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艳域完结作者:沐清雨

艳域完结作者:沐清雨

书名:艳域

作者:沐清雨

☆、艳域01

凌晨时分,古城还被笼罩在夜色里。清冷的路灯投射出昏黄的光,暗淡的打在斑驳的路面上,朦胧的像是在诉说悠远古老的故事。

警车就在这样的静谧无声中驶来,减速停在古城监狱门口。前车车门打开,四名被素黑包裹的警务人员持枪下来,呈战术队形站好,高度戒备。

随后,后车车门打开,率先下来的是有着武夫般利落的陆成远,接着探出一名戴着黑色头套、体格健壮的男人,而陆成远的左手和他的右手被同一副手拷拷在一起。

陆成远站定后,见他动作迟缓似有不耐,手上施力拽了他一下,语有不善:“动作快点!”

那人踉跄一步让开车门,紧随其后下车的男子眼神微抬,一股熟悉的压迫感扑面而来,陆成远几乎是立刻解释:“这小子一路都不老实。”

有几秒的静默,男子的视线掠过他,一言不发地向监狱门口走去,步伐坚实有力。

监狱长陈文急步迎上来,目光同步打量渐近的年轻人。

男子理了短短的平头,轮廓分明的面孔俊朗中透出静寂的味道,目光清亮、锐利。初夏的清晨有些许凉意,他上身却只着黑色T恤,隐约显露出紧实的线条轮廓,□是同色作战裤配军靴,手上戴着半指战术手套。磊落的姿势,挺拔的身形,在晨光中形成流畅的剪影。

迎面而立,陈文先行警礼,随后伸出双手:“冯队辛苦。”语气真切恭敬。

沉静的面孔没有显露丝毫情绪,冯晋骁低沉的嗓音在安静的凌晨显得格外清晰有力,“陈狱长客气。”话音落,递出手去与陈文握住。

很快办理完交接手续,犯人被监狱方面接走。押解任务顺利完成,特警K城支队的警员松了口气。再看陆成远,高大的身影倚车而立,神情淡淡地活动着手腕。仿佛之前和他拷在一起的不是重犯,此时他也只是在为被手拷伺候了几个小时的手腕委屈。至于一路基本没开口说话的“冯队”,除了凝肃,依然没有多余的表情。

陈文事先接到通知,清楚他们并不在古城停留,以惋惜地口吻说:“本想请冯队给我们的同志指点指点,没想到这就要回去了,实在可惜。”

冯晋骁神色坦然:“有机会相互学习。”

站在不远处等待的陆成远闻言忍不住腹诽:人家和我们相互学习,如同小白兔与狮子对峙。人性么?老大你随口一谦虚,让人家情何以堪啊。

不只是他,陈文听了冯晋骁的话也顿时觉得被羞辱了啊。虽说两人是初次相见,可冯晋骁的能力和作为他还是略知一二的。尤其上头打电话交代任务时特意嘱咐:“冯队是省厅从G市请来,负责特警支队集训的。客气点,别怠慢了。”

上级领导都如此恭谦,他陈文怎么也要用自认为聪明的脑袋衡量一下轻重。现下这位神一样的人物居然面不改色地和他说相、互、学、习?学习如何刷新自尊心承受极限么?冯队你说话不这么婉转会怎么样啊?陈文内心交战,表面却是不动声色:“还有时间,冯队是不是休息一下,等会我送你们去机场?”

冯晋骁对此表示感谢:“就不麻烦陈狱长了。”

这时,特警K城支队肖姓队长接口道:“我会送冯队他们过去。”

陈文于是笑眯眯眯地说好,下次再会。

冯晋骁不再多言,向陈文点头表示告辞,就和陆成远上了先前的车,肖队则从原来的头车换到他们那车的副驾位置,剩余警员迅速收枪上前车。

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很快地,警车消失在雾霭中。

周围回归寂静,陈文身旁的年轻狱警才想起询问“冯队”来路。

陈文摘下帽子,摸摸额前过于稀薄的头发,半晌才说:“不该问的别问。”

小狱警不甘心:“这么官方的回答,是在暗示您也不知道吧?”

我不知道?公安部最高领导钦点,亲手组建了一支精锐警队的冯晋骁,我会不知道?

不过,那是一支高度保密的警队,公安系统内部也只有高层知道它的“底细”,外界的了解可想而知。陈文之所以略有耳闻,只是因为这支警队有特权在全国范围内选拔队员。至于实质性的消息,他就没牛可吹了。

克制了下,陈文别有深意地提醒了句:“你不是有个特警兄弟正在准备G市特别行动队新队员选拔吗?有空可以和他交流交流。”

“啊,啊?交流什么?”小狱警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后来哥们通过严格残酷的选拔成为冯晋骁的手下,两人说起这事,他才知道负责押解任务的冯队就是传说中的冯晋骁。震惊过后便是懊恼,他因没让偶像签名深表遗憾。

对于手下的脑抽状态,陈文当时是恨铁不成钢地说了句丢人,就背着手走了。

去往机场的高速路上,性能良好稳定的警车在刹那间飘了一下,尽管并不明显,还被车技一流的司机迅速扳正,依然令后座闭目养神的冯晋骁警觉地睁眼,眸中精光内蕴。

副驾位置上的肖队没觉察出异样,还在和上级领导通电话,直到超车成功的高级轿车距离警车越来越远,他的通话才结束,转过身说:“冯队休息一下吧,半个小时才能到机场。”

冯晋骁点头,却只是把披在陆成远身上的外套拉了拉,视线从窗外急速倒退的风景掠过。

兼有“水乡之容,山城之貌”的古城,冯晋骁不是第一次来。他还记得那年有人指着客栈房间顶部的观景窗问他:“下雨怎么办,会不会漏呀?我可不想在床上游泳。”那时候她的表情可真是,傻气。

原本K城的集训结束,他该直接回G市。况且此次的犯人,由他负责押解实在小题大做了。冯晋骁清楚,如果不是他主动请缨,李局不敢劳驾他。

怎么就临时起意来了这里?

冯晋骁收回目光靠向后座,手掌遮上眼睫,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一路沉默。

临近机场,冯晋骁交代停车,和肖队道别后,与陆成远步行一段距离过去候机楼。

路上补了眠,陆成远的精神头恢复了,他边走边就先前喝斥犯人的举动加以说明:“那小子一路都盯着手拷,要不是我眼神犀利在气势上震住了他,保不准他会有其它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