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大明开局抢了陈圆圆第7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大明开局抢了陈圆圆第7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一场尽在掌握的逼宫大戏,就此落下了帷幕。

李存明回头看着周遇吉等人,心头发热。

他曾经读过些明朝史书,不用霸主之眼打量,也知道这几人忠心耿耿,是彪炳千秋的忠臣典范。

王承恩不用多说,明朝灭亡时,他陪着崇祯吊死在煤山歪脖子树上。

至于周遇吉,李自成领兵东进所向披靡,地方文武官员们纷纷投降,只有他拼死抵抗。

宁武关一战惊天动地,周遇吉一度打得李自成萌生退意。后来兵败关破,周家上下全部壮烈牺牲。

这就是李存明穿越到大明朝,立即密诏周遇吉进京勤王的原因,周遇吉的忠心毋庸置疑。

而巩永固和刘文炳,则在京城失陷后,举家自杀殉国。

李存明的第二道密旨,就是下给巩刘二人的,命他们严密监视朝中大臣动向。

早在五天前,巩刘二人已经探听到,张缙彦纠合许多大臣联名写下了降表。

当时周遇吉的军队还没有到达京城,李存明只能隐忍不发。直到今天散了早朝,一边命令周遇吉领着一千精兵悄然入宫做好埋伏,一边指示巩刘二人怂恿张缙彦逼宫。

能够将自以为是的奸臣们玩弄于股掌之中,一则是李存明运筹帷幄,二则仰仗这几人的竭心尽力。

疾风知劲草,板荡见忠臣哪!

李存明万般感慨,随即收敛心神,平静问道:“京营士卒真的哗变了吗?”

“臣查明了,只是几个将领在京营总督李国桢的指使下煽风点火,撺掇怂恿士卒们聚众吵闹而已。”刘文炳答道。

李存明冷声道:“乱臣贼子跳了出来,且看朕的霹雳手段吧!”

当啷一声扔掉宝剑,负手而立,下旨道:

“封周遇吉为宁武伯,领兵一千护卫紫禁城。”

“拔擢驸马都尉巩永固为锦衣卫指挥使,领兵一千查抄张缙彦等人府邸,严禁走漏任何风声。”

“拔擢新乐侯刘文炳为京营总督,领兵三千接管京营,平息士卒哗变一事,领头的将领尽数斩杀。并封锁京城,任何人没有谕旨不得擅自出入。”

“王承恩,命你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兼领东厂提督一职,先将这些畜生关进诏狱,并严加约束宫中人等。”

周遇吉等人领旨而去,乾清宫终于恢复了平静。

“叮,获得周遇吉四人正面情绪值40000”

几个太监来擦洗地上的血迹,李存明在宫女伺候下更了衣,洗手净脸后,重又掀开了龙榻上的幔帐。

陈圆圆裹着锦被蜷缩在床角,也不知她哪里来的勇气,杏眼圆睁怒目而视,骂道:“昏君,我恨不得你方才死在刀剑之下!”

李存明扯住她的手臂,拖拽到床边,举起巴掌啪啪打在她臀部上。

继而嘿嘿一笑:“朕是不是昏君,还轮不到你来置喙!朕今夜尚有要紧事,没了兴致。等朕收拾完奸臣,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昏君。”

陈圆圆趴伏在床边,泪眼朦胧看着崇祯帝走出乾清宫,臀部犹自火辣辣的。

她想起自己一年前被田贵妃之父田宏遇送进宫里,当时崇祯忙于政务,对她冷淡至极,而后赏赐给了吴三桂。

又想起方才躲在龙榻上,耳闻目睹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斗争,崇祯手段狠辣冷酷,心机深沉,尽显帝王之气象。

她有些恍惚,五味杂陈暗自思忖,崇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虽然奸臣们已经被打入诏狱,李存明表面镇静淡定,内心里却不敢有丝毫大意懈怠。

他来到武英殿里,命宫人点起灯,坐在龙案前等待周遇吉等人的消息。

“系统,我要重复签到。”

“每花费正面情绪值40000或负面情绪值80000,皆可重复签到一次。检测到正面情绪值充足,确定要重复签到吗?”

李存明龇牙,这也太贵了。

罢了,谁叫人家是系统爸爸呢?爸爸说啥就是啥吧。

“确定。”

“扣除相应正面情绪值,京师重复签到成功。恭喜宿主获得固元淬体丹两枚。”

“固元淬体丹有什么用?”

“强身健体,淬炼非凡体魄,宿主服下之后,立即生效。”

李存明手掌中立即多了两颗晶莹剔透的药丸,他细细看了片刻,吞咽下去一颗。

固元淬体丹在体内消融,周身暖洋洋说不出的舒畅,精神大振,气血翻涌。

拿过铜镜一照,李存明大感惊喜,不由得笑出声来。

原来崇祯当皇帝的十七年以来,一直宵衣旰食,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局势却江河日下,压力巨大,三十多岁便双鬓斑白,额头皱纹横生。

此时却乌发重生,皱纹消除,红光满面迸发出勃勃生机。

而且龙袍下肌肉鼓起,体魄强壮了许多,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

到了丑时末,四个臣子回来复命了。

王承恩朝夕陪伴在崇祯身边,最先发现他的变化,惊讶道:“皇爷,您……您怎的变年轻了许多?老奴想起您还是信王爷时的情形……”

李存明哈哈笑道:“大概是上天眷顾,朕天子气运尚在,大明朝气数未尽。今天又挫败奸臣阴谋,得遇你们四个忠臣,朕顿感焕然新生了!”

随即变了口吻道:“没出什么乱子吧?”

王承恩抹掉欣喜的泪水,率先道:“回禀皇爷,老奴顺利接管了东厂,没人胆敢造次。”

其他三人的回答也都差不多,李存明松了一口气,问道:“巩爱卿,你查抄罪臣府邸,可有收获?”

“这是在张缙彦书房里搜出的降表,请皇上过目。”巩永固举着一纸文书。

李存明看过之后,咬牙切齿道:“看一看吧,有多少人在上面签了名,这帮臣子误国误朕,死有余辜!”

“吴三桂父子二人也签名了,降表上还说要将山海关和关宁铁骑献给李自成,朕不收拾他们,枉为人君!”

吴襄的笔迹,李存明认得出来,绝然不假。

吴三桂远在关外,自然是吴襄替他代笔签名的,但他父子事先肯定通过气。

吴襄之所以借口没有饷银,不愿意让吴三桂回到京城来,就是不想失去对山海关的掌控,以后好拿来当作在大顺朝封官进爵的筹码。

关于此事,李存明早就在五天前从巩刘二人的汇报里知晓了,他早朝时向吴襄发难,抢了陈圆圆,并非无的放矢。

只是现在看到了白纸黑字,仍旧怒火丛生。

哼,你吴三桂要拿朕的关隘城池、精兵铁骑当礼物,朕就抢了你的女人!

啪的将文书拍在龙案上,下旨道:“王大伴,寅时到了,敲响景阳钟。”

王承恩带着两个太监自去敲钟,李存明吩咐宫女端上来一盆汤圆,亲自盛在碗里,又亲手分别递给周遇吉三人。

“今天本是元宵节,三位爱卿陪朕吃些汤圆,咱们君臣共度佳节。吃完后,随朕去煤山。”

周遇吉三人捧着碗,万分感激谢了恩。

……

寅时初,景阳钟轰然响起,一共响了五十四下。

这是朝廷叫大起,在京四品以上官员们急急忙忙进宫,站立于武英殿外,等候早朝。

半晌之后,王承恩前来宣旨:“诸位大臣,今日早朝不在武英殿进行,皇上在煤山召见尔等。”

“王公公,哪有在煤山早朝的道理?这不是坏了祖制,坏了朝廷规矩吗?”首辅陈演惊讶问道。

其余大臣也纷纷附和,皇上行事越来越荒诞了,体统何在?

王承恩懒得解释,道:“来啊,护送大臣们上煤山,莫要让皇上久等。”

呼啦啦奔过来一百多个将士,举着刀子,胁迫驱赶大臣们动身。

无奈之下,大臣们嘟嘟囔囔上了煤山。一路上只见守卫森严,旌旗招摇。

来到煤山顶,四周挤满了人。太监们举着宫灯、火把,蔼蔼雾气氤氲在灯火里。

四下里鸦雀无声,李存明身穿明黄色龙袍,背对着众人伫立在一株歪脖子树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陈演毕竟是首辅大人,虽然满心疑窦,但还是稳住心神带头跪下去。

李存明并未转身,一只手抚摸着树干,意味深长地说:“你们可曾知道这一株歪脖子树?它有名得很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