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为你寻梦一场第4章完整版全本阅读

为你寻梦一场第4章完整版全本阅读

黎夏茫然地看着陈骆,没听懂这话中的深意。

“不懂了吧。”陈骆笑道,“我的意思是啊,我们老三不是清心寡欲,他色心大着呢,只不过人家看不上一般的庸脂俗粉,只喜欢女神。”

“陈学长,这可还有一个姑娘呢,你张口闭口女神长女神短的,也不怕我吃醋?”黎夏故意发问,意图听听在陈骆口中自己和顾浅的差距。

陈骆情商颇高,一眼看透黎夏的心思,脱口而出:“要我说啊,黎夏比顾浅更适合谈恋爱,你想,梧桐树他虽然招凤凰,但是始终养不住凤凰啊。”

听了这话,黎夏脸上有几分得意,暗示似的看了郁柏言几眼。

“无所谓,”郁柏言不为所动,一边低头认真调整离心机工作频率,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凤凰来不来是他的选择,能不能养住是我的本事。”

等离心机调好,郁柏言又拿起记录本,接着道:“而且我也不希望,只因为凤凰不来,就委屈自己勉勉强强养一只野鸡。”

听了这么一番豪迈陈词,黎夏的脸色有点差。

陈骆早就看出黎夏对郁柏言芳心暗许,想到郁柏言这样有口无心,难免伤人,便主动给黎夏找台阶下,说道:“我们夏夏学妹也是凤凰,只不过和顾浅品种不同,一个张扬,一个内秀。”

“哦,”郁柏言看他一眼,“那我喜欢张扬的。”

此言一出,黎夏的脸色比刚才更差了。

这哪是直啊,这不是缺心眼儿嘛。

就连陈骆这样伶俐的人,一时间都没想到该怎么圆场,心道郁柏言这榆木脑袋,早晚有一天要把他气死。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黎夏转移话题道:“可是,如果郁学长和顾浅在一起,恐怕罗老师不太容易接受吧?”

她口中的罗老师,就是顾浅传热学的老师,也就是郁柏言的母亲。

“她还有几个月才回来,”郁柏言应付道,“至于风评,我能在她回来之前处理好。”

黎夏便不再说话。

郁柏言面上波澜不惊,心下却重重一沉。黎夏不提他都忘了,自己那个母亲一向成绩至上,早就放出话来,虽然她不重视门第,可她的儿媳至少也要硕士学位。

一想到顾浅这抄概念定义都能抄错的脑袋,想要追她再娶进门,郁柏言觉得这过程实在有些堪忧。

他口袋里还装着她的唇釉,大火的烂番茄色。郁柏言对这个颜色印象特别清楚,他见黎夏涂过一样的,虽然是一模一样的色号,黎夏却不如顾浅那样美得恰到好处。

如果顾浅喜欢这个颜色,自己是不是应该主动送她一支?那口袋里这支怎么处理呢?什么时候还给她?用什么理由开口还给她?

下次上课吗?不不不,让别人看到不太好,本来论坛已经有谣言爆火,他不希望这种无稽之谈越传越烈。想来想去,还是要找一个单独与她相处的机会,可是,他总不能每节课都提问她来制造机会吧?

万一她嫌他太烦,直接逃课了怎么办?

陈骆注意到,整场实验郁柏言都在分心,连黎夏记错了实验数据都全然不觉。他又不好说破,只能暗中告诉黎夏把数据改回来。

确定新的离心机可以正常工作后,陈骆像往常一样收纳实验用品,却发现郁柏言居然拿着卤代烃溶剂往有水珠的试管里倒。

“钠和卤代烃溶剂混合,要先清理溶剂除水干燥装置。”陈骆赶紧把郁柏言手里的试管抢下来,“老三,你不会是脑子进水了吧?这基本步骤连小学生都知道。”

“走神儿了。”郁柏言无奈地解释道。

“走个屁!”陈骆说,“我看你这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我算明白了,你是真对那个顾浅有意思,不管眼前有什么大事,只要提到她就心神不宁。”

陈骆忍不住又劝他,一口大碴子味儿东北腔暴露无遗:“我就不懂,到底因为点儿啥啊?那顾浅家境一般、智商一般,拜金就算了风评还那么差,顶多就是脸长得好看,那也是花瓶一个,没啥大用,你到底喜欢上她啥了?”

郁柏言懒得辩解,看实验该进行的步骤都做得差不多了,黎夏一人也能应付得来,便脱下白大褂大步流星离开实验室。

“你还没回答我呢!”见他要走,陈骆大声追问。

走到门口,郁柏言突然回过头,扔出一句十分中二的话:“颜值即正义。”

“单纯喜欢她的脸,那不是爱情,那是你犯花痴!”

门关上的一刻,郁柏言听陈骆在里面大声嘲讽他。

楼下花坛传来热闹的欢呼声,抱着好奇的心思,郁柏言从落地窗往下一看,正看到几个色彩明艳的宣传板,上面写着篮球比赛的宣传语。郁柏言立即了然:原来是化工学院的大一新生正在组织篮球友谊赛加油大会。

篮球友谊赛,是工大一直以来的传统,主力军由每年的大一新生组成。化工学院作为千年老二,几乎每年都会输在能源学院手里。看这群学生义愤填膺的架势,估计是今年抽签的老兄不走运,又把化工学院和能源学院抽到一起了。

“听说了吗,今年我们院对的是化工。”寝室里,苏雪冬捧着手机惊喜道,“学长说了,今年的篮球友谊赛还能夺冠,这样我们院就是连着五年五连胜了。”

“太吹了吧,化工男生今年比我们院多,不可能那么弱。”顾浅趴在床上啃苹果,边吃边说。

苏雪冬用抱枕丢她:“你这白眼狼,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

“大姐,我这是实话实说好不好?”顾浅叹气,“反正我集体荣誉感没你们那么强,更觉得不应该小觑对手,不懂你们哪儿来的自信夺冠。”

“你现在好歹也是学姐了,就不能鼓励鼓励学弟?”说到这儿,苏雪冬突然想到什么,调侃道,“到时候,你这个女神学姐就往篮球场边上一站,篮球连打都不用打,我们院在气势上就已经赢了一半了。”

“我不去。”顾浅一头栽到被窝里,果断拒绝,“外面热死了,就一场篮球赛而已,我不想用半条命做代价。”

“浅浅,那就我一个人去,多尴尬啊。”苏雪冬冲她抛媚眼。

“隔壁寝室的呢?”顾浅问。

“她们出去聚餐了,说比赛不算什么大事,根本没打算去看篮球赛。”苏雪冬说。

顾浅缩在毯子里点头:“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也觉得这比赛不是什么大事。”

“不行不行,你得陪我。”苏雪冬小心翼翼地试探她的心思,“对面可是化工学院,弄不好郁柏言也会去呢。”

提到郁柏言,原本闷头装睡的顾浅突然睁开眼,似乎有些心动。

“我们这么好的关系,只是看一场球赛而已,没想到你就这么毅然决然地抛弃我。”苏雪冬念念有词,一秒化身唐僧碎碎念,“况且我都大二了还没交男朋友,今年学弟又超帅,万一有哪个真命天子,就因为没去篮球赛错过了,以后我得多后悔啊……”

“停停停!”顾浅受不了她念叨,从床上坐起来求饶,“大姐,我去,我陪你去还不行吗?”

顾浅问:“篮球赛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三点,化工学院楼边的篮球场。”苏雪冬喜气洋洋道。

顾浅十分后悔,早知道苏雪冬速度这么慢,她应该十二点就催苏雪冬起床化妆。

“我再给你十分钟时间。”顾浅说,“你要是再收拾不完,我现在就换睡衣上床睡觉。”

“安啦安啦。”苏雪冬倒是不急,“我让学长在观众席的凉棚里留了座位,你放心,就算我们去得晚也不会被晒。”

“你天天一口一个学长,干脆就和负责篮球队的王学长在一起吧,还看什么学弟。”顾浅大白眼翻她。

“不行,我可不能随便找男朋友,爸妈会骂的。”苏雪冬故意拿腔作调。

顾浅看一眼手机,微笑说:“好了,你还有五分钟。”

下午三点的篮球场正是最晒的时候,阳光又毒又刺眼,顾浅远远看到一群穿着或红或白球服的男孩,苏雪冬指着红色球衣的男生道:“看,我们能源学院今年的红衣小将,这件衣服还是我陪学长去选的款式呢。”

“比起红衣小将,我更在意凉棚。”顾浅晒得香汗淋漓,“你那个学长留的座位在哪儿呢?”

苏雪冬带顾浅找到座位。顾浅还没落座,突然看到能源学院的观众席上出现一个穿红色球服的学弟,径直朝她和苏雪冬走过来。

“你的学弟来了。”顾浅拽拽苏雪冬的衣袖。

没想到学弟背着手腼腆一笑,羞涩道:“那个,学姐,我是来找你的。”

顾浅讪讪笑了,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只见学弟从背后伸出手,变魔术似的拿出一束红玫瑰,竟然缓缓弯腰,单膝下跪了!

观众席上随即叫好声一片。这样热闹的场景,连对面化工学院的人都跟着起哄。

“学姐,我喜欢你很久了。”学弟看着顾浅,目光如炬,太阳下那张黝黑的脸无比赤诚,“我还记得刚开学,第一次在食堂遇见你,你还和我打了招呼,可能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下面那些深情款款的话,顾浅没心思听,脑袋里想的都是,这人谁啊,她什么时候跟他打过招呼?

哦,她想起来,莫非是上次去食堂找苏雪冬,远远朝苏雪冬打招呼,被这个学弟误会了?

顾浅回过神,学弟还在激动地自言自语:“学姐,我不在乎你身上那些风言风语,被郁柏言包养也没关系,我知道你本性不是这样的,和我在一起吧,我会把我最好的都给你。”

——这人有病,绝对有病!

顾浅哭笑不得,哪有和姑娘表白,张口闭口“我不在乎你被包养”的,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本来自己想洗清这些谣言已经很难了,他再这么一闹,舆论能停下才怪。

怎么样能委婉地拒绝学弟,又不伤害这个学弟的自尊心呢。

顾浅陷入了沉思。

篮球场外,黎夏看能源学院的观众席起哄声不断,主动道:“学长,你看那边,好热闹啊。”

好不容易才约出郁柏言和她一起看比赛,黎夏想,自己一定要主动些,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发展关系。

事实上,要不是因为今天是和能源学院对战,郁柏言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来看比赛的,何况一路没遇到自己想见的人,更是兴趣索然。他百无聊赖地往观众席扫了一眼,突然神色一凛——顾浅?她在这儿?

她到底有什么魔力,怎么总能把自己搞得这么尴尬?

“看看怎么回事。”郁柏言道。

他站在树荫下,听那个穿红色球服的学弟大声喊道:“学姐,和我在一起吧!”

观众席便异口同声地响起三个字:“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别闹了。”顾浅一声打断观众席上的起哄,再转头看着春风满面的学弟,那些拒绝的话堵在嗓子里,一时竟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正在观众席的学生屏住呼吸打算看好戏的时候,一只手臂突然从后面虚揽住顾浅的腰,顾浅心头一紧,只听身后的男人冷冷道:“你来晚了,她是我的。”

观众席立刻就炸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校园论坛上叱咤风云的传奇,那位迷妹众多的湘坪吴彦祖,郁柏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