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婚后偏宠第5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婚后偏宠第5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江曼行事向来果断,从不会为不值得的人和事浪费时间,这一点贺庭州一直都很清楚。

  

  两人从小相识,半年前江家的公司出了问题,江父四处求人,处处碰壁,包括曾经与江家交情好的贺家,也是呈观望姿态,没有伸出援助之手。

  

  这个圈子就这样,残酷且现实,贺庭州虽然觉得他父亲选择袖手旁观过于不近人情,可他也无能为力。

  

  后来某一次父子闲谈时,贺父不经意说了一句话,他说:即使两家关系再好,贸然伸援手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除非两家人的关系更近一层,成为一家人。

  

  贺庭州将父亲的那句话听进去了,第二天他就向江曼求婚了。

  

  他喜欢江曼,从小就喜欢,可是江曼的眼里始终没有他,那时他觉得没什么,因为她的眼里也没有别人。

  

  可上高中以后,她变了。

  

  她比以前更喜欢笑了,他经常听她叫一个人的名字,那个叫齐凛的转学生,一个看上去总是病怏怏的男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她张口闭口提起的人都是齐凛,她天天围着齐凛转。

  

  后来齐凛不告而别,她颓废了一阵,但只是很短的几天而已,很快她又变成了原来的江曼,明媚灿烂,耀眼夺目。

  

  但在那之后,他再也没看到江曼对谁像对齐凛那么热情,她对别人笑,更多的是出于礼貌,透着疏离,包括对他。

  

  这么多年过去,他以为他是有机会的。

  

  所以在他父亲不经意说了那句话后,他付诸行动了。

  

  他当众求婚,她没有答应,他不甘心,回家后他就立马告诉父母,说他要娶江曼,骗他们说江曼答应他的求婚了。

  

  之后的事情比他预想中的顺利得多,两家人坐在一起吃了顿饭就算是订婚了。

  

  江家需要帮助,当然不会拒绝这桩婚事,他赌赢了。

  

  江曼成了他的未婚妻。

  

  然而,事情的后续发展是他始料未及的,江家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他想见江曼一面也难,就算他带着别的女人从她面前走过,她也懒得多看一眼。

  

  江曼的心越冷,他就越不甘心。

  

  有时候他甚至会想,是不是只要她无依无靠,她的眼里就会有他,依赖他。

  

  可真到了这一天,她的眼里还是没有他。

  

  贺庭州看着江曼乘车离开的方向,捏紧了拳头。

  

  总有一天,她会看得到他的,也只能是他。

  

  随后贺庭州打了通电话,随后驾车去了一家医院,去见了一个人。

  

  单人病房里,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右手打了石膏不能轻易动,但一点也不影响他和女人调情。

  

  男人左手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金发女,言语轻佻,举止轻浮。

  

  “宝贝儿,你这裙子这么短,故意穿给我看的吧?”

  

  男人笑得不怀好意,手也没闲着,女人顺势一个劲往他怀里蹭。

  

  贺庭州在门口看到这一幕,眼中划过鄙夷,敲了敲了门,而后直接走了进去。

  

  两人并没有因为贺庭州的到来有所收敛,男人抬眼看向贺庭州,说了声‘来了’算是打招呼,搂住怀里的女人继续调笑。

  

  贺庭州皱眉说:“钱宇,你让她出去。”

  

  钱宇一脸扫兴,还是依言把缠着他手臂,满是不情愿的女人打发走。

  

  “看贺大公子这一脸晦气的样子,怕是又在江大小姐那里没讨到好处吧,我说你也太丢男人的脸了,一个江曼就让你变成孬种了?”

  

  钱宇的话让贺庭州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别说那些有的没的,我来找你是说正事的,撤诉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钱宇打量了他好一会儿,邪笑了一下,脸上的肥肉也跟着一颤。

  

  “你们贺家可真有意思,你老子搞垮江家,还要趁机毁了江裴,你却眼巴巴来求我放过江裴,你们父子俩这是唱哪一出啊?”

  

  贺庭州震惊不已。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钱宇伸了个懒腰,悠哉道:“这你得问你爸去,老实说,我搞了江裴的女人,他揍我一顿,我认,原本我也没打算追究的,毕竟也认识那么多年了,没什么交情也算是熟人不是。”

  

  信息量太大,贺庭州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你把话说清楚,你和江裴这事又和我爸有什么关系?”

  

  钱宇指了指打着石膏的手,得意笑了起来,“我用这只手帮你爸毁江裴,事情就这么简单,你想知道真相,回去问你爸。”

  

  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贺庭州转身往外走,在他走出几步后,钱宇又说了一句话。

  

  “贺大公子,我能把江裴的女人搞到手,也能帮你得到江曼,就今晚。”

  

  贺庭州脚步一顿,回头看去,钱宇对他一笑,别有深意。

  

  “等我电话,保证今晚就让你抱得美人归。”

  

  贺庭州没说什么,大步离开了。

  

  *

  

  江曼去见了秦律师,简单谈过之后,她和秦律师一起去看守所见江裴。

  

  看着曾经阳光爽朗的哥哥身上没有了平日里的鲜活,江曼心下一酸,却依旧强颜欢笑。

  

  “哥,你怎么样?”

  

  江裴看到妹妹,眼神变得温和,露出笑容。

  

  “我没事,你别担心,咱爸身体怎么样?”

  

  江父骤然离世,江曼还没来得及告诉江裴,也不想这时候告诉他。

  

  江裴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可是最重感情,也容易意气用事,知道父亲不在了,他不知道会自责成什么样。

  

  “一切都好,你别担心了,我请到了秦律师,他一定能帮你。”

  

  说完,江曼就离开了,让秦律师和江裴谈。

  

  江曼转身时眼泪夺眶而出,她不敢让江裴看见,她走得很快,几乎是用跑的。

  

  出了看守所,她仰头看天空,把眼泪憋了回去,她告诫自己,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她必须要坚强。

  

  就在她快要将情绪调整好时,收到一条信息。

  

  是钱宇发给她的,说他改主意了,撤诉的事还可以商量,让她晚上八点去一家娱乐会所见他,谈江裴的事。

  

  钱宇是江裴这个案子的原告,也是钱宇报警使得江裴被抓,江裴出事后她立即去见了钱宇,钱宇一口咬定是江裴打伤他,扬言要江裴坐牢。

  

  她不知道钱宇打的什么主意,但事关江裴,无论如何她也要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