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冰山将军呆萌妻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冰山将军呆萌妻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你叫什么名字?”

“洛……洛凌绯。”

墨尘归上下大量了一下洛淩绯,纤瘦羸弱,长相清秀,小脸巴掌大,一双大眼睛叽里咕噜的来回转,像只小兔子似的,看上去挺机灵的,就是穿的着实有些寒酸,尤其嘴角挂着的那点瓜子儿皮,略显狼狈。

从小锦衣玉食的的墨尘归,把所有的素材凑在一起,半晌缓缓叹了口气,“带回去吧,也是个可怜人。”

可怜?

洛淩绯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打哪看出可怜了?

我穿的很寒酸?

这还是出来之前巫族同僚给凑的呢!

“随我们回营吧,”司礼神色冷漠地解释道,“看你的样子也没什么正经营生,回营也安全一些。”

洛淩绯无语了,所以她穿的是有多破?

等等……

回营?

跟墨尘归回去?

那怕是不想活了吧?

她略微迟疑了一下,司礼皱了皱眉。

得!

那也比现在就死了强!

好汉不吃眼前亏!

洛凌绯干笑了一声,三步并作两步跟了上去。

墨尘归的大军营帐,就扎在城里,大营门口两名兵士皆着银甲,表情肃穆,手里拿着锃亮的铁茅,见到来人是司礼,便举茅致敬,让开了一条路。

洛淩绯一个哆嗦,跟紧了司礼,生怕被误会,直接给捅个对穿。

“感谢洛公子出手搭救,”墨尘归音调沉稳有力又带着一股骄矜,“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入我兵营?”

“愿意!”洛淩绯点头如捣蒜,权当没看见墨尘归那股子高高在上的势头,转而心虚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威武兵士。

这么壮,揍她应该挺疼的吧?

“好,”墨尘归看上去心情不错,“吩咐下去,明日摆宴,犒赏全军,就当欢迎洛公子的加入。”

说完墨尘归就在司礼的陪同和一群铁甲的护卫下,回了自己的大帐。

他前脚刚走,这帮兵,刷的一下就围了过来。

在军营里,墨尘归就是他们的天。

大宋唯一的上将军,战无不胜,料事如神,那是真正的大英雄!

能救了将军的,想来也应该是一位能人吧?

洛淩绯一边谦虚,一边尬笑,既来之,则安之…

安个屁啊!

瞄了一眼周围五大三粗的兵士,洛淩绯笑的比哭还难看。

好不容易应付完了一波又一波的恭维,洛淩绯缩在自己的帐里,鬼鬼祟祟的掏出了那本《巫术大全》,这地方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既然如此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虽然墨尘归长的挺帅的,但为了活命,也只能对不起他了!

洛淩绯狠了狠心,用身边能用到的花花草草,抱着《巫术大全》研究了整整一宿,第二天顶着黑眼圈,手里捏着一小瓶毒药,笑的无比灿烂。

成了!

红色瓶子毒药,绿色瓶子解药!

到时候只要在酒里下毒,就齐活儿了,万一被抓了,就用解药威胁!

完美!

正臭美的档口,营帐的帘子被掀起,洛凌绯连忙收起药瓶,一张笑脸迎了上去。

来的是司礼。

“洛公子起得早。”司礼说道。

呵呵,她哪是起的早,她是根本没睡好不好。

“司军师有什么事儿吗?”洛凌绯稳住自己刚刚被惊吓到的小心脏问。

“宴已妥当,将军要我来请你。”司礼语气一如既往地有些冷淡,不过洛淩绯心里揣着事儿也不在乎,亦步亦趋的跟着司礼来到了宴席现场。

一个简易的木台子,两侧扎着墨尘归的“墨”字大旗,迎风咧咧,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心虚,洛淩绯总觉得这不像个受礼台,倒像是断头台。

墨尘归一如既往地腰间别着折扇,一身玄袍,一派贵气骄矜,也不着甲胄,跟将军一点都不沾边的样子,走到跟前,说了些振奋军心的场面话,随后便有兵士端来两碗酒,洛淩绯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端上来那两碗酒,眼珠子都差点掉进去了。

酒端到了近前。

“有刺客!!”大营门口的银甲卫士一声高喝,洛淩绯一哆嗦,不是吧,她还没下药呢,就被发现了?

但很快,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从人群后头冲了出来。

都没用司礼动手,跑到一半就被底下的兵士给截了!

洛淩绯趁乱给酒里下了药,今天不是墨尘归死,就是墨尘归亡!

“南荒万岁!南荒……万岁!”

那人临死前还高喊了两句,才倒了下去。

嗯?

洛淩绯一楞,这不是南荒人吧?

那为什么说南荒话?

栽赃?

事故来的快去的也快,仿佛大家对刺杀已经见怪不怪,墨尘归更是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仪式继续,该喝酒了。

洛淩绯紧张地手一抬,本想直接仰脖了,却被墨尘归拦了下来,疑惑的看了一眼对方,却猝不及防的撞进了墨尘归漆黑的眼睛。

他修长的手指捏住了酒碗,洛淩绯眼角跳了跳,不情不愿的松了手,心里暗骂自己,都这当口了,还沉迷男色!

墨尘归自然而然的把洛淩绯死死盯着酒碗的表情,理解为了紧张,略微有些不解,但转念一想,并不是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样,面对刺杀和宴会都这么习以为常。

洛淩绯大概是真的紧张。

于是他顿了顿,替洛淩绯解围道,“一杯敬死去的兄弟们!”

然而洛淩绯的表情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扭曲的更严重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墨尘归这孙子手一抖,居然把没毒那碗酒给泼了!

不慌!

努力的安慰自己,洛淩绯开始盯上了另一碗酒,只要毒死了墨尘归就行!

嗯?

墨尘归疑惑更甚了,怎么眼前这人好像更紧张了?

他从一出生就是天之骄子,皇亲国戚,也算是见多识广,这会儿也想不明白了,这洛公子怎么跟个大姑娘似的?

半信半疑,墨尘归端起另外一碗,倒了一半出来,朝着洛淩绯一敬,“洛公子,共饮此杯!”

洛凌绯嘴角一抽,眼珠子都快掉进眼前的酒碗里了!

这孙子故意的吧?!

“将军威武!”

“洛公子威武!”

……

要知道,他们跟着墨尘归这么多年,出生入死,除了司礼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有此殊荣,和上将军共饮一碗酒!

这是天大的恩赐!

底下的士兵高呼声,震得洛凌绯耳朵生疼,她深吸了一口气,她继续安慰自己,不慌!

咱有解药!

洛淩绯咬了咬牙,仰头直接喝了!

而后死死的盯着墨尘归手里剩下的半碗酒,心心念念的盼着墨尘归喝下去,谁知墨尘归看了看洛淩绯死盯着自己手里的酒碗,顿时恍然大悟。

他把手里剩下的半碗酒递了出去,颇为宽宏大量的道,“洛公子好酒量,墨某自愧不如,不如……请满饮此杯?”

???

洛淩绯这下真的哭出来了。

不带这么玩儿的!

你特么怎么不按剧本来?

墨尘归看着泪眼婆娑的洛淩绯,心满意足的笑了。

果然,洛公子是因为没喝过这么贵的酒吧?

自己可真是个贴心的好将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