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大药天香完结作者:清歌一片

大药天香完结作者:清歌一片

书名:大药天香

作者:清歌一片

☆、第 1 章

八月。杭州西湖畔,千里溪山景妍,一派夏日媚好景象。

这处名为云水村的所在,是个聚居了几十户人家的小村落,四周群山叠翠。村民多是茶农。或经营自家的几亩茶田,或替当地茶大户苏家帮工。今年早过了春季头茶的忙碌季节,茶农对夏茶并不十分上心,如今只准备着下个月秋茶的采收,所以大白天的午后,村头村尾的纳凉处也能看到妇人们搬了竹椅,拿了针线箩,三五成群地围坐在一起闲话做针线。

村尾有爿紫竹林,边上筑三间茅舍。茅舍侧辟出了六七分的地,分畦种着成片的石斛佩兰,香椽藿香,微吐甘冽芬芳。前头是个很大的竹篱院,栽几株枇杷,中间夹杂了老杜鹃和紫薇。花开正盛。天光晴好,几只蜂蝶蹁跹其上。院里的空地上,列着一排排的竹架。上头置着匾,匾里头晾晒着刚洗净的草药。空气里飘着淡淡的药香。四周静悄一片,只有风过竹梢时发出的轻微沙沙声,更增夏日午后的静谧。

忽然一阵脚步声急促而来,打破了这静谧。竹林边的青石路上跑来个小厮模样的人,一把推开半掩着的竹篱门,扯着嗓子便朝里头喊道:“陈大夫在吗?陈大夫……”

茅舍的门立刻应声吱呀而开,出来一个蓝衫少年。年约十七八,肌肤白皙,容颜俊雅。唯一不足,便是乍眼之下,略有些男生女相之感。好在他双眉挺隽,生得极好看,生生又补回了几分英气。

“是你啊黑皮!我爹数日前去了灵隐找慧能师父喝茶了,要晚上才回。出了什么事?”

这少年迎了上去,开口问道。声音略微低沉,但十分悦耳。

名叫黑皮的小厮跑得满头大汗,此刻也顾不得擦,慌慌张张道:“绣春姐姐!幸好你还在!你赶紧去我家替少奶奶瞧瞧吧!忽然好好地就晕厥了过去,嘴里吐白沫,整个人抽成了一团……”

原来,这蓝衫少年竟是个女孩儿。她姓陈名绣春,十几年前便随父亲陈仲修迁住到了此地,从前只给附近十里八乡的乡邻看病。这几年,名气渐渐传扬开来,杭州城里一等的大户和官家也有慕名前来求医。她因时常上山采药外出行医,裙装不便,索性常作儿郎装扮。附近村人都知道,早习以为常了。

绣春听了黑皮描述,略微一怔。

苏家是当地植茶大户,家有将近千亩的茶园。园中所产的龙井头拨春茶,一直是皇家御贡。黑皮口中的这个少奶奶姓孙,嫁给苏家大少爷四五年了。前头生了两胎都是千金,如今这三胎,全家都盼着是公子。苏家老太太更是去遍了附近寺庙烧香许愿。绣春先前也跟随父亲去过苏家,替这位孙少奶奶把过几次脉。知道她除了因甜食摄取过量,孕期体重超标外,其余状况还算不错。劝她克制些饮食,应该无大碍。估摸过几日就是产期了。没想到……

“晓得了!你稍等!”

绣春顾不得多想了。急忙转身往里,拿了平日的出诊箱,急匆匆便随黑皮去。

~~

黑皮来的时候,赶了辆骡车,因青石路窄进不来,就停在那片竹林外的空地上。绣春坐在骡车上,详细再问了几句少奶奶的病情。

“少奶奶不是快生了吗?老太太早晚烧香,大少爷本要亲自押茶船往淮安去的,特意推延日子,就等少奶奶先生孩子。今晌午时,少奶奶吃了碗甜羹,嚷着睡不着觉,丫头便扶着到院里纳凉,不想忽然就扑在地上不知人事,手脚还抽个不停。大少爷急坏了,催我来请陈大夫!”

黑皮一边说,一边得儿得儿地飞快赶车。

苏家离云水村并不远,出村几里地外便到。黑瓦白墙的大宅掩映在蓊郁树木从中,十分醒目。

骡车停在大门口后,绣春不敢耽误,几乎是跑着进去。

方才与黑皮闲聊,她大略已经可以断定,苏家少奶奶患的大约是一种名叫“子痫”的妊娠病,现代称为妊娠癫痫,发生于妊娠晚期、分娩期或产后一两天内,症状是眩晕头痛,突然昏不知人,全身强直,倘若抢救不及时到位,可致昏迷不醒,甚至死亡。

“哎呀可算来了!”

苏家太太正等得心慌意乱,听见门口起了脚步声,慌忙出来迎接,见只有绣春一人,一怔,“你爹呢?”

“陈大夫去了灵隐还没回!”

跟了进来的黑皮急忙应道。

苏太太其实更盼着陈仲修来,听到他不在,有些失望。陈家女儿虽也时常替人看病抓药,但毕竟只是个十七八的姑娘,媳妇儿眼见快要生了,忽然这样,未免不放心。

绣春没理会苏家太太的表情,只急匆匆往苏家少奶奶住的屋去。

孙氏二十多岁,因为怀孕的缘故,显得很胖。晕厥后便被抬上了床,此刻仍昏迷不醒。绣春到了床前,见孕妇颜面潮红,双目紧闭,四肢间断抽搐。摸她手脚掌心,炽热如火。用力捏开紧咬的牙关,舌红,苔黄腻。以指搭脉,脉弦滑而散,更加确定了自己先前的判断。

“绣春姑娘,我夫人如何了?”

大少爷苏景同二十五六,此刻脸色煞白,颤声着问道。

绣春不应。

对因了子痫抽搐昏迷的病患,护理极其重要,忌一切声光刺激。她让闲杂人等都出去,命人放下窗帘,将孕妇躺平后,往她口中强行塞入用纱布包裹的压舌板,以免她痉-挛时咬破唇舌。又将她头侧放,以防口腔积留黏液吸入引起窒息或咳呛。随即取出自己的针包,拿了根金针,以强刺激的泻法刺入百会、人中、后溪、涌泉四处穴位,少顷留针,起身从药箱里扯了团棉絮搓条,徐徐j□j孕妇的鼻腔。孙氏打了个喷嚏,终于慢慢地睁开眼睛,一脸茫然之色。

“杏娘,你可算醒了!吓死我了!”

她方才忽然晕厥踌躇,怎么叫都不醒,苏景同确实是被吓住了,此刻见她终于苏醒,激动地扑了过去紧紧拉住她的手。

“大爷……”

孙氏看见绣春,仿佛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了,叫了声自己的丈夫,声音虚弱。

绣春拔针,放回另个针包准备回去消毒。然后对着一边早已经备好笔墨记方子的苏家下人道:“制半夏、川连、生白术各两钱,明天麻、蔓荆子、谈竹茹、陈胆星各一钱半,生石决、生龙齿三钱,记住要先煎。外加茯苓、黄芩各一钱。若有郁金最好,加一钱半。煎煮后早晚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