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娇声娇气第4章章节在线阅读

娇声娇气第4章章节在线阅读

过了两三日,鹤山书院的弟子已遴选完毕,许多是远道而来求学的,自然是入住到了书院里头。温府虽在隔壁,但为了让温世嘉更快的融入到书院的环境中,此前温誉便也让他一同搬过去住。

这日放学,他却领了一位同窗回来拜见。

此人正是江家六郎——江玉成。

温娇听到消息时,也是有些吃惊,尤其对方还指明要见她一面。

温誉派人来请她过书房,她只好匆匆去了,生怕父亲又将人给得罪了。这江家六郎虽是三房庶出,但和他三哥江云翊的关系却很好,上一世就是江云翊的小尾巴,去哪儿他都跟着,很多事儿江云翊也愿意托付给他去办。

书房的气氛比温娇想象中要好一些。

还未进去,就听到温世嘉爽朗的笑声,显然是在竭力活跃气氛。父亲虽未怎么搭话,但偶尔也应答一两句,声音也算和缓。温娇高悬的一颗心这才放下一半。

日暮西沉,斜阳的余晖在地上洒上了碎金一般的光。

她犹如穿梭在光影中的蝶,跨门而入时,惊醒了酣睡的尘埃。

江玉成闻声而立,目光落在她身上,有一瞬间的出神。

直到温世嘉喊了一声长姐,他才回过神来,向她微笑行礼道:“原来这位是温表姐。”

要较真起来,他们祖上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可他唤她表姐,也算不上什么错。

西平侯嫡女傅氏是温娇生母娘家表亲,她唤傅氏一声表姨母。傅氏嫁到了江家大房,生下了江家大郎,她也得跟着唤一声表哥。如此这般,自然也与江家其他房,有了千丝万缕的“亲戚”关系。

江玉成从袖口掏起一封信,递给温娇看,“此信是大伯母写给我三哥的,信中言及,我大哥的腿疾是多亏了表姐引荐的骆神医,这才有所好转,此番我冒昧登门,一则代表江家感谢表姐的相救之恩,二则,家中老祖宗得知此事,想邀你去家中小住,亲自谢你。”

“老太太客气了,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识得骆神医这般人物,要论功劳,实是骆神医妙手回春。”

少女面带微笑,语调轻柔,如春风化雨,比起不冷不淡坐在那儿的温大人,叫人顿生亲近之意。

江玉成真诚地笑道:“骆神医自然要谢,可若无表姐从中牵线搭桥,只怕他也是不肯随意为我大哥医治的。”他回身让出堆放在桌上的一堆礼品,“这是一些薄礼,请温大人、表姐笑纳。”

顿了顿,他先看了温誉一眼,保持微笑道:“至于……老祖宗的邀请,表姐也不必为难,若是不得空,也是无妨的,我们自会向她老人家解释。”

他说得委婉,弦外之音,却是看明白了温誉的表情,给了温家一个拒绝的合适理由,让两方都不至于为难及尴尬。

小小年纪,行事已如此周到,比起自家弟弟,实在是成熟长进得多。

送走江玉成,温娇折回书房,见父亲正临窗而立,遥望夜空,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轻步走近,半探出脑袋看他:“爹爹,你方才话比平时少了许多,可是在怪我?”

父亲总是严厉而寡笑,自她长大后,就很少再唤他爹爹了,只叫上一声父亲,显得端方得体。

眼下这么叫,难免有故意撒娇的意思。

温誉转过脸来,垂眸看她,目光复杂:“这一年以来,为父越发看不懂你了。先是要走了你母亲生前留下的嫁妆铺子,成日里都在费心钻研商贾之事,不是在酿酒,就是在对账本。这些嫁妆本就是你母亲留给你的,这也罢。可眼下,又和江家搭上了关系,想入江府去?难道我之前说过的话,你竟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他的眼中有浓浓的失望,这是温娇从未在他眼中看到过的。

她心中微痛,却慢慢站直身体,如青松展枝,轻柔却极其认真地说:“父亲,女儿入江家,是有重要之事需要去做,并非图谋那纸早已作废的婚约。”

“是何事,你……”

她像幼时向父亲撒娇一般依靠过去,清澈的眼底像是倒影着无尽的星光:“您别问了,我又何时让您失望过?就让我去一趟,好么?”

*

车轮滚过青石板砖,发出轱辘轱辘的声音,混杂着马蹄踢踏踢踏有规律的踏响,打破了寂静的街道。

江玉成侧头望向坐在他身旁闭目养神的男子,咧嘴笑起来:“三哥,你所料没错,温家大姑娘果然没有拒绝,愿意回京去看望祖母。可我瞧着,她也不像是……心机深沉之人……说不定是我们想多了,她救大哥,也就是顺手为之,没有什么其他意图。”

江云翊大半张脸隐匿在黑暗之中,依旧闭着眼睛,淡淡道:“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么?”

江玉成嘿嘿笑着挠头。

“不要漂亮女子说什么,你便信什么,迟早要栽跟头。”

“你怎知她生得好看?”江玉成惯来对长得好看的格外宽容,兴致勃勃地挤到他身边,眉飞色舞地描述了一番,几乎快说成天仙下凡了,又打趣道,“三哥,你们本来就有婚约,这么漂亮的嫂子,你可舍得拱手让给赵二之流的癞□□?”

这要是别人说这话,早就被江云翊扔到马车外面去了。

他冷冷看了一眼江玉成:“婚约,早就不作数了。”

江玉成想起他收藏至今,也未丢掉的玉扳指,觑他一眼,故意斗嘴,小声嘀咕道,“定亲的信物不是还没拿回来么?说不得,还是有效的。”

江云翊微微蹙眉:“你再多说一个字,就给我滚下马车,自己跑回客栈。”

江玉成飞快地捂住嘴巴,眨巴眨巴大眼睛,表示我很乖,再也不乱说话了。

耳畔终于清静下来。

江云翊靠回马车,隔了好半晌,突然淡淡道:“派人盯着赵二,我要知道他近期动向。”

惯会呼风唤雨,要什么有什么的纨绔子弟,想是没那么容易放弃……

“三哥……?”

“我只是不想回京之事,因此事耽搁下来。”

江云翊的神色冷得像冰一样:“我再说一遍,我与温家女,绝无可能。”

那还不是因为他三哥时至今日也不肯成婚,家中长辈急得不行,他以为……三哥还念着温家女……

可现下……真生气了?

江玉成惴惴不安地扯他衣袖:“三哥,你别生气啦,是我说话不知轻重,我再也不乱开玩笑了。”

“下次再乱说,干脆就让你一直留在荆州,别回去了。”

“别啊……我还念着,回头跟先生告假,等老祖宗寿辰回去给她老人家祝寿呢……”

少年郎叽叽喳喳说起来,江云翊撩开车帘,夜风温柔袭面,他的眼眸深邃如海,也不知在出神想着什么。

*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温世嘉气得跳脚:“我们家到底哪里对不起她?竟要撺掇那忠勤伯府的赵二上门来闹?!”

徐婆子家的小子自得了吩咐,就偷偷盯上俞婉了。她母亲方氏祖籍荆州,这回她是跟着方氏回荆州探亲游玩的,如今随方氏住在方家祖宅。

本来一无所获,徐家小子都盯得无聊了。

怎知想瞌睡就有人送枕头,那日他游荡在方家宅院后门,正正巧看见俞婉跟她贴身丫鬟偷偷摸摸上了一辆马车。

尾随而去,在一处客栈偷偷听了墙角,这才发现,这俞家大姑娘见的人,是一位外男,且还是忠勤伯府的赵二公子赵则元。本以为他们在私会,仔细听那内容,可不了得。

这俞家大姑娘竟是在游说赵二公子,以此前如夫人和温夫人交往的书信作为拿捏温大人的手段,逼迫温家就范。

温家今非昔比,早就无权无势,如果赵二公子在这场婚事中被下了面子,往后回了京,丢脸的不是他一个人,还是整个忠勤伯府的颜面。想他当初费了多少心思闹着要娶温家女,如今人家还嫌弃不肯嫁,可不得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一大谈资?

徐家小子跪在地上,将那日听到的,都一一说了个清楚。

温世嘉听完全部,更是气得坐不住,直要冲出门去算账。

温娇重重放下茶杯,轻喝道:“站住!”

“长姐,这口气你怎么忍得下?”温世嘉捏住双拳,“这俞婉如此两面三刀,我倒要去问问,他们俞家好歹也是书香世家,竟是这般做人的吗?!”

“你给我回来,坐下。”

温世嘉眼眶发红,站在那儿倔强地不肯动。

温娇微微叹息,走过去拉他过来坐下,倒了一杯茶给他,让他冷静消气。

“我保准你前脚出门,父亲后脚就知道了。此事绝不能让父亲知晓,他身子骨不好,不宜再动气。”

温世嘉张口欲辩,温娇却笑了笑,柔声道,“好,你不服。那我问你,你如此冲上门去,若是俞婉矢口否认,你待如何?你想说你有人证?你的人证是谁?我们温家的人吗?人家大可反咬你一口,说是我们温家故意攀诬。”

是他想得太简单了,温世嘉肩膀耷拉下来:“那要怎么办……”

“嘉哥儿,姐姐知道你想为我出头。”温娇蹲到他身前,微微笑道,“可眼下,此事不宜闹大。父亲为官多年,虽还在京中有些人脉,可远水救不了近火,无法从中调衡。且忠勤伯府确实是我们如今远远得罪不起的。”

“那岂非要束手就擒?”

要在赵则元将信递到父亲面前之前,解决这件事。

时间仓促。

温娇微微敛眉,轻声“唔”了一声,贝齿轻启,咬唇坐了回去。

这是她思考时的习惯。

“长姐,到底如何?”

少年郎护姐心切,急得汗都快出来了。

温娇心头微暖,展颜一笑:“过几日,你寻个好时机,先引赵则元到听风雅斋,可能做到?”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她又岂容这些人欺负到头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