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遇见我,你真不幸完结作者:罪加罪

遇见我,你真不幸完结作者:罪加罪

遇见我,你真不幸

作者:罪加罪

001

相亲,那就是一场恶梦。但恶不到温绒身上,遭殃的是她家小妹,她负责……强行押解,直至现场。

温雪揪着香奈儿的手帕,带着哭腔弱弱地说:“绒绒啊,你就帮我这一次,就这一次?”

温绒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继续开车:“小妹,不就是去相个亲么,没事的,进去喝杯咖啡,出来说声拜拜,就这么简单。”

“简单!?”温雪尖叫,两只手抓着脸崩溃道,“你不是开玩笑吧!!!姐姐,你这是逼你妹妹去死!!!”

“哪能呢,这是老爸交给你的光荣任务,老爸怎么会害你呢?”温绒有点幸灾乐祸,强忍住笑意说。

温雪黑下脸,在她姐姐腰上掐了一把:“你在笑对不对,一定在幸灾乐祸!5555,姐姐,我求你了,你替我去吧,我真的好怕,好怕啊!”

温绒倒抽一口气,闪着腰躲,她家小妹对她这个大姐下手可真狠,于是乎,她更不能答应了:“怕什么呢,要知道对方可是普通人想见一面都难的首富……的弟弟,只要跟他搭上关系,我们家就能度过这次难关了,唉,你就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吧。”

温雪惊悚地缩到角落,泪眼蒙蒙地发抖:“姐姐,你不知道吧,那个人……那个不是人,是一只禽兽!”

“额……不对不对,好歹是有钱的禽兽。”温绒纠正道。

“姐姐,我求你了,你替我去吧,那个林隽……听说他长得五大三粗,面有刀疤,镶了一口金牙,身上有一百个纹身,胸口是龙,后背是虎,左手蛇,右手狼……他隐退前逼死了御风集团的总裁一家,陷害天华财团CEO无期徒刑,还废了跟了他十年的情人,想当初他还跟我们家过不去……”温雪在充满暖气的车里打了个冷战,嫌恶地说。

温绒无语,你当对方是混黑社会的,人家是做正当生意的。

温雪哭腔更浓了:“而且我绝不能对不起付苏……”

温绒遗憾道:“可我们家快破产了。”

温雪僵住,抽了抽鼻子,说:“可是,如果被那个林恶魔看到我,我一定会被吃掉的,连渣都不剩,姐,我是要把自己献给付苏的,我怎么能……”话说到一办她又哭了起来,“姐姐,你去就不一样了,你的话一定能平安回来。”

他看到你会把你吃得连渣都不剩,她去就没事,呵呵,姿色决定命运,小妹你非要挑战你姐的忍耐极限么!温绒含笑着挑起眉,侧过头看着自家小妹貌美如花的小脸蛋,真是连哭都能哭成天人之姿,也难怪会怕成那样,是个男人都会对这张脸动心。哪像她,路人一枚,中人之姿,平板身材,不爱打扮,真是没一处跟她小妹像的,也难怪第一次见到她们的人都不相信她们是姐妹。

“哦,我去一定能平安啊,这是为什么呢?”

温雪一愣,慌忙道:“姐姐你是黑道一段啊!”

“什么,黑道?”

“不是不是,是空手道黑带一段,他不敢拿你怎么样的。”

眼看着就要到达目的地了,温雪慌得六神无主,仿佛她正被送入血淋淋的虎口,于是扯着温绒的袖子嚎啕大哭:“姐姐,救我!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求你了!”

唉……温绒叹气,这家人只有到了求人的时候才正眼瞧她这个被边缘化的小透明,这小妹也只有在有求于她时才会叫她姐姐。她知道温雪是死活不愿意喊她姐的,也看得出她现在这副快死过去的模样下是多么不甘愿,要不是死到临头了,她怎么可能会放下大小姐的架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装可怜。

其实,温绒早就看穿这个小妹了,她就是不愿委身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如果那人长得很好看,又有钱,她绝对立马把付苏这号人物打包扔到大洋彼岸,然后开开心心地移情别恋。

温绒也不戳穿她,看看差不多了,打算这次就玩到这吧,逼急了她,对自己也没好处。

于是,温绒把车停到路边,拔了车钥匙,叹了口气,有点为难地说:“如果我替你去,勾不到那个大金矿,老爸会怪你的。”

温雪怔了怔,随即狂喜,边笑边抹泪,模样很诡异:“不要紧不要紧,你能替我去就好了,要你勾上他难度太大了,我不会做这个过分的要求的。姐姐,你真是太好了!”

温绒嘴角抽了抽,要不是看在她脑门上贴着“妹妹”的标签,她真想一大嘴巴抽过去。

“好了,一会你自己开车躲到后面那条街,我去去就回。”

温雪难得听话地点点头,沉重地说:“姐姐,你保重。”

温绒不甚在意地耸了耸肩,好笑道:“又不是去送死,我走了。”

说起这场相亲,是温绒老爸最后的杀手锏,也是最后一步,不成功便成仁。温绒从不关心家里的公司赚了多少银子,又亏了多少银子,她家有钱,但这钱不是她口袋里的,所以她现在是个标准的社会主义工薪阶层的孩子,如果她跟同事说她是富二代,估计会被人乱笑打死。

但据目前情况看来,家中情况甚为不妙。可是,不管怎样,为了挽救公司把自己二十岁的闺女推出去给一个三十好几岁的大叔,还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温绒冷笑,他那个老爸真是想钱想疯了。可如果让她老爸知道他两个女儿一个怕被吃掉不愿去钓金龟,一个存了心当旁观者,都不管他的死活,大概真会疯掉。

不过,这些都跟她没多大关系,那些家人的死活横竖碍不到她,不是她无情,只是这个世界本无情,从小到大,她妈总是拿抱错孩子的怨妇脸对着她,她爸对她的一无是处恨之入骨,她小妹冷嘲热讽她这个姐姐长相平庸,所以,她那点小情小义还是留给自己吧。

这么想着,温绒觉得这次她临时上阵再轻松不过了。于是,她也不计较自己的围巾有没戴歪,头发有没被吹乱,大大方方地就要进去,却立即被门口的男侍者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