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咸鱼不想继承千亿豪门第16章 初见全集免费阅读

咸鱼不想继承千亿豪门第16章 初见全集免费阅读

这一番折腾下来,已经是黄昏边。

工厂区在城郊,离市中心的别墅有三个小时的车程。

卿钦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

小狸花有自动喂食器,倒是吃饱喝足,叫声嗲嗲地过来蹭卿钦。

卿钦把头埋进猫肚子里,狠狠吸好几口,暖烘烘的气味让他回到人间。

他利落地点了外卖,想想,加了道芒果雪媚娘。

这顿饭吃得开心,卿钦洗好澡美滋滋地躺进自己的豪华大床里,把芒果抱枕放到手边。

完美,虽然度过了不怎么开心的一个白天,但至少我能拥有一个安稳的夜晚。

下一秒,手机响起。

卿钦扭头盯着血红的李总两个大字,带着英勇就义一般的决绝心态按下接听键。

李总的声音非常激动:“现在网络上缤纷已经彻底失去舆论优势,网友们正在举行抵制活动,这真是太好了!”

嘟——

他把李总电话挂断了。

卿钦闭上眼,被子拉过头。

刚刚一定是幻听,什么都没发生。

不到一分钟后,被子被一把掀开。

卿钦坐直身体,拿出手机开始搜索。

这一次是缤纷上热搜。

#缤纷老总打人#

#缤纷做假证#

tag 下面群情激奋,丝毫不给卿钦力挽狂澜的机会。

他这下子真的欲哭无泪:友军啊,咱们别送人头了好不好,算我求求你了!

可惜,张总听不到他的祈祷,还在致力于持续作死。

退一步越想越气,卿钦到底睡不着了,怒气冲冲下楼,坐在钢琴面前,命运交响曲第一乐章流淌而出。

来吧,我要扼住命运的喉咙!

这两天,青春校园片的热度借着七汽的风波节节攀升。

导演眉开眼笑,原本得过且过的心情居然也收起来,开始熬夜赶工,争取提前一个档期在七汽热度未退之前把剧上映。

别说日常划水的两位主演,就是楼泉也被折腾的够呛,这两天都没怎么合过眼,好不容易才得空就近回别墅。

这处别墅没什么好处,就是幽静。

楼泉在黄昏边入睡,安稳无梦。

直到魔鬼敲门般的一连串“噔噔噔噔”响起,楼泉从梦中惊醒。

他捂着头坐起来,听出是隔壁传来的钢琴曲。

该死的,对面不是没有人吗?

这个蠢货一直在翻来覆去地弹命运交响曲的第一乐章!

楼泉终于沉着脸站起来,路灯的光从落地窗透过来,将他棱角分明的脸切割成明暗两块。

思考片刻,他果断从储物间里翻出话筒和音响,去阳台,清了清嗓子,用纯正浑厚的意大利语唱起来:“Che bella cosa e' na jurnata 'e sole……”

此处隔音确实不佳,突然传来的歌声让卿钦手一抖,弹错了一个音节。

对面有人?

他侧耳倾听,确实,这在唱《我的太阳》,简称:我日。

完蛋,深夜扰民被苦主控诉了。

卿钦怂了,停下钢琴曲。

歌声没有停下,唱的那叫一个激昂慷慨。

半个小时后,卿钦决定上门协商。

“咚咚咚。”

没人开门。

卿钦只能扯着嗓子喊:“抱歉,我不弹,你也别唱好不好?”

回应他的是调高两个分贝的音乐声,这下子整栋楼都振动起来。

卿钦:……

呵,谁还不是宝宝咋滴,我这么大就没受过这种气!

他怒气冲天地转身,给钢琴接上话筒,命运交响曲第一乐章,再度开始!

音乐声响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清晨,两扇门同步打开。

西装墨镜,人模狗样,全然不见昨晚幼儿园小朋友行为。

卿钦想想脸上的黑眼圈就想冷笑,不过对门比他还高了一个头,动手不一定打得过,暂时忍下一口气,大不了日后再战。

没成想,对门倒是先冲他走过来。

“你是七宝卿总?”楼泉开口,结果只发出气声。

昨晚没收住,想起来放录音的时候嗓子已经哑了。

他面无表情地卷着润喉糖在口腔里滚了一圈。

在卿钦眼里,这就是挑衅!

他浑身的毛炸了起来,昨晚天黑看不清楚,今天这张脸一下就认出来了。

这不就是那个不好好演戏给七汽做宣传的小明星吗?

新愁旧恨涌上心头,卿钦揉揉还在抖的手腕,失策,昨晚没收住,想起来放录音的时候手已经废了。

即使如此,气势也不能输,他仰头挑眉:“昨晚没分出胜负,打算来真人比划比划?”

“不是约架。”楼泉开口,还是没有声音。

卿钦只觉得这人要打架也不打,一个大男人杵这儿挡光的很,皱着眉与他对视。

一声喇叭声打破他们的对峙。

楼泉一偏头,得,经纪人催他回去演戏了。

“说不说话?”卿钦不耐烦抱胸。

“嗓子哑了。”楼泉还是没有成功发出声音,糖在口腔里滚过一圈,喉宝标志性的凉意扩散开来。

有了。

随身带喉宝不就是嗓子哑了。

卿钦只见他突然低头,下一秒,他的下巴被人捏住,一颗糖被送进嘴里。

这人似乎觉得手感不错,拇指有意在他嘴唇上揉几下,之后意味不明地在自己唇边点了点。

卿钦整个人石化了。

楼泉自觉解释清楚,想想掏出一张名片和一张小额支票塞进小卿总口袋里。

医药费还是要付的。

事情处理完毕,他转身就走。

卿钦回过神,下意识一个侧身旋转,出腿飞踢。

咚!

正中靶心。

楼泉生平第一次被迫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而始作俑者则不急不缓从他身边路过,貌似还呸了一声。

等上了奔驰,卿钦才想起来看看某个流氓给他什么。

一张三千块的支票。

这是……嫖资?

不是吧啊 sir,这也能赚钱?

经纪人懵了,他们家祖宗就这样子耍流氓被人打地上了?

吓得他赶紧出车,就要去看看大少爷怎么样了:“怎么样,伤到哪里了?”

楼泉缓缓扶着经纪人的肩膀站起来,摇摇头,硬是扶着墙进屋,换了一身衣服,光鲜亮丽的,才上车去医院。

“我的大少爷啊,你现在赶紧怎么样?背痛不痛?我给你向导演请个假吧。那个人怎么回事……”经纪人念叨了一路,愣是没听到半点响。

他回头一看,好家伙,这位大爷只顾刷手机,根本没听见他的话。

等做完检查,拿了报告单,经纪人才意识到,他家艺人用嗓过度,失声了。

“不是吧,大爷,就你这惜言如金的珍惜劲儿居然还能用嗓过度。”

楼泉冷漠地用手机打字:“向导演请假,这两天不拍了。”

“可以用配音,你对个口型就好,导演这次急吼吼要拍戏……”经纪人赶紧劝说。

楼泉置若罔闻,迈开大长腿就走。

经纪人好不容易追上,看到他正在知否提问:“如何阻止小猫半夜三更闹腾?”

甚至还在和它多运动的回答下点赞。

得,咱还不如一只猫。

经纪人心酸地想,接着反应过来:“你养猫了!我说多少遍,你养小宠物先跟我商量一下,这是多么合适的炒作的题材啊。”

“看中了,还没养。”楼泉打字。

经纪人还要再问,这位仗着自己失声,硬是没吐出来半个字。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卿钦刚刚整理好心情,一路来到公司,坏消息还在不断涌出。

“卿总!”李智拿着一叠文件欢欣鼓舞地走进来。

卿钦靠在办公椅上,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死鱼眼看过来:“说吧,是张山诬告七宝被官方盖章还是我们的驰名商标认证通过。”

“您真是神机妙算!”李智眼睛闪闪发光,“我今天把材料交上去,我们的证据十分翔实,包括网友背书的证明公众对七汽知晓程度的材料、档案室里证明七汽商标由七宝长久使用的有关材料、在浪尖怀旧活动中网友分享的七汽早期广告可以作为宣传活动及头投放的有关材料,还有这些年的纳税、销售……”

卿钦听得头大:“材料递交到中级法院之后还有几个工作日的处理,夜长梦多,现在还不能够肯定。”

“卿总说的对,”李智赶紧收起笑容,“抱歉,主要是这几年国家开始放开对驰名商标的认证,加上最近的网络舆论,或许想要把我们这个作为一个典型例子,我才有些激动。”

天时地利人和,卿钦也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输了这场官司,他无奈地叹气,摆摆手:“你走吧。”

何况,他现在还是记得那天李总红着眼睛的样子,唉,麻烦。

说曹操曹操到,李总紧接着进来,如出一辙地满脸喜色,就要开口。

“停,不用报喜,说正事。”卿钦揉揉额头。

“孙经理已经把碳酸饮料的货架最好的部分给了我们,缤纷在景丽全面下架。源如的合同现在就可以签,我们新工厂的资料一出,源如完全不怀疑我们的供货能力!”

卿钦麻木点头:“搬迁新工厂的事情还要麻烦你,把招聘公告贴出去,七宝还要再招一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