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娇声娇气第3章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娇声娇气第3章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难得你来,可要替我好好劝劝她。她父亲宠她,什么都由着她,可这是多好的亲事啊,我真是唯恐她不懂事,生生坏了一桩好姻缘。”林氏愁容满面地叹了一口气,想起温誉的话,又委屈地抹了下泪。

这种未成的事儿本不该多嘴向旁人提及,怕坏了姑娘家的名声。

可林氏在荆州这里,也找不到能说贴心话的人,憋闷了许久,兼之俞婉从前在盛京时,就与她家娇姐儿交好,今日被她温声软语一安慰,林氏就忍不住将苦水都倒了出来。

俞婉连忙道:“太太放宽心,我会好好劝她的。”

两人正说着话,就听丫鬟来禀,说大姑娘过来了。

俞婉抬眼,心中咯噔一下,紧紧盯着温娇面带微笑地走来。

三年未见,她身条抽高,腰肢细得不盈一握,眼波流转间仿佛日月都能失辉,愈发有了迫人心魂的美。但这种美又没有风尘俗气,反而端庄矜贵,仿若她还是当年那个高高在上的首辅千金。

怪道忠勤伯府的二公子至今对她念念不忘,吵着闹着要娶她。

可为何,她就不能好好嫁过去呢?

莫非还想攀上江家不成?

俞婉压下心中嫉恨,笑着迎了上去:“温姐姐,多年未见,姐姐生得愈发俏丽动人了。”

温娇垂眸看了一眼她握住自己的手,微笑颔首道:“婉妹妹。”

俞婉正要亲昵地再说几句,手中一空,温娇已抽身离开,从她身侧走过,去向林氏问安。

俞婉抿紧唇,将手放回身前不安地紧握。

……怎么好像生分了不少,从前她们也算得上无话不谈。

是错觉么?

聊了几句,林氏借口要抄写经书,打发温娇带俞婉去她院中小坐。

临行前,林氏与俞婉递了个眼神,温娇佯装不知,带着人转身往外走。

她这个继母什么都好,只是耳根子未免太软了些,容易受人唆摆。

入了小院,温娇请她坐,又上了些点心果子,泡了壶温茶。

俞婉打量了一下她的居所,心中既生唏嘘,又隐有自得。

这个年纪的俞婉心思还藏得不够深,温娇大抵能猜测到她此刻的小心思,可笑的是,从前怎会觉得她待自己至真至诚的呢?若非上一世过得艰难,曾在父亲获罪之后,求到她跟前,被刁难拒绝,说了那些难听的话,甚至私下派人刁难,险些害她丢了性命。

她还不知她这个“手帕交”惯来是与她虚与委蛇的。

温娇垂眸一笑:“婉妹妹怎会来此?”

俞婉亲昵地挨着她坐近了些:“家中长辈回荆州探亲,我想着温姐姐也在此处,实在思念得紧,就跟了过来。”

“原来如此。”

温娇应了声,却不见丝毫热络。

俞婉脸色微僵,又故意说起从前两人交好的旧事,温娇只是笑笑,笑得俞婉心中愈发忐忑。

一个人的独角戏唱不久,俞婉咬唇,低下头来,泫然欲泣:“温姐姐,像是同我生疏了不少。”

她想着以温娇的温柔性子必然会来安抚她,怎知温娇目光安静地落在她身上,似认真思索了一阵,赧然一笑:“久不见面,你我又长大了,自然比不得从前亲密,婉妹妹莫要放在心上。”

这哪里像是安抚之言。

俞婉啪嗒掉下一滴眼泪,哭得更伤心了。

“婉妹妹,怪我,怎么还惹你哭起来。”温娇嘴上安抚着,身子却稳如泰山般一动不动,“春箩,快拧个热帕子来,给婉妹妹敷眼,不然待会儿该肿起来了。”

婚姻之事,本就是十分私密的,温娇这个态度,却叫俞婉没办法起那个话头,最后坐了半晌,神色郁郁地走了。

春箩欲言又止地在温娇身前晃了半天。

温娇嘴角含着浅笑,心情十分好的喝了一口茶:“要说什么,说罢。”

春箩嗫嚅着道:“姑娘这般行事,怕是会断了和俞家大姑娘的交情。”

“断了方好。”温娇目光微动,柔声道,“她既说来看我,却在母亲那儿坐了好半晌,该知道的不该知道,她都知道了。自来了荆州,她便断了音讯,如今倒是突然热络起来了。这世上之人,若是过分干涉旁人的家事,要不是真心关切,要不就是为了一已私利,包藏祸心。”

上一世,可没见俞婉专程来荆州温家看过她。

她嫁不嫁忠勤伯府,和她有何相干呢?

春箩心头一惊,倒全然没有想到这层,却见温娇平静地放下茶盏,吩咐道:“徐妈妈家的小子我瞧着是个机灵的,着他去打听打听,俞婉为何来此罢。”

“是,姑娘。”

*

温娇换了身男装,拎了壶酒,径直往隔壁陆先生所居之处去了。

她这身装扮,除了长得过分俊俏了些,倒是叫人看不出端倪。书童早已认识她,见她来了,便引她去陆先生书房,她等了片刻,就见一个白衣老者徐徐走进来,捻须而笑:“大公子来啦,先前与你留下的残局,可是解了?”

温娇起身向陆先生行礼,笑道:“弟子愚钝,想了好几日,倒是想了一个破解之法,想与先生试试。”

陆先生请她上坐,书童搬出之前未尽的棋局,侯在一旁。

香炉袅袅,清幽的檀香在屋中回荡。

一局棋毕,温娇输了半子,陆先生手持的黑子略胜一筹,两人倒是畅快而笑。

陆先生颔首道:“大公子近来棋艺精进不少。”

温娇微笑道:“都是先生教导得好。”

陆先生笑着摆手,谦虚了几句。

温娇拿起酒坛放到桌上,笑道:“先生,试试我酿的桃花酿,可有淮安曲家的手艺?”

淮安曲家是她外祖母的老家,擅长酿酒,天下闻名,只是传至今日,因家中子弟不善经营,生意却只在淮安独大,其他地方倒是很难喝到曲家酒。

清酒入杯,香味便萦绕在鼻尖。

陆先生持杯端在手中,闭目嗅了嗅,嘴角先露出一丝笑来。

他再尝了尝,嘴角笑意便更深了。

温娇少有的有些紧张:“先生,如何?”

陆先生睁眼看她,微笑道:“清冽回甘,与我多年前所饮的曲家桃花酿一样。”

陆先生的口叼,他这么说,温娇就放心了,笑着躬身一拜:“多谢先生,若是先生不嫌弃,此酒便赠予先生,闲时一饮罢。”

时下文人墨客多是嗜酒。

她这一坛胜过外头酒肆的好酒许多了,在荆州这地儿尤其难喝到。

但他也知曲家桃花酿酿制工艺复杂,得之不易,不敢受之。

温娇坚持请他收下:“此前还是靠着先生引荐,我才识得骆神医,这点薄酒,原就算不上什么,权当我聊表谢意罢。”

提及此事,陆先生倒是想起来问她:“你与江家可是有什么渊源?竟费心请骆神医去江府为他们大公子医治?”

温娇还未想好如何应答,就见书童走进来禀告:“先生,永安王府的江世子拜见。”

书童上前一步,呈上拜帖。

陆先生接过一瞧,连忙说请他进来。

温娇怔了怔,匆匆站起来:“先生,既有贵客来访,我就先告辞了。”

她起身急,竟一不小心撞翻了案几,未收的棋子啪嗒啪嗒落了一地。

“啊,对不住对不住,我太冒失了。”

温娇连忙低头去捡,额头涔出一层细汗,心中有些焦急。

书童快步走上前帮忙。

“快起来罢,别捡了。”

先生发话了,温娇却知他这棋子珍贵,平时就宝贝得不行,哪里好意思留下“残局”就走了。她手上动作加快,捡了一会儿,就听外头脚步声传来,来人步伐沉稳,几步就到了门前。

“晚辈江云翊协幼弟拜见先生,先生安好。”

男子声音低沉却有磁性。

温娇不敢抬头,蹲着将散在角落的棋子捡起来。

陆先生连忙请他们上坐,江云翊走过来,坐下的位置却刚好是之前温娇所坐的地方。

陆先生也没想到江云翊进来得这般快,怕温娇身份暴露,连忙吩咐道:“你们二人收拾好便下去罢。”

温娇今日穿得简朴,混作书童也不打眼。

见陆先生为她解围,便跟着另外一位书童应了一声:“是。”

她声音低若蚊呐,江云翊的目光从她身上不经意的淡淡掠过,也没特意停留。

温娇起身,低垂着脑袋,将手中捧着的棋篓放至案几上。

江云翊就坐在案几旁。

空气中有檀香、酒香,本该盖过所有的味道,然而当眼前阴影移叠,那个肌肤白皙得晃眼的小书童靠近之时,江云翊却闻到了一股清淡的花香味,沁人心脾。

他抬眸,那人却飞快地转了身,缩着身子往外快步而去。

“三哥,你看什么呢?”

江家六郎江玉成好奇地顺着他的视线往外张望。

江云翊淡淡道:“没什么。”

*

温娇走出来,被冷风一吹,慢慢平复了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跳。

别人都以为他们从未见过,其实是见过的,还是在当年他上门求娶,被父亲拿着扫帚赶出门的那一日。

隔了这么久了,她依旧还能想起,当年那个少年郎沉郁的双眸。

她摸出脖子上一直贴身佩戴的一枚玉扳指,手指轻轻摩挲了下。

玉扳指陪伴她多年,触手生温。

这原是当年江温两家指腹为婚的信物,后来,娘亲离世,临走之前将这枚玉扳指给了她,她想着是娘亲遗物一直佩戴着,后来方知,这玉扳指还有另一层含义在里头。

可既习惯戴着,就再也没有取下来过,今日突然见了那人,倒让她想起来了。

她心中想着事,直至回到自家院中,依旧显得有些魂不守舍。

春箩担忧道:“姑娘,你怎么了?”

温娇坐下喝了口热茶,缓了口气,问道:“盛京江家可有音讯?”

春箩道:“未曾,但江家大夫人确实去请了骆神医过府为江家大公子看病。”

温娇点了点头,沉吟道:“那你留意一些,近些日子应该会有回信了。”

盛京江家确有回信,不过回信的日子却比温娇估算的要早一些,且这封信并非是寄给她的,而是直接送到了江云翊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