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日b的感觉 小夹子夹在小奴的花蒂头

日b的感觉 小夹子夹在小奴的花蒂头

和小林子一路泛起在我面前的小女孩,她见到我的一顷刻,松开小林子的手,眨着黑葡萄一样水汪汪的眼睛,甩着有些松散的羊角小辫,朝着我扑过去。

“妈妈……妈妈……”

“悠悠……”我有些不敢信赖本人的眼睛,是我千方百计,费经心思惟见到的女儿吗?

我喃喃地叫着她的名字,揉揉眼睛,不会又是一个瑰异的梦吧?

一个真实的小身体重重扑进怀里,让我真实的感受到这不是梦!

“悠悠……悠悠……”泪水从双眼涌出。

“妈妈不哭,悠悠也不哭。”片刻,女儿稚嫩的声音叫醒了我的意识,她的小手落在我的脸上,轻轻擦去泪珠。

我也破涕为笑,轻轻擦着女儿面庞儿上的泪水。

宋尧带着女儿玩失落,苏懿瑄以此威胁我来到周世卿,她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让女儿回到我身边呢?

苏懿瑄肯让女儿回来,莫非是她得偿所愿,和周世卿豪情升温啦?

但是适才,我明显听到他说,他要和唐恒偏心竞争!

“悠悠,你到妈妈这儿来,爸爸和奶奶知道吗?他们人呢?”我柔声问道。

悠悠,小手指了指周世卿和小林子,脆生生地说:“是爸爸让我和林子姨妈,另有周叔叔来找你的。”

这怎么可能?宋尧那么恨周世卿!另有苏懿瑄也不成能如许等闲放过我!

“萧然,是周教师他……”小林子刚一张口,就被周世卿笑吟吟的朗声打断了。

“小林,今晚元旦,原本我是要陪萧然过这个节日的,不外今天我们都要一路飞往意大利,不急在一时。今晚就让悠悠陪着吧,我先送你回家。”

说完,他敛起笑颜,对在场的大师略一拍板,争先走了进来,小林子对我微微一笑,紧随着走了。

我追进来,挡在周世卿眼前,质问道:“周世卿,悠悠怎么回事儿?费事你说清晰,不说清晰你别想走!”

不是我太甚于孔殷,而是我心里没底,我怕。

他绝不在意地笑起来:“萧然,你着急的样子,真像个孩子。小事一桩,你不用放在心上。小林和我进来也有一周了,此刻她要归去和家人团圆,今晚是元旦。”

张开双臂,挡在两人后面,依旧不依不饶,“周世卿,这不是理由!说清晰再走!”

元旦夜,没有一丝风。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绝于耳,有烟花腾空升起,照亮天空,也照亮周世卿和我的脸。

他端倪明显,眼神幽静如一泓潭水,深不见底。在我看着他的这一瞬,他忽而笑起来,眼里含着温润的笑意。

心头涌上暖意。这个汉子,好像一直幽居在我心间,了解我所有的喜乐悲欢。

我看着他,居然有一刹时的失神。

他的手落在我的头上,胡乱地揉了一下,“萧然,你是要留我与你一路过元旦吗?这么久没见悠悠,她比我更需要你。”

“悠悠的机票,小林也买好了,今天起程带上她。”周世卿的手从我头上趁势落下来,推开我的手臂。

我不甘愿,反手握住他的胳膊。

“嗖嗖嗖……啪啪啪……”

遽然一声声无数烟花腾空而起,在空中炸裂,闪现出各类璀璨妖冶的光团,照亮了老城区的夜空。

周世卿轻轻地抱住我,继而松手,笑吟吟地看着我:“萧然,糊口这么夸姣,轻松一点,欢愉一点。”

他回身离去,背影在炊火中笔直而伟岸,走得沉着,走得傲然。

他就如许走出大门,走出我的视线。

心中漾起数不清的情愫,他离我那么近,又那么远。我妥协在苏懿瑄的利诱威逼之下,做尽了挫伤他的工作,说尽了挫伤她的言语,能够他就一点都不在意吗?

他是怎么找到悠悠的?宋尧怎么会意甘情愿把悠悠送回来?苏懿瑄怎么甘愿?

“一点小事罢了,你不要放在心上!”为了女儿,那么挫伤他,无一不必其极,这一切,他却浑然不知不觉。

我到底要怎么做?脑筋里乱糟糟的,手放在额头上,太伤神了!

“周教师,周教师,你等一下……”冯清清手里捧着一个食盒追进去,从我身边跑过来,冲着周教师高声喊叫着,“这是萧然做的四喜丸子,明天过年,您带归去尝一尝!”

“哦,四喜丸子?亢旱逢甘雨,异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落款时!”

门外是周世卿玩味的话语,随等于他爽朗的笑声,“是萧然让你送的吗?你通知她,来岁的元旦,四喜丸子我跟她一路做。”

“周教师,我就期待一喜……”冯清清的话语被连续腾空的烟花炸裂声袒护了。

真想不到,冯清清果真是个抢戏精,在你头疼的时辰,还会来这一出,雪上加霜。

另有更要命的。

就在我回身的时辰,悠悠居然从食堂跑进去,小步子抡得飞快,一眨眼跑出大门:“周叔叔,周叔叔,林姐姐林姐姐,再会……今天见……”

“哈哈哈哈……”门别传来周世卿越发爽朗的笑声。我也跟了进来,大门外,周世卿已经把悠悠抱起来,举过头顶,又放下来,“悠悠,今天见!”

悠悠高兴地笑着:“今天见!”

周世卿上了车,摇下车窗看向我,轻轻一笑:“萧然,今天十点,我来接你和悠悠。”

目送汽车离去,我抱起悠悠,将脸贴在她的小脸上摩挲。

冯清清、郑玲儿站在我的死后,目送周教师来到。

越发强烈的鞭炮声响今夜空,越发璀璨的烟花腾空炸开。老城区的老老小少,身着新衣,都离开街边燃放烟花爆仗,接上沸腾着人们的欢声笑语。

唐恒双手插在口袋里,洒脱自若的看着天空,他笑得比烟花还要璀璨,“你们看,新年了!新年欢愉!”

“是哦,新年了!”冯清清的欢呼声带上了伤感,“珍珍要是在这儿多好!”

“唐哥哥,过年好!郑玲儿给你贺年啦!春节欢愉,红包拿来!”郑玲儿一双眼睛盈盈如水,言笑晏晏,当街朝着唐恒鞠躬行贺年礼,伸出一双玉手,向唐恒讨要起压岁钱来!

我侧目看着郑玲儿,这声唐哥哥叫得好甜好腻。

“我也要,我也要!”冯清清瞎掺和起来。

“我也要,我也要!”悠悠也脆生生地叫起来。

唐恒疏忽他们,挑起眉毛,嘴角一勾,勾画出一个洒脱随性的笑颜:“萧然,你要不要!”

本文链接:https://www.nklcm.net/post/52477.html 标签:花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