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二货娘子完结作者:雾矢翊

二货娘子完结作者:雾矢翊

《二货娘子》

作者:雾矢翊

文案:

【上部文案】

如翠姑娘是个幸运值爆表的二货,然而她唯一不幸运的一件事就是绊了次脚,莫名其妙地给当朝镇国公之子挡了一刀,然后造成了一段姻缘。

于是,在众人眼中,她飞上枝头变禽兽,被镇国公之子三媒六聘娶回家,开始与美男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

你说不相配?淡定,她有相公力挺,谁敢说他们不配?

你说要讲道理?

没事,她最讲道理了!

众人:TAT,谁来将这个幸运爆表的二货拖走吧!!!!太憋屈人了!

PS:双处,欢脱小白甜文!

【下部文案】

新婚之夜,新娘横剑在前,盯着新郎身体下方某个位置道:“敢有异心,断子绝孙!”

美貌与武力值成反比的新郎沉默半晌,方道:“你是姑娘家,别太凶残。”

新娘不以为意:“我本来就是男子汉,要不是你要娶我,我还想娶个漂亮的媳妇儿呢。”

“……”

新郎差点想掰开她的脑袋瓜子瞧瞧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她一定要坚持认为自己是男人呢?

真是太特么的伤男人自尊!更伤自尊的是,他打不过她……

内容标签: 种田文

主角:温良、二翠姑娘 ┃ 配角:温彦平、项清春 ┃ 其它:囧二货,萌文,宠妻系列四

【编辑评价】

如翠是个幸运值爆表的二货,生平唯一不幸的一件事就是绊了次脚,莫名其妙地给当朝镇国公之子挡了一刀,然后被许与镇国公之子温良为妻。从一个丫环变成官夫人,世人的冷眼,夫家的刁难质疑,皆让这条官夫人的路走得艰难,而幸运的是,她嫁了个聪明绝顶的相公。

此文以略为夸张的文笔叙述了一个轻松幽默的故事,女主的运气及行事方式往往能扭转局势,让不好的事情往一个微妙的地方发展。行文中略有不足之处,文笔稍嫌稚嫩。

上部:囧二货VS军师

☆、第 1 章

晨曦的光渐渐升起,笼罩在雾气中的京城渐渐地有了人声。

镇国公府东厢院,几乎一宿未眠的老镇国公看着窗外枝头上挂着的寒露,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

“老爷,还在为良哥儿的事愁心么?”镇国公夫人秦氏柔声问道,将一件披风披在丈夫肩膀上。

镇国公点头,五十未到的人,但看起来已经有了老态,头发都有部分花白了。他摸了摸下巴上同样花白的胡子,叹道:“那个孽子……何时才能懂事一些,不要让我这老父为他事事操心?”

“老爷,你这话就不对了。”镇国公夫人笑道:“依妾身看来,这京里可没有多少个男儿郎能有良哥儿这般成就了,他年纪轻轻,已被皇上封为太师,他日封了太子,他可是太子师傅。”等皇帝西去,太子登基,温良可是将来的帝师。

听到这话,老镇国公嘴角翘了翘,努力使自己看起来不过于得意。儿子有出息,老子面上也有光。

镇国公夫人继续道:“而且良哥儿今年二十有四,平常男子到他这年龄早已是几个孩子的爹了,他好不容易决定成婚娶个妻子回去持家传宗接代,老爷您应该为他高兴方是。况且这桩婚事,还是皇上亲自指婚,深得圣意,有谁敢说一句不是?”

镇国公听罢却怒道:“若不是他进宫向皇上求旨,今天这新娘子就会是个名门世家之女!你瞧瞧他娶的是什么女人?那种身份的女人,不是给我温家抹黑么?我温家岂能娶这等身份低劣的女人进门?”

镇国公夫人劝道:“老爷,您也知道三哥儿的脾气,这话莫要在他面前说,省得他又同你置气,这些年来,看你们父子俩因为误会越行越远,妾身在看眼里也为你们心疼。良哥儿少时离家,与咱们相处得少,又因远哥儿的事情,他心中有疙瘩,这疙瘩不除,他还是会将咱们当成敌人看待。老爷,这是良哥儿多年来唯一执着的事情,你且忍让他一回罢。而且那姑娘现在是肃王义妹,只要肃王不吭声,谁敢说她一句不是?”

肃王是当今皇帝的胞弟,太后最疼的小儿子,权势滔天,几乎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身份尊贵无比。而且肃王还有让人最怕的政治手腕,一身气场强大森寒逼人,教人不敢直视。朝中大臣们都有个共识,宁愿去惹皇帝也不要惹着肃王。所以这肃王亲自认的义妹,众人心中虽然不服气,但也只敢在暗地里说说罢了,没人敢明面上说,免得讨不好。

这道理镇国公自然也省得,可是温良是他前妻为他留下的唯一的嫡子,好不容易北越人投降,他从战场归来,立下赫赫功名,他这作父亲的正为他骄傲,想着他婚事蹉跎至今,正巧趁机为他择一名门贵女为妻时,却不料他自己早有安排,当听闻他要娶的对象是谁时,老镇国公承受不了这个刺激差点昏厥过去。

为此事,老镇国公也进宫找崇德皇帝哭诉,使出老人家特有的感情攻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就望着皇帝收回成命。可是他哪知肃王预先插手,将那女人认作义妹,再将她的身份告之天下,而朝中之人都知道崇德皇帝是个宠弟一族的弟控,对肃王的话少有反对,所以百般推辞了他的请命,最后被他搔扰多了,反而躲到了哪个娘娘的宫里拒绝他的求见。

老镇国公一时间只觉得孤立无援,冷风凄凉,自嫡子与肃王义妹的婚期被定下后,明白大势已去,开始整天长吁短叹,直到婚礼的前夕,他整夜难眠,辗转反侧,不得不开始接受这一残酷的事实。

可这事实真是剜心挖骨一样难受啊,他唯一的嫡子将来可是要继承镇国公府爵位的,自然值得最好的,却只能娶了个身份低微品行才貌皆不显的女子,如何不教他心痛?更教他心痛的是,儿子越来越大了,越来越像已故的前妻,也越来越不听父亲的话,明明逆反期都过了,为何还这么难教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