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小可怜最后她武功盖世第4章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小可怜最后她武功盖世第4章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见春喜迟迟不伸手接茶,沈璃脸上的神情格外冷淡:“不愿意?”

春喜颤抖着嗓子说道:“婢子怕糟蹋了小姐的好茶。”

沈璃似笑非笑地盯着春喜:“左右不过一杯茶,我还不至于糟蹋不起。倒是你,要拒绝我的好意么?”

“婢子……”

春喜被沈璃带着审视的目光看得直哆嗦,额头冒出冷汗,却不知怎么应对。

沈璃弯下腰,捏着春喜的下巴,强迫她将头抬起来。

又下了狠劲,掐得她张开嘴,另一只手端着茶送到她嘴边,柔柔的声音让春喜心里发寒:“春喜,你说说,又不是要人命的东西怎么就让你怕成这样呢?”

春喜被沈璃这副温柔中带着狠戾的模样吓得肝胆俱裂,顾不上脸上的疼痛,哭着求饶:“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婢子也是出于无奈!婢子不敢欺瞒小姐,婢子什么都说,求小姐开恩饶了婢子!”

沈璃松开手,转身坐在软榻上,将茶杯放在茶几上,冷着脸喝道:“说!”

春喜整个人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如一滩烂泥坐在地上,诚惶诚恐地说道:“是燕府的五小姐,她让婢子在小姐的茶水里下药……”

沈璃的眸子暗了暗,问道:“你跟她多久了?”

“三、三个月……”

沈璃想起来,三个月前,京城里津津乐道的一件事就是原本痴傻的燕家五小姐突然恢复神智了。

这般说来,燕婉刚恢复神智就收买了她身边的人,倒是挺有手段的。

春喜见沈璃一直没说话,大着胆子抬头看向沈璃,正对上沈璃犀利的眼神,浑身一哆嗦:“小、小姐……”

“春喜,念在你跟了我三年,我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春喜松了一口气:“婢子愿意为小姐上刀山下火海。”

“不用你上刀山也不用你下火海,只要你将燕府燕婉那边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沈璃蹲下身子盯着春喜,把春喜看得心惊肉跳,额头上冒出不少冷汗。

见春喜那副摇摆不定的样子,沈璃按捺下胸腔里翻滚的怒火,劝说道:“她能给你的,我也能给。”

“婢子愿意为小姐做事,只是燕府那边的事情,婢子并不知情啊。”

“呵呵。”

“三个月前,婢子的哥哥在街上冲撞了贵人,被关到牢里去了。后来,燕三小姐身边的人找到了婢子,让婢子做一件事情就把婢子的哥哥从牢里捞出来。婢子家里就只有哥哥一个男丁,还等着哥哥传宗接代,婢子迫不得已只能答应下来。”春喜眼泪汪汪地看着沈璃,“婢子就只和燕府的人接触过一次,所以,婢子怕是做不到小姐要求的。”

“论起撒谎,你的本事实在太差了。”

沈璃只觉得疲惫不堪,懒得再听春喜狡辩,“你是一条忠心的狗,只可惜忠的不是我!”

春喜面色惨白:“小姐!”

沈璃站起身子,垂下眼帘居高临下地看着春喜,眼中的嘲讽之色越来越浓:“你的心上人在燕府当差吧。”

春喜瞪大眼睛,眼中满是惊恐。

沈璃漠然地盯着春喜看了半晌,忽而笑了,自己真是太无聊了,居然跟一个背主的奴才认真起来了。

“来人!”

“小姐,婢子错了,求小姐再给婢子一次机会!”

回过神来的春喜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小姐。”沈璃的两个一等丫鬟,红袖、添香掀开帘子走进来。

“拖下去,杖责五十!”

沈璃的声音冰冷又残忍,让人浑身发寒。

“不,不要!小姐,奴婢错了!求求你,饶了我,饶了我吧!”

杖责五十,沈璃这是想要她的命啊!

春喜怕了,是真的怕了!

她又是哭又是求的,所有的招数都用遍了,也没有用。

她惊恐地发现沈璃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春喜又看向红袖和添香,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红袖姐姐,添香姐姐,看在我们相交多年的份上,你们替我向小姐求求情好不好?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红袖和春喜的关系不错,想张嘴替春喜求个情,却被沈璃利剑一样的目光看得心头发慌,两腿直打颤。

虽然她比沈璃大了五岁,但在这位十三岁的五小姐面前,她觉得自己连气都喘不过来。

添香心里惊骇不已,小姐浑身散发的气势也太可怕了。

她扯了扯红袖的衣袖,红袖这才从惊骇中反应过来,两人连忙将哭嚎不已的春喜拖出去。

沈璃出了房间,走到院子里,站在海璃树下,凝视着开得极其艳丽的海璃花。

摘了一朵,红艳艳的海璃衬得她的手格外的白皙,像是上等的羊脂玉。

“君子驭愚,施以惠也。小人驭愚,施以诺也。”

说起来也是讽刺,自诩以君子行径驭人的她不曾薄待过身边的人,而身边的人却一个接着一个背叛她,春喜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小姐,小姐……”

一阵急促的喊声传来,沈璃回过头便见她的女侍卫宿莽跑过来。

沈府嫡出的小姐身边都有八个人伺候着,一个女侍卫,负责安全的。两个一等丫鬟,负责起居以及针织女红、香料衣物之类的。两个二等丫鬟,负责茶水和饮食等等。两个粗使丫鬟,做些粗活以及跑腿传话等等。还有一个嬷嬷,嬷嬷的年纪大,阅历多,能为主子出谋划策。

“小姐,锦绣园来了好多贵人,七小姐那边催着你……”

看到前世惨死的宿莽如今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沈璃心中一阵激荡,瞬间红了眼眶。

“小姐,你怎么哭了?告诉婢子,是谁欺负你了,婢子帮你出气!”

“不是哭了,是风迷了眼睛。”

宿莽也没多想,圆溜溜的杏眼里满是狡黠的笑意:“嘻嘻,小姐,江公子到了哦,我们赶紧过去吧。”

沈璃攥了攥手,应道:“嗯,走吧。”

将海璃花扔在地上,挺直脊背走出玉璃苑。

春日花繁,喧闹的背后暗藏杀机,生命的尽头只余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