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萌宝逆袭医妃娘亲不愁嫁第4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萌宝逆袭医妃娘亲不愁嫁第4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候府大厅内只剩下凤萧吟与宇儿两个人,光线骤暗,厅外已经是风势转急,日头渐落。

凤萧吟身上的鞭伤作痛,眉头一紧,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层层冷汗,衣衫轻湿。

这身体伤口太多,加上刚才运转内力太为凶猛,恐怕要休息许久才能痊愈。

透过厅堂微射过来黄昏的阳光,淡淡的光圈打在凤萧吟脸上。

细细端摩,她两边的青丝泛着光,一双桃花眼如同弯月一般,暗藏星辰,黛黑的眉毛同画中美人一样,活脱脱的一副好皮囊。

宇儿轻松开抱紧凤萧吟的小手,心中知道娘亲身体不适,害怕自己弄痛了她。

“娘亲,身体不舒服要记得多休息。”他小心翼翼地用着极小的声音说到。

凤萧吟满眼温柔地点了点头,宇儿从小被原主欺负冷落,时不时还拿他出气,从未对宇儿露出笑容,难免他如此谨慎。

也是够可怜了。

这电视剧里面的穿越剧情节,凤萧吟怎么也没想过会被自己碰到,故事还这么狗血!

至于那个凤芷蕊,根据记忆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会儿醒了还不知道要怎么闹。

宇儿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中的两个馒头,又抬眸看看凤萧吟,杏仁一般的眼睛漆黑有神。

“娘亲,要不要尝尝宇儿手中的馒头?”宇儿满眼期待,却迟迟没有听到回应。

凤萧吟只感觉伤口疼痛,丝毫没有听到宇儿的呼唤。

宇儿抓着馒头的手紧了几分,以为凤萧吟又要生气责怪他。

空气安静下来,凤萧吟察觉不对,低眸看见了憋着眼泪的宇儿。

怎么回事?这娃娃怎么了?

她顿时慌了神,看看宇儿手中的馒头,明白了大概。

凤萧吟无奈地摇摇头,忍痛蹲下身子,直接就咬了一大口。

见状,宇儿本委屈的脸上又露出笑容,将两个馒头都塞进了凤萧吟怀中。

“娘亲,都给你,都给你吃!”伴着笑声,奶奶的声音可爱极了。

凤萧吟嘴角抽搐一下,笑着看向她怀中的馒头。

这连水都没有,更别提榨菜了,这去干噎两个大馒头!要命!

她修长的玉手拿起馒头颤抖起来,上去就是一大口。

一番奋战过后,两个大馒头下肚,凤萧吟连打了三个嗝。

凉风习习,几片树叶被吹了下来,冷意袭满全身凤萧吟不经意间哆嗦几下。

宇儿见状,连忙拉起她的手,软糯糯的声音轻语:“娘亲,可是冷了,这大厅时常进风,外面看起来好像要下雨了。”

“天气凉了,你又穿的如此单薄,可是会着凉。”凤萧吟起身,语气间柔情万分。

宇儿抬手指着厅堂后门,说道:“娘亲,回房间吧。”

……

梳妆台前落了一小层灰,铁制的首饰盒里面零星摆了几件简陋的步摇。

凤萧吟轻叹口气,这候府嫡女可真是够惨,偏偏自己捡到了这剧情。

宇儿跟在凤萧吟屁股后面,一句话都不敢说。

“你知道你爹爹的下落吗?或者有没有听别人提起过?”凤萧吟转眸,眼睛停留在宇儿身上。

总不能让这孩子一辈子没爹啊,自己亲爹是谁都不知道。

“我……我没听到过。”宇儿乖乖地摇摇头,紧张地扣着手。

凤萧吟又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回答都是不知道,这从何下手?她沉默不语,紧锁眉头。

宇儿后退几步,试探地用余光看着凤萧吟,内心恐惧起来,以为凤萧吟下一秒就会打到他的身上。

正当凤萧吟要开口之时,屋顶瓦片咯吱作响,她一个箭步过去将宇儿抱在怀里。

天色渐晚,总不能是老鼠在房顶吧。

凤萧吟运起一成内力,眼睛里面满是警惕,盯着四周的动静。

就当寂静下来的时候,只听“哐当”一声,一个巨大的黑影从房顶掉落下来,重重地摔在地板上。

凤萧吟将宇儿挡在身后,眸子注视着地上的黑衣,身材魁梧,是一位男子。

鲜血从黑衣下面流出,地板上深红一片。

受伤了?不轻。一个念头在凤萧吟脑海中出现,她慢慢地走过去,想要一探究竟。

候府侍卫戒备森严,正常不会有人突然出现,这男子什么来历?他与侯爷又是什么关系?

凤萧吟面露疑惑,一步步靠近,她蹲下身来,只见男子脸色发紫,中毒?

她将手搭放在男子的手腕之上,脉搏跳动时强时弱,时有时无,整个脉象紊乱没有规律,是中毒无疑了。

一口鲜血从男子嘴中喷涌而出,呼吸的声音越来越小。

“娘亲,你快过来,小心危险!”宇儿着急地在后面摆小手,语气中都是着急。

听见呼喊,凤萧吟回头看了一眼,脸上流露出惊讶,竟发现……

宇儿的样貌与这神秘男子些许相似?她再回眸看着地板上面的男子,脸上棱角分明,深邃的眼窝增添一笔,高挺的鼻梁与宇儿几乎一模一样。

奇怪……

救人要紧,凤萧吟打消了其它的念头,运起自己的内力,输送到男子体内。

“娘亲,娘亲,这个男人什么身份还不知道,万一有危险怎么办。”宇儿跑过来,抓了抓凤萧吟的衣角,声音微抖。

“医者,救人为本。”凤萧吟冷静的语气而出,运转的内力又强了几分。

宇儿不好再去打扰,就坐在凤萧吟身边,害怕她有什么意外。

毒素深入骨髓,如果想要根治恐怕不简单。她迟疑片刻,猛地发力。

男子起身一口黑血吐到地上,又倒了下去。

凤萧吟长叹一口气,如今沉淀的毒素已经逼出来,可他身上的伤口不浅。

“宇儿,你去外面看着,娘亲要帮他疗伤。”

凤萧吟的话刚说完,宇儿便小声反驳起来。

“要留娘亲一个人在这,宇儿不放心,这个怪叔叔一看就不是好人!”

凤萧吟心中知道宇儿担心她,可若是突然有人闯进来也不好办。

“宇儿,听娘亲的,没事的不用担心,我心中有数的。”

宇儿闻言,没有再说什么,撅着嘴慢步走到了房间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