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繁星与你第15章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繁星与你第15章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程律林还在清城,裴黎坐在他腿上打哈欠。

她揪着他领带娇声娇气,“程总,说好的啊,你要给我投新片。”

程律林没反应,裴黎心底有点着急,昨天夜里还满口答应呢,怎么今天就没了反应?

她手指在人伸手一通乱动,“程总不会是怕未婚妻不同意吧?”

昨天程律林和未婚妻打了个电话,骂了几句突然脸色大变,裴黎围观了全程。

程律林这才有反应:“我怕她干嘛呀,明天就让助理帮你办,好说。”

他不怕叶青,但昨天那个电话里的声音让他害怕。

莫名阴森、莫名威严,更莫名熟悉。

叶青给他的解释,是影视合作板块的一位大佬误接了,自己已经和对方解释过,后续愿意让出一个合作机会给他。

程律林知道那个名字,他不但一手捧红了当红女星连樱,还和程家主支关系匪浅。

据说,这人以前是混过三教九流,最后被家里抓回了京州——这是个天大的丑闻,程律林也只听父亲偶尔说起过一次。

他不记得自己和这个混世魔王见过面。

裴黎还在他怀里撒娇,矫揉造作的小狐狸比他那个冰山未婚妻可人得多。

程律林抬手摸着裴黎的脖子,“你知道蒋其岸吗?”

裴黎笑了笑,“知道啊,蒋总嘛,我和连樱演过戏的。”

连樱是蒋其岸最喜欢的“金丝雀”,圈里几乎无人不知。

“好像你那个未婚妻和连樱关系不错呢。”裴黎拍戏时,见过叶青来探班连樱。

裴黎举着酒杯喂他,程律林最喜欢这种方式。

相比之下,那年咬牙都不肯喝酒的叶青,简直无聊透顶。

害,自己昨天发什么瘟病,要和她较劲?

轻松快活点不好吗?

他回应起裴黎的主动,同时给叶青回消息:

【知道了,我要投新片,你让那人帮忙办了,算道歉。】

正好京州的老爷子和父亲骂他不干正事,他要能和蒋其岸合作投部片子,家里人一定能刮目相看。

*

叶青收到回复时,正入座京州飞清城的最晚的那班飞机上。

秦优刚擦完座位扶手,正准备利用飞机时间八卦下叶青的前男友。

然而,叶青给她出了道题:“你身边有没有那种注定大投资、注定要亏、注定要扑的本子,拿个出来,我要投资。”

秦优给叶青搞糊涂了:“?火烧人民币要不要拍?”

“你不是要送程律林礼物吗?机会来了。”

飞机开始在跑道滑行,起飞后,京州的万家灯火尽收眼底。

她找不出哪一幢是程惟知昨天的公寓。

京州的辉煌夜景终于被云层遮蔽,秦优已经打开电脑,翻出两个剧本让她过目。

民航飞清城,需要三小时,清城海岸线出现时,她们挖的坑已经渐成形状。

程律林这种糊涂蛋,坑起来,必须不能手软。

*

自京州回来,叶青连续加班了十余天。

六点,乐容带着两个秘书,提着几袋外卖,进会议室放下。

“老板,先吃吧。”

叶青把眼前散落的文件收拢,给乐容空出一片地方。

饭菜的香味充盈在会议室,大家分着筷子、勺子,乐容递给叶青,叶青没接。

“我不吃了,等下回去陪奶奶吃。”

她说话时没抬头,拿记号笔在画重点。

九月,海湾开发区第一期商户开始进场。她忙得脚不沾地,几乎没时间陪奶奶吃饭。

乐容跟叶青最久,深知叶家老太太的病情,她开了罐可乐递给老板。

“老板,加点油“。”

这回叶青接了,画下最后一个标记,把文件还给乐容。

“全部发给招商办和物业公司,再和公关公司核对开业典礼的邀请名单。”

作为清城近十年最大的项目,和当地商定后,海湾开发区会在十一月举行盛大的开业典礼,广邀清城名流及演艺圈明星助阵。

乐容喊了一个边刷手机边吃饭的男生,“齐凯峰,公关公司把邀请名单发你了吗?”

齐凯峰负责对接开业典礼,他忙扔了手机,开邮箱查看。“刚来,我转出来。”

他打开并发送打印机,打出来分发时,担忧问:“这安排会不会不行?”

叶青接过,扫了眼,和第一次开会时商议的差不多,并没什么不妥。

齐凯峰解释:“刚刚有营销号爆料,说连樱和裴黎最近在抢角色,通稿互踩粉丝互撕,闹得巨难看。”

现在的节目单上,裴黎和连樱的节目靠得很近,不过裴黎是多人联唱,连樱是压轴独唱。

乐容打开微博搜新闻看看怎么回事,一边念叨:“齐凯峰你还有心思关心娱乐圈了,女明星互撕的事你都懂。”

会议室里笑成一片,总裁办里女性不少,但大家都忙,谁也没空关心粉圈。

只知道连樱是当红,而裴黎还在三线开外。

“我女朋友喜欢连樱,我每天一睁眼就要帮她爱豆做数据,什么事都是一手消息。”齐凯峰找出微博转在工作群里,“老板你瞧瞧这通稿,我女朋友说裴黎算越级碰瓷碰瓷,以她的咖位,根本没可能和连樱抢角色。”

叶青扫了眼,发笑。

通稿信誓旦旦,说业内大导张匡山要下海拍一部奇幻仙侠巨制,里面女主是降落凡间的狐妖,裴黎最近有个仙狐仿妆惊艳了张匡山。

结尾尤其有意思:裴黎,一个降落的人间仙狐,哪里是连樱这种邻家女孩能比的?

会议室里有人看得直接喷饭,“人间仙狐?这不是就是人间狐狸精吗?”

“这她自己的通稿?团队脑子坏掉了吧?”另一人问。

齐凯峰补充八卦:“裴黎最近嚣张的要命。我女朋友说裴黎前两天还首穿了件Caelyn高定去蹭红毯,品牌当天没在官博认领她,被人群嘲。后来她发通稿说是自己买的。Caelyn高定百万打底,她一部戏都没百万片酬,鬼知道怎么买的。”

而且,Caelyn高定可不是有钱就能买,顶奢里的顶奢,名门夫人小姐买它家高定也需要排队。

有人好奇:“老板,你买过Caelyn高定吗?”这个团队是叶青亲自带起来的,经常和她聊些工作外的事。

叶青点头,“毕业那年奶奶送了我一件,要买它家高定,还要先有消费累积。”她伸出三根手指,“至少这么多,一年才能定一件高定。”

办公室里懂点娱乐八卦的人此时都悟了,这裴黎大概是有金主做后台

“所以……您看要不要调整下明星助演的名单?”乐容不关心八卦,更关心工作,“避免她们现场发生冲突。”

叶青给节目单拍了个照,发送并附言:【介意吗?】

秒回:【等我艳压[冒火]】

叶青把可乐喝完,一锤定音:“就这样。真打起来了,还能省点宣传费。”

齐凯峰举手表示,他去提前安排拍点开发区的夜景空镜,真打起来立马蹭热度,保证女明星比美照后,必带开发区夜景安利。

海湾开发区是沿月牙形的海岸线铺开,开发建造时在沿海公路和沙滩铺设了大量LED灯,从高处俯视,可见沙滩上繁星点点,灿烂如银河。

叶青有信心,这一景色未来会成为清城地标。

她给齐凯峰点了个赞,收拾东西先走。

出会议室时,正巧碰到钱董,他拿着苗林资本对叶氏的发债方案,厚厚一沓,足有上百页。

这份发债方案是吸血方案——以钱董为首的叶氏核心员工都这么认为。

他把文件挥得刷拉响,“苗荷回复了吗?”

叶青摇头,告诉他一个好消息:“不但她没声音,梁睿中昨天也去京州了。”

梁睿中是标准的身在“叶”营,心在“程”,他突然回京州,意味着程家有不寻常的动向。

叶青猜,京州或许出了能拖住苗荷和梁睿中的大事,大概率是程惟知在帮她。

他这般言而有信,无论最后是否能拖成,等忙过这一阵,她都会专程谢他一次。

钱董眼睛亮了下,打趣道:“我说呢,前几天还急得和投胎一样,这几天突然没声了。”

三年前叶氏陷入危机时,钱董是老员工里帮叶青最多的人,叶青打心底敬重他。

叶青:“债多不愁,虱多不痒,真的要签,我们也不怕。”

*

清城地处南方,八月末的风里夹带着海风的潮热,司机早早打开了车里的空调,保证叶青的舒适。

但她打开了车窗,任由热风扑面而来。

以往年的态势,再过两个月,清城才会渐渐凉爽。

她毕业时,穿的那件Caelyn高定,正适合那种凉而不冷的气温——正如五月的伦敦。

每年皇家艺术学院的毕业舞会,都会在五月举行。

/“怎么穿得这么隆重?去哪里?”

“毕业舞会,好多人说要请我跳舞呢。”

程惟知从浩如烟海的材料里伸出脑袋问:“程老师能参加吗?”

“你?”

“对啊,学生毕业,老师不应该出席吗?”

她甩下句:“程老师,你的工作比我要紧。”绮丽的背影消失在门后。/

她的那件Caelyn高定,在毕业舞会时弄脏了。

起因是那个醋里浸透的程惟知闯进舞池,在一曲震耳欲聋的摇滚乐里,对她说:我喜欢你。

她装没听见,“失手”把酒翻在身上,躲去了洗漱间。

Caelyn的定制服务包含终身修复和清洗,那夜后,叶青把衣服寄去巴黎,一直没取回来。

叶青给Caelyn的对接sales打了电话,想约sales时间重量尺寸改下衣服,她这两年瘦了不少。

sales很惊讶,“叶小姐之前加急订那件礼服的尺寸不合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