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司少夫人又跑了第3章 没有父亲的孩子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司少夫人又跑了第3章 没有父亲的孩子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司承闻言,薄唇勾起一抹讽刺笑意,“母亲当年跟沈家定这门亲事的时候,可没想过她儿子想不想。”

现在司母逝世已经十年,如沈漓烟所说,这算是遗愿,他无法拒绝。

至少,他不能主动毁约。

他寒眸沉了沉。

或许,沈漓烟刚刚的提议,他可以考虑一下。

一个月后,沈漓烟与司承简单的领了结婚证。

没有婚礼,没有酒席,有的只是冰冷的交易。

新婚之夜,她捂着自己的小腹,茫然地躺在黑夜中。

不出所料,司承今晚应该不会回来。

他应该会去陪陪他心爱的女人。

而她,也要考虑考虑……

一股凉意骤然袭来!

身上的被子忽然被人掀了开来,沈漓烟被吓了一跳,而罪魁祸首司承正带着一身酒气,一脸阴鸷地站在床边。

他喝了酒,整张俊容染上了暧昧的绯色,黑眸眯起,深沉的目光打在床上的女人身上。

沈漓烟惊慌地拖回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你来做什么!”

做什么?

他回自己房间当然是睡觉。

只是不知道,这个口口声声说假结婚的女人,放着那么多客房不睡,居然会出现在他的床上!

“沈小姐,”男人吐出半声冷笑,“麻烦你搞清楚,这里是我的房间。”

她当然知道这是他的房间,还是别墅佣人特意领她进来的。

只是她以为他晚上不会回来……

“那,那,你在这里睡……我,去客房……”

跟一个醉酒的男人同处一室,总归是不安全的!

沈漓烟忙不迭从床上下来,可脚刚一落地,一股灼热的重力便将她生生压回到了床上!

一抬眼,便对上男人火热的视线,薄唇勾起一抹讥讽弧度,“现在来表忠贞,是不是晚了?!”

一看到她对自己急于逃命的模样,他心头便窜起一股莫名的火气。

分明是她自己爬上他的床,现在却见了他就要躲?这女人当他是什么?瘟疫?撒旦?

——而她又凭什么?

如果不是跟她领了证,蒋芳雅也不会同他哭了一整个下午。

哭得他心烦意乱,甚至对她产生了厌烦!

身上压着的重量让沈漓烟快要喘不上来气,她挣扎着,忍着心中怒气,“你,你做什么?!放手!”

“呵。”

男人大手擒住她的下颌,“我做什么?我回我自己的房间,跟我的新婚妻子不做嗳,又能做什么?”

沈漓烟听得瞳孔瞬间放大。

这男人疯了吗!

“救命!”

男人眼眸中的侵略性吓到了沈漓烟。她拼命挣扎下慌不择言的喊道:“救命!司承你不可以!救命!”

沈漓烟挣扎得愈发司害。可这点力道在司承那里算得了什么?

男人轻易地捉住了她的手腕,强压过了头顶。那双黑眸紧盯着女人,愈发的幽深,阴鸷。

救命?

费尽心机嫁给他,甚至爬上他的床,搅得他原本的生活一团乱,现在居然一副受害者模样的跟他叫救命?!

他擒着女人的唇便吻了下去!

这女人太吵了。

他不想听到她的声音。

出乎他意料的,她的唇软极了,像果冻一般的清甜软嫩。这个粗暴甚至带着惩罚意味的吻,竟碰到她的唇后变得温柔起来。

女人身上淡淡的牛奶馨香传来,激得他胸腔炙热。

那一晚与蒋芳雅的激烈又冲上了脑海……

自那一晚以后,他已经太久太久没碰过女人了。

如果说一开始的强吻只是酒后冲动下的一次惩罚,那么这一刻,他却忽然很想狠狠占有她……

沈漓烟却惊恐的瞪大双眼,拼命挣扎起来。

“唔唔唔!”

这是她此生第二次被人亲吻。

上一次,还是在那个酒店里……

沈漓烟周身忽然倒出一股寒意。

她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小腹,身子挣扎得宛如砧板上的鱼。

不行!不能让这个男人乱来!

“司承你放手!你这是强。暴!强。暴!”

趁着男人换气的瞬间,她激烈的控诉着。发丝散落在枕头上,清泪顺着小脸滚落。

女人拼命的挣扎却大大刺激了司承的兽性。撕拉一声,他撕碎了沈漓烟的睡衣。

猩红的双眸中,露出鲜活的占有欲。

“呵。”酒精大大地刺激着心中的猛兽,司承脑子里的理智全无,只想狠狠占有这个女人。

他扬起的薄唇已露出嗜血的意味,“沈小姐不要忘了,这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大手扣住她的纤腰,正欲更进一步。

一个白色的物体却在女人的挣扎中,显露在了深红的的床榻上。

司承动作骤然停歇,黑眸危险的眯了起来。

他认得,那是验孕棒。

阳性。

轰隆一声,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席卷了整个A市。

窗外,狂风大作,暴雨倾盆。

宽阔阴暗的房间里,娇小的女人在床上战栗着。

司承拿过验孕棒,嗜血的眸子睨向沈漓烟,“你怀孕了?”

“怀着别人的野种,嫁进我司家?”

“——你好大的胆子!”

啪一声,司承狠狠将验孕棒砸在了地上。

验孕棒摔得四分五裂!

沈漓烟心头猛地一颤,手渐渐收紧,极力恢复平静。

“这件事,我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甚至说,除却之前接连的干呕外,她也只是在一个小时前,才确信了自己怀孕……

“不知道?”

司承目光轻蔑地打在她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怀的这个野种,还是跟哪个野男人睡的都不知道?”

他一字一句,皆是羞辱。

然而她却根本没办法反驳。

因为他说的都是事实!

“但,这跟司少又有什么关系?”

沈漓烟眸中涌现几分坚毅,话语虽仍是带着惊吓后的颤抖,此刻却带上了质问的意思。

“这跟我们的假结婚,又有什么关系?半年之后我们离婚,桥归桥路归路,我此前有没有孩子,跟司少你,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

司承嘴角上扬得讥诮,大手竟抚过沈漓烟的纤腰,一点点划到了她的小腹上。

他喝过酒本就绯红的眸子,此刻更是染上了嗜血的味道。

“你的意思是,你要怀着这个野种,在我司家呆上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