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大佬们逼我当海王第2章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大佬们逼我当海王第2章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翌日,李含烟一开门就看到游文斌,有些惊讶,“干爹?”

游文未语人先笑,搓了搓手,“干爹有个大侄子,娱乐圈的新晋影帝,长相帅气还多金,身高一八六,两条腿就跟筷子一样笔直笔直的……”

李含烟忍不住嘬牙花子,她干爹这是多没得夸了,居然在这夸腿直……

游文斌说完看向李含烟,双眸水雾波动,“宝贝儿。”

“行吧,我去。”

李含烟并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原因是她知道干爹做这些也是对自己的宠爱。

游文斌双眸中酝酿的雾气瞬间消散,仿佛换了一个人,大大方方的走到餐桌前。

李含烟瞬间觉得,自己干爹这个影帝的称号不亏,他能把他的演技运用到极致。

饭毕,游文斌拎出一件绣了细碎钻石的洁白公主裙,献宝似的递给李含烟,“宝贝儿,爹地都把衣服给你准备好了。”

李含烟抬眼看过去,跟她那一柜子的粉红泡泡裙无甚大差别,斟酌着词句道:“我觉得我可以穿自己的衣服。”

眼见游文斌的眼眶里隐隐有水雾波动,李含烟像是被人揪住尾巴的猫,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果断的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游文斌被关在门外,可怜兮兮道:“宝贝儿,干爹不为难你,但是你一定要去啊,中午十二点森德酒店。”

“知道了。”

游文斌得到满意的答复,开开心心的跟着经纪人去自己的忙自己的事情。

而李含烟因为实在是太累,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睡着,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11:30距离约会时间只剩三十分钟。

她穿上陪伴自己从山沟沟里出来的拖鞋,直接就出了门。

负责送她的司机早就等在了楼下,看见她之后脸上的笑容稍稍僵硬片刻,立即就恢复自然,“小姐,请。”

李含烟坐后座,任由司机把她带到森德酒店。

刚刚好,12:00一分不早一分不晚。

就在她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被门外一个穿着淡色旗袍的女子笑着拦下,“小姐,我们这不接待衣衫不整的……”

李含烟皱眉,她从上到下都穿着衣服,怎么就衣衫不整了?

“都很整啊?”

女子尴尬的看向旁边身着礼服的与西装革履的一对情侣,仿佛是在说:“那样的才算。”

李含烟抓了抓头发,“我在你们酒店有个约,没时间换衣服了,我不想失约。”

女子快要哭出来,放低了声音道:“请小姐不要为难我。”

“……”李含烟。

她看看酒店门口的大理石台阶,觉得实在不行就在那里游柏一会儿,在里面约会和在外面约会不都是一样的吗?反正也就是看看自己。

李含烟转身要朝着门口左边走去的时候,被人拉了一把,即将要与地板接触的屁.股也被带了起来。

原来是司机小张。

“小姐,我们有预定,游文斌先生订的,您查一下。”小张不疾不徐的说道。

女人愣了一下,慌忙进去查订单。

李含烟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进了森德酒店,接受了整个大厅所有人的注目礼,然而她本就后知后觉,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只是跟在她身后的小张,生生红了脸颊,在把她送到餐桌前第一反应就是逃跑。

李含烟刚坐下没多久,就透过玻璃窗看到一个火红色的超跑,离弦之箭一般停在了门口,上面下来一个男人,笔直的双腿,玫金色的头发,白皙的脸蛋。

远远看去就像是发光一般,耀眼夺目。

李含烟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手里的照片,就是他无疑了。

拉拉自己衬衫的下摆,掸了掸自己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正襟危坐。

男人下车片刻后,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群人,一个个手里扛着‘长枪短炮’对准男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

男人却习以为常,还摆了几个poss,大摇大摆的走进酒店,就在这‘长枪短炮’中坐在了李含烟的对面。

笔挺的鼻梁像是能戳死人,偏偏上面还蛰伏一枚小小的痣,俊美妖异中又增添了俏皮与可爱,李含烟一个没忍住脸红了。

“是真好看。”

游柏看到李含烟以后微微发愣,微微审视着她,不禁想道:“不是说长得像天仙一般吗?怎么瞅着平平无奇呢?”

“你好,我叫李含烟。”

她含蓄开口介绍着自己。

“嗯。”男人淡淡点头,貌似不打算介绍自己。

只是玻璃窗外有人拿着‘游柏’的牌子,如果不是有玻璃窗挡着几乎就怼在她的脸上了。还有一闪一闪的灯光照的她几乎睁不开眼睛,无奈的扒拉了一下头发。

下一秒,一双微凉的手突然贴在她的脸颊,她微微错愕的看向游柏。

游柏不置可否,修长的指的拨开她柔软却潦草的头发,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纤长的眼睫如天边的眉月微微弯曲,一双眸子澄澈明净。

游柏唇角露出玩味儿的笑意,“这样干净的孩子,是怎么被游老头骗来跟我相亲的?”

李含烟打掉游柏的手,解释道:“首先我不是孩子,我干爹也不是老头。”

游柏随即松了手,并没有重视李含烟的解释,只是挑眉道:“你就是那个女人的孩子?”

“哪个女人?”李含烟皱眉。

“就是那个让我们家老游一辈子不结婚,她生了孩子老游还巴巴的去捞个干爹当的女人?”游柏轻抿一杯清茶,淡淡道。

李含烟觉得游柏虽然嘴上挂着笑,但是眼睛里的锋芒几乎可以戳死她了。

李含烟尴尬的搓了搓手,长辈们当年的恩怨与纠葛她也不懂。干爹对她的疼爱是真,从小的陪伴让她已经把干爹们当成自己的亲人,而亲娘也真是亲娘,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无法做出评价。

李含烟轻咳一声,试探道:“长辈们的事,我们还是不要议论了,留着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哦?”游柏挑眉,“你听不得我说你母亲的不是?”

李含烟无奈的用手抓头发,她觉得这个游柏不像是来相亲的,倒像是来找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