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农村性故事 小婕子系列小说

农村性故事 小婕子系列小说

凤惊羽揶揄的看着他:“你便是等一百年,叶归城也不会来的。”

纵然他捏碎了玉髓又怎样?

她的随身空间与世断绝。

即使再给他一百个玉髓,他捏的手脖子都断了,叶归城也不会感应到的。

她闪身离开姬行眼前,一脚揣在他的胸口:“上一次的账我还没有跟你算,这一次正好一并算了。”

“嗯!”姬行一声闷哼,他狼狈的摔在地上。

君落渊面无心情的看着他,他没有想到,姬行竟是由于这个原因,才拜在叶归城脚下。

“客人肯定回来的,你们等着吧!等客人来了之后……”姬行恶狠狠的看着他们说道。

凤惊羽才没有时间听他叽叽歪歪。

“我再说最后一遍,把风之灵交进去。”她眼中噙着寒意,吐出的话更是森寒刺骨。

“你休想。”姬行梗着脖子,送给她三个字。

“好,我就喜欢你这种硬骨头。”凤惊羽红唇潋滟,她扬眉一笑。

“霹雷隆……”跟着她眼波一沉。

“啊……”一道惊雷兜头砸在姬行身上,他疾苦的嘶吼了起来。

他双目染血,咬牙切齿的看着凤惊羽。

他的模样令得君落渊十分不喜。

他小心呵护的人,岂容他如许直视。

“阿玄,把你的麒麟刀给我。”他扭头朝凤玄看去。

“好。”凤玄抬手把麒麟刀抛给他。

“霹雷隆……”惊雷不停,不断的砸在姬行的身上,他全部人缩成一团,歪曲的如蛆虫个别。

君落渊几步到他眼前。

他手起刀落。

“啊……”姬行凄厉的叫了起来。

他的双目血淋淋的,全部世界一片暗中。

君落渊的声音冷淡的响了起来:“我的人,岂容你用如许的眼神看着。”

凤惊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草!

这个时辰他居然还想着套路她。

做云都尊主真是委屈他了,套路王多适合他啊!

可惜她才不吃他这一套。

话虽这么说,但她的眉眼不自发的上扬了起来。

果真,没有女人不喜欢甜言甘言。

“给,天之灵就在这个锦盒内里,求你们饶了我吧!”姬行颤颤巍巍的从纳戒掏出一个锦盒。

他虽然嘴上求饶了。

可贰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锦盒里装着剧毒,只要他一关上,所有人都得死。

凤惊羽清晰的听到他的心声。

君落渊伸手就要去接他手中的锦盒。

凤惊羽实时打断了他:“住手。”

君落渊扭头朝凤惊羽看去。

“这内里是剧毒。”凤惊羽面无心情的说道。

她话音一落,几个孩子马上就怒了。

“你居然还敢用毒。”凤丫丫神识一动,她一鞭子甩在姬行身上。

“啊……”姬行嘴里收回杀猪个别的惨啼声。

凤辰和凤玄也没有手下留情,两集体你一拳我一脚的号召在他身上。

凤惊羽神识一动,姬行的纳戒落在她手中。

她用神识探了探,风之灵并不在他的纳戒里。

“风之灵到底在哪里?”凤惊羽马上就怒了。

“你们杀了我吧!”姬行视死如归的躺在地上。

哼!他们便是杀了他,也别想获得风之灵。

这么重要的货色,他怎会放在纳戒这么显眼的处所。

凤惊羽凝思听着他的心声,她勾唇冷冷一笑,哎呦喂!这个老货色还挺鸡贼的。

果真不负她所望。

姬行在心里说道,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师傅还传给他一支能够储物的玉簪。

风之灵就藏在他头上的玉簪里。

凤惊羽真想给他点个赞。

不,是点好几个赞。

她扬眉一笑看着君落渊说道:“风之灵在他头上的玉簪里。”

君落渊心中闪过一丝困惑,他伸手就去取姬行头上的玉簪。

姬行马上大惊失容:“你怎么会知道?”

说完这句话,他恨不得咬掉本人的舌头。

他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君落渊取下他头上的玉簪递给凤惊羽。

凤惊羽抬手抹去姬行的神识,她注入一道灵力,那支玉簪俄然弹出一道暗格。

内里放着一个紫檀描金的盒子。

在所有人的谛视下,凤惊羽徐徐关上了谁人锦盒。

锦盒内里放着一个透明的球,跟婴儿的拳头差未几巨细。

凤惊羽拿起放在阳光底下看了看,内里隐约有什么货色流动。

“这就是风之灵吗?”她在心里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他么不便是个玻璃球子。

“把风之灵还给我。”姬行疯了一样喊叫起来,哪里另有半点天宗宗主的气派,浑然一个疯老头。

君落渊没有见过风之灵,君司烨也没有见过风之灵,更别提其余人了。

君落渊伸手接过看了看。

他递给君司烨。

君司烨也看一番。

两集体并没有看出什么来。

不外看姬行的浮现,这应当便是风之灵了。

凤惊羽凝思听着姬行的心声,他的心中一片死寂。

她撇了撇嘴,这大约便是风之灵了。

好一个朴素无华的风之灵。

他们并没有杀了姬行,而是将他绑了起来。

明日便是十蒲月圆之夜了。

风之灵还没有新闻,叶归城坐不住了,他叮咛下去让姬行来见他。

姬行若是敢坏了他的大事,他非把他挫骨扬灰不成。

他没有等来姬行,只等来大长老流云。

不等流云启齿,叶孤城心中便觉不妙。

果真,下一秒,流云的声音响了起来:“宗主一获得风之灵便来了地宫,客人没有见他吗?”

事到如今叶归城另有什么不大白的。

“一定又是君落渊搞的鬼。”他的声音又阴又冷。

令得流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君落渊你给本尊等着。”他寒冷肃杀的声音激起阵阵反响。

……

是夜!

十四的玉轮看着已经很圆了。

几个孩子疯了一成天,早早的便睡着了。

今天晚上,叶归城便会重获新生。

他第一时间,肯定会来找他们的。

君落渊以为本人还不敷强,他扣问了君司烨一番,怎样才气排除母亲在他体内下的禁制。

早鄙人禁制的时辰,月姬便通知他排除禁制的法子。

最后由君司烨口述,凤惊羽替君落渊排除身上的禁制。

排除禁制的那刹时,不止君落渊规复了血脉之力。

就连凤辰和凤玄也规复了血脉之力。

两个孩子还不知晓,在他们睡觉的时辰,已经步入帝阶巅峰。

青帝一族的血脉果真强悍。

跟着体内血脉之力的醒觉,君落渊的功力又精进了不少。

以他此刻的实力,应当已经步入灵境中期。

换句话说他已经能够白天飞升了。

凤惊羽暗搓搓的羡慕了他一番。

这也便是说,他已经有实力与叶归城一战。

时间过得飞快。

一眨眼天便亮了。

“啊……”凤辰和凤玄睁开眼,感受到体内的变更,两集体第一时间尖叫了起来。

可把凤丫丫结健壮实吓了一跳。

凤丫丫刚想问他们怎么了。

两集体如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

紧接着打架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两集体拉着蛋蛋筹备大战一场。

凤惊羽也想知道是蛋蛋凶猛,仍是她的两个宝物儿子凶猛,她拉着凤丫丫离开窗边。

结果,一眼看去。

只见蛋蛋一抬手,凤辰和凤玄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便飞了进来。

两集体嗷嗷的叫了起来。

不得不说蛋蛋下手很有分寸,只让他们受了点皮内伤。

“娘亲,他们为什么要打斗?”凤丫丫困惑不解的看着凤惊羽问道。

“这叫妹妹捍卫战。”凤惊羽给了她一个眼神。

“我有什么用他们护卫的?”凤丫丫小脸皱巴巴的说道,她脸上的困惑更胜。

见凤辰和凤玄摔在地上。

“蛋蛋,我不许你挫伤哥哥们!”凤丫丫腾腾的跑了进来。

看着自家两个儿子跟斗败的公鸡一样,凤惊羽勾唇笑了起来。

得了,妹妹捍卫战酿成哥哥捍卫战了。

……

天黑之后,凤惊羽与君落渊便出了随身空间。

玉轮跟个大圆盘一样吊挂在空中,给整片大地镀上一层朦昏黄胧的光。

未免伤及无辜,一回到无极宫,君落渊便命凌云与凌风斥逐宫中所有人。

几位长老,另有凌风与凌云执意不愿走,君落渊拿他们没有措施,只能让他们留下来。

偌大的大殿中只有三集体,凤惊羽,君落渊,另有墨云染。

君落渊有意压抑着本人的功力。

“君落渊你会操琴吗?”凤惊羽跟个没事人似的,她懒洋洋的躺在窗边的贵妃榻上,斜眼看了君落渊一眼。

墨云染跪在她脚下,给她轻轻的锤着腿,她什么事都不知道,看着空荡荡的大殿,脸上满是困惑。

“会。”君落渊扭头看着凤惊羽说道:“你想听吗?”

“好啊!”凤惊羽眯眼一笑。

堂堂云都尊首要给她操琴,她可有耳福了。

君落渊从纳戒掏出一把琴,放在眼前的矮几上。

“铮铮铮……”跟着他手指勾抹,一阵琴声倾注而出。

凤惊羽尽情的眯起眼睛,有人操琴,有人捏腿,另有无边月色可赏,这小日子的确爽歪歪。

如许落拓的韶光过了没有多久。

忽的,一团阴云盖住月华。

外面骤然黑了起来。

就在谁人时辰一道凌厉的气味俄然而至。

本文链接:https://www.nklcm.net/post/52440.html 标签:农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