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咸鱼不想继承千亿豪门第17章 解雇完整版全本阅读

咸鱼不想继承千亿豪门第17章 解雇完整版全本阅读

因为工人招聘已经交给劳务中介,卿钦这次招聘组建的主要是五大部门。

第一个是生产部,主要负责各个车间的生产管理、工人管理、机器维护和保证产品质量,避免出现质量问题。

第二个是技术部,主要负责在原料、生产线、包装、电子商务等方面的改进,下面可以分为新品研发部门、新技术研发部门和信息技术部门。

第三个是市场营销部,主要负责线上线下两个渠道的推广营销。这个部门的人需要深入了解市场、消费者以及竞争对手(比如缤纷),制定有创意的策略以扩大销售额,提高市场占有率,深化大众对此品牌的印象。

第四个是行政运营部,对内负责公司多个部门沟通协调,对外沟通对象涵盖分厂、渠道商、政府、消费者和媒体舆论,是个联系上下沟通内外的部门。

第五是人事部门,负责招聘、人才培养、企业文化塑造还有薪资问题。

对了,所有部门工资要高于市场平均水平,有特殊需要的可以面议,五险一金,团建旅游,打车费餐补都得安排上。

这样把人招进来之后,人力成本一下子高出一大截。

卿钦利落地在电脑上写下招聘计划,顺路梳理了一遍当前的企业结构。

首先,目前他之下的一把手就是李总,主管生产、研发和市场营销部门,都是核心关键。生产部门出事搞不好关系人命,卿钦绝对不敢动,但是市场营销就不一样,同样事关企业生死,完全可以交给一个庸才。

孟窈主管财务和人事,手底下得多招些人。卿钦倒是有意想在财务安排点人促成公司破产,奈何孟窈看得紧,非常不好下手。

然后,行政主要让孟窕负责,要的人也不少,比如前台后勤之类的。

像是产品战略之类的部门就自己一个,绝对不给其他人搞事情的机会。

法务部门自然是李智,一个人凑合够用,以后看情况扩展。

卿钦默默把以后这句划掉,没有以后的,第一轮他一定要破产!

这一波首富给他的惊喜,就为他的破产之路提供了不少阻碍——这么个摊子铺开,破产的时候要处理多少员工的下岗问题,可不比作为一个炮灰承担一场大爆炸的责任小。

不过现在这个人数尚且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大不了想办法把自家人才往别家那里倒。

还有,招聘要求放低点,专业不一定要对口,工作经历可以没有,只要基本技能笔试过关就行,不要浪费优秀人才的大好青春。

如果不是还要在窈窕姐妹那里过关,卿钦连笔试都懒得准备,恨不得招进来的都是混子。

招聘启事就这么挂上官网,一时简历如雪片般飞来。

源如那边,这段时间也是经历了一场天翻地覆的变化。

“小章厉害!”

“果然是王经理一手□□出来的,这么快就拿下这单大的。”

“要不是有你,我们这个月的业绩可不好交代。”

几个部门的老人聚在一起,围在章康身边,肆无忌惮地吹捧。

邓白鸥坐在办公室里,反复深呼吸。

他这次是被那个老王八摆了一道,这老狗在自己手底下安插了人,拉拢一众员工给他作对,这次更是借着七汽合作的机会,好好地打压了他的势头。

现在正是三人争的如火如荼的时候,老王八这一手瞬间搞定不少墙头草。

都是缤纷那个蠢货,邓白鸥看着网上的一片骂声,在心里恶狠狠骂道。

就在这时,他的助理进来:“邓总,有您的预约。”

邓白鸥想起之前他谈过的一家小型矿泉水厂家,前几次没谈成,不过对方语气谦卑,是个知情识趣的:“让他进来。”

在外间闲聊的几人就看到一个衣装朴素,满脸沧桑的人走进来,也不敢和他们对视,直接进了邓白鸥的办公室。

几人又开始窃窃私语。

“一个月了吧,第五次了,估计是真的走投无路。”

“那他是要惨了。”

“里面是邓拔毛,有什么他不敢贪的。大企业不敢怎样,小企业剥削起来一点不手软。”

来人也听了一耳朵,心里对这位邓总也有点了解。

“您好您好,我还想谈谈渠道的事情。”他点头哈腰,很是敬重。

邓白鸥靠在老板椅上,手里夹根烟:“上次就说了,我看过你的商品,老实讲,没有市场竞争力。”

“可是,我们厂子就靠这个了,要是卖不出去,货压在厂子里怎么办?”来人一脸焦急。

“也不是不能卖,”邓白鸥看够了他的语无伦次,“渠道费百分之六十。”

来人大惊:“这也太多了!”

“不行就走吧。”邓白鸥冷漠道。

对方支支吾吾不肯挪步。

邓白鸥确认他真的没法子了,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我也知道,你们这些小厂子维系起来也不容易。国家呢,也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我给你指条明路。”

“什么?”

“渠道费百分之四十五,我吃百分之五。”邓白鸥伸出五指,露出贪婪的大口。

这套他已经很熟练了,开始时候是别人主动,现在是他自己找到生财之路。

当然,这也是有技巧的,得看人。

有的厂子底气十足,那得源如跪着舔。

有的厂子不行,老板却有骨气或者少年气盛的,搞不好要鱼死网破。

像这样厂子不行要扒着源如,老板又没什么用的,就是他最好的肥羊。

就是这种肥羊也得晾着点时间,以免看走眼。

不过,这都是值得的。

来人犹豫片刻,总算是答应下来。

第二天是例会。

邓白鸥憋气几天,终于有件喜事,面对老王八的冷嘲热讽都可以心平气和。

然后,章康走进来。

“我想,小章还出席不了这次会议吧。”邓白鸥总算找到反击的点,脱口而出,却发现对面两人对视一眼,露出微笑。

章康更是走到他身边,搬来把椅子,坐下。

“你们这是……”邓白鸥怒火中烧,下一秒,他看见苏总脸色不太好地走进来。

苏总算是他的靠山,邓白鸥立时就要告状,结果苏总避开他的目光,转头看向身后人。

“介绍一下,总部来视察的领导。”

跟在他身后的人,其貌不扬,甚至有点沧桑。

赫然是邓白鸥昨天敲诈过的厂主。

邓白鸥脸上一下子褪尽血色:“我……”

“邓总挺好,”调察员笑笑,猛地把一叠文件砸到桌上,“好大的架子,好贪的心啊!”

文件洒落一桌,字字句句都是邓白鸥在苏总默许下受贿的记录。

证据确凿,罪无可恕。

“邓白鸥会被解雇并赔偿公司损失,可以调解解决,公司保留起诉追责的权利,”苏总知道公司也给他留了脸面,“我也会引咎辞职。”

“啪!”邓白鸥终于支撑不住,滑到椅子下,满脸绝望。

章康冷静地叫警卫把人拖出去,坐到他的位置上。

“苏总辞职之后,接下来的事务都将交给王经理。”调查员宣布。

王经理站到首位,笑着向所有人点头招手。

这一切算计从邓白鸥勾结缤纷就开始了。

王经理自知苏总有意扶邓白鸥上位,便绕过明显有所偏心的苏总,直接把邓白鸥吃回扣的事情捅到总部去。

总部立刻派人下来调查。

他那徒弟章康平日里闷声不吭,不显山不露水,其实一直再蓄力,关键时刻却甩出一叠证据。

直接让邓白鸥被迫辞职、苏总提前退休。

邓白鸥这一离职可不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他的糟糕名声传遍了整个圈子,再没有一个公司肯提供给他与之前相当的职位。之前攒下来的人脉更是人走茶凉,离职之后的日子里面门庭冷落的很。

邓白鸥养尊处优好些年,大起大落之下,心态失衡近乎偏执。

他倒是没有反省自己贪污腐败的过错,反而是直接恨上七汽,认为都怪七汽拒绝他的橄榄枝,选择他的老对头王经理,这才造成他今天的下场。

所以,邓白鸥主动找到张山,准备联合同样惨败的缤纷报仇。

“报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邓经理,啊不,现在只能够叫小邓了,并没有什么筹码能和我谈合作吧?”张山已经成功从病房里出来,憋着一肚子火,看落水狗似的邓白鸥也不顺眼。

当年还不是对着我摇尾乞怜,现在不过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难不成这个蠢货还以为缤纷能够在七汽的冲击下活下去。

他高高地坐在办公桌后,怀里抱着个前凸后翘身材火辣的小蜜,语气满满都是嘲讽。

邓白鸥被他的目光看得心头火起,但是他也知道今时不同往日,有道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姑且露出来一个讨好的笑容:“张总,不如让我成为缤纷的宣传部主管,我一定有办法把七汽打下来。”

“ No, no, no,”张山摇了摇一根手指头,低头问怀里的小美女,“宝贝儿,我们缤纷差个市场部经理吗?”

那小蜜吃吃的笑两声:“人可多的很呢。”

“听到没有,小邓啊,你在我这里可不值钱。”张山把点燃的雪茄按灭在烟盒,“你得向我证明你的价值。”

邓白鸥哪里还反应不过来,这人早就有意联合,不过是在压价而已,即使心中怒火万丈,面上倒是一片温良恭俭:“张总也是个爽快人,想要我做什么不妨直说。”

张山满意地笑了,低头亲小美人一下:“宝贝儿,等等。”

小蜜识相地离开。

等到办公室的大门被扣上,张山才缓缓吐出来一口气,回忆起前几天——

杨律师联系上面的人,疯狂地撤网上的不利消息消息,但是这些丑闻如同野草一般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他坐在陪护椅上,眼底闪过一丝阴狠:“估计是首富的人出手了,我们给你的帮助已经触碰到首富的底线。不过,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七汽彻底完蛋。”

张山露出和杨律师如出一辙的疯狂又阴毒的笑容:“七汽的命脉可不是普普通通的瓶子,它真正的秘方在于七汽的产品组成。我已经派很多技术人员去研究七汽的秘方,查得到的成分就那么几样,口味倒是无法完整复原。”

邓白鸥也是在商场上杀伐决断过的人,眉心一跳,瞬间领会他的意思:“假如我们也掌握……”

两人相视一笑。

张山伸出一手向外一摊:“那么,邓总监,就看你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