼前这个人,是殛天府群魔之首,号为“令主”。但他所用的这具身子,却原本是她师兄,名唤“苍寒”。虽然同门,却不同师,故而也没有深交,但至少还有一起长大和并肩作战的情分,说连名字都记不住,未免过分了些……想来这魔头并非善类,夺舍之后更是恣意妄为,先前也言语轻辱过她,如今说出这种话也不奇怪,岂能因此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