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她栽进了他心尖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她栽进了他心尖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陈星园劝解道,“也没到走这一步的时候,她乐漫音也就小范围控制,还没到一手遮天,让所有人不敢用你的地步吧?”

是的。陈星园的话点醒了乐梨,乐漫音没到一手遮天的地步。

“如果想要摆脱现状,你只有转签别的公司,这个圈里,不是她一人独大,你会有机会的。”

乐梨扯起一个满满的微笑,抱了抱星园,“谢谢你。”

星园也抱抱她,“没想到你比我惨,我虽然被我爸妈赶出了门,也有自己舅舅家接济,你被你姐姐赶出了门,却独身一人,不过正好我们孤苦伶仃的凑成一对了,以后相依为命做姐妹,谁也不要嫌弃谁。”

“好。”

——

自从乐梨知道这其中的内幕后,阿桑就来找过她一次,特意向她转告乐漫音的话。

“乐小姐叫我告诉你,不用挣扎,你要是现在去求她,她还会给你个机会,让你在圈里能有一口饭吃,否则,趁早在圈里消失。”

乐梨气笑了,“那你就帮我转告她,我乐梨和她非亲非故,多谢她的特殊照顾了。”

阿桑轻笑两声,娴熟的给自己点了支烟,靠着墙壁,意味深长的劝道,“乐梨,我在圈里混了这么多年,也见过和你这样执拗的艺人,无一例外,日子过得都不太好。”

烟灰落在地上,烟雾弥漫,散开的烟香味钻入乐梨的鼻孔,充斥着百无聊赖的寂寞。

良久,她缓缓吐出两个字,“是吗?”

乐梨本就是慵懒的性子,不喜欢争强好胜,可偏偏乐漫音要逼她。当人走投无路之时,即便前面是刀山火海,也会为自己搏一搏。

“虽然说五年不长,但也不短,足以虚耗你的青春年华,你可想好了……”阿桑目光犀利,语气里恐吓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有本事就逼死我,逼不死我,总有一天,百倍奉还。”

狠话放完,乐梨就潇洒离开。

事实上,这件事并没有乐梨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她被经纪人调派去打杂工,过了几天回到公司,乐梨才发现大家正在排练新歌的MV录制,而她连录制的时间都不知道。

因为录制排练的时候,她不在场,不知道自己的站位,也不知道流程,正式录制的时候,屡屡出错。

拍的过程中,被叫停了多次,她被导演骂过几次后,导演都能做到在18个人中,点出她的名字。

“卡卡卡——我看今天是拍不下去了,收工收工……”

见导演生气,棚内的艺人们纷纷慌乱起来,七嘴八色的指责起乐梨,“平时排练的时候看不到人影,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比柚柒还忙呢,人家柚柒就算忙,也抽空和我们排练,拍摄的过程也没出这么多错,各方面能力都这么平庸,真不知道你怎么混进来的……”

乐梨就算能说,对上这十几张嘴,她也说不清,只有陈星园知道她的苦衷,用力握着她的双肩,用自己的全身力气鼓励她。

制作团队听了导演的话,开始收拾摄影棚,经纪人赶紧上前阻止,跟在导演身后劝道,“严导,这天色还早,再拍一点,再拍一点……”

严导往乐梨的方向瞪了几眼,气得满脸通红,“再拍也只会浪费我的时间。”

阿桑陪笑道,“您看,她也不是专业的,还是新人,要不然您就少安排几个镜头给她,这样她也不会出什么大错,柚柒好不容易腾出几天的时间来拍,您把重点放在柚柒身上就行。”

严导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阿桑,这话令人无可指摘,滴水不漏,他迟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导演后来没再发脾气,也没再点乐梨的名,她也似乎明白了阿桑对他说了什么。所以,这就是最后的结果,挣扎就是徒劳。

录制了一天,她疲惫的躺在床上,除了感受肩背的酸痛,还有压在心口的那股闷气,让她生出一股人生临到绝境的念头。

或许以后都将是这样的暗无天日,而她小小的力量却无法反抗。

陈星园洗完澡回来叫她,“乐梨,快起来,你怎么还没洗澡就到床上去了。”

“别吵,让我躺一会。”她嗓音略显疲惫。

“好吧。”

陈星园没再说话,过了一阵子,室内响起吹风机的嗡嗡声,虽然吹的是陈星园的脑瓜子,但乐梨有种自己脑瓜子也要吹吹的错感。

她躺床上,无聊翻翻手机,微信有一条被她遗忘了两三天的消息,是莫凌发过来的。

“衬衫我已经叫人干洗了,你告诉我地址,我过两天邮寄给你。虽然不知道你要用来干嘛,但是你千万别让我知道……”

乐梨看完,感觉前面那句话还算正常,后面那句话就奇奇怪怪的。

因为最近事多,衬衫的事早就被她抛之脑后了,直到现在才看到,对方会不会以为她在耍他啊?

乐梨赶紧发了一个可爱的表情包,先试探一下对方有没有把她拉黑。

当没有看到可怕的红色感叹号,她长舒一口气,还好,莫凌还没拉黑她。

急忙给莫凌道歉,“对不起,最近我工作有点忙,忘记看信息,我现在把地址发给你。”

她把公司的地址和自己的手机号发过去,好半天对方没有回她信息,她思绪运行了片刻,咬了咬牙,给他转了三千块钱。

“莫先生,后续的赔偿会慢慢转给您【微笑】”

乐梨等了几分钟,没有收到任何回复,放下手机,从床上起来,取了睡衣,先去洗澡。

*

月色静好,夜深人静。

已经到了后半夜,别墅客厅的灯还亮着,空旷的室内偶尔响起翻动书页的声音,矮桌上摆满了白纸黑字的文件。

昏暗的灯光拉长了,他坐在沙发的身影。

他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时针指在11到12之间,捏了捏疲惫的眉心,再度睁开眼,视线清明了许多。

他想开口叫莫助理帮他泡杯咖啡,身侧已经响起冗长的鼾声,整个人被杂乱的文件淹没,看样子是指望不上了。

他起身松动了一下筋骨,去厨房找到咖啡粉,将袖口卷至手肘,自己亲自动手。

半晌,他端着咖啡回到刚才的位置,把杂乱的桌面整理出来一块干净的地方,将咖啡放下,手边上,黑屏手机接连收到好几条信息,亮了起来。

他余光微觑,锁屏上没有内容,倒是显示了发消息人的名称,“梨梨”,几条信息里还有一个转账。

其实他并不好奇下属的私生活,只不过他很看重朋友的人品问题,因为他知道莫凌其实是有正式女朋友,也绝不是叫“梨梨”这个名字。

他只是稍微瞧了一眼,便收回视线,没再探究。

目光却凉凉落在沙发上睡得跟个猪的莫凌身上,长腿“无意间”将人从沙发上踹了下来,摔在地上的莫凌嗷嗷大喊,情绪中惊吓的成分多过摔痛的成分。

过了许久,抹了抹嘴角的口水,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家老板,“几点了?”

“十二点了。”江时抿了一口咖啡,头也没抬,告知他。

莫凌哀嚎一声,“江时!还有没有人性啊!自你接手江氏以来,我就每天熬夜加不完的班,连个好觉都没有,我女朋友天天跟我闹分手,我要……知道当你的助理这么辛苦,我还不如屈一下膝盖,直接吃软饭还挺美好的……”

莫凌有处停顿的地方,差点爆了粗口,这是他在江时面前的底线。

江时收回凉薄清冷的视线,“我只是提醒你,收拾一下客厅,然后回房间睡觉。”

莫凌原本以为江时喊醒他是继续奴役他,听完他的话,也就不扯嗓子嚎了,乖乖开始收拾这些乱糟糟的文件。

乱扔文件的时候很潇洒,等到莫凌整理的时候,特别崩溃。

在奔溃的瞬间,觉得他的人生可苍凉了,女朋友的生日礼物还没准备好,每天加班还面临着被分手的危险,资金紧缺,面临信用卡还不上的危险,他每天这么拼死拼活工资还不涨,转眼就将矛头对向了江时。

“江总,每天加班到这么晚,能不能涨点工资啊?”

“晚?九点就你睡了。”语气透着不容置疑的冷冽。

莫凌继续不顾形象的嚎一嗓子,“这不是快到阿静的生日了,我那工资刚好只能够维持平时开销,这多出来的高额支出,我实在撑不住了……看在我们兄弟十几年的份上,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阿静就是莫凌的女朋友,如果是平常的女孩子,随便买个小礼物糊弄一下就可以了,但她也不是平常女孩子,是阮家的小公主,一般的礼物在她的生日宴会上基本拿不出手。

所以突然的高额支出,像是压弯莫凌的最后一根稻草。

江时有点能替他解释其他女孩给他转账的原因了,他迟疑了一会儿,开口提及,“这个项目……”

莫凌此时在看手机信息,猛的一起身,江氏那句还未脱口的话,被他忽略而过,眼中闪着点点重现新生的希望光芒,“老大,你忙,我先睡了。”

他将文件整齐摆好,飞速抱回了书房,转身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