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女a男o你是不是玩不起第12章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女a男o你是不是玩不起第12章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白珑发完这条消息之后一直在等对方,结果直到手机屏幕的光熄灭了也没看见回复。

她怔怔看着手机半晌,回想了下刚才的对话,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又不小心说错话了。

毕竟和其他人不一样,白珑不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没什么常识和分寸感。

就像是之前在医院的时候,她只是随口夸了句陆越的信息素好闻,就险些给人误会是性.骚扰。

想到这里白珑恍惚了一瞬,在犹豫着要不要发条消息过去询问下,要是有什么不妥就道个歉的时候。

前面的绿灯刚好已经亮了。

注意到时间不早了,再耽搁下去很容易会迟到 。

于是白珑也不再继续纠结,连忙将手机放回径直过了马路,往平时兼职的咖啡店走去。

白珑兼职的这家咖啡店距离宜城一中有些距离,但是好在薪资待遇还不错,也不怎么忙碌,而且店长脾气也好,是个性格温和的beta。

所以在穿过来之后她权衡再三,这才将其他两份工作辞了只留了这个兼职。

甚至前几天她被排球砸了住院了之后陈岚过去给她请假,店长知道她今天出院了还给她发消息让她再多休息两天。

这让本来就缺了几天没来上班白珑心里更加很过意不去了。

因此她拒绝了店长的好意,今天一放学就赶过来了。

白珑过去的时候店长正在吧台那边做拉花,听到推门的动静后下意识抬眸看了过来。

在看清来人后他面上一喜,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招呼她过来。

“店长,不好意思来晚了,今天来的路上有事不小心耽搁了点儿时间。”

其实白珑并没有迟到,只不过刚好踩了点,哪怕知道店长不会说什么她也还是很不好意思。

店长四十多岁,长得斯文清秀,鼻梁上架着一个金边眼镜,给人的感觉温和可亲。

“不晚不晚,另外两个也才刚来,而且今天也没什么客人,不怎么忙。”

“对了,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劳你挂心了,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过段时间还是得去医院复查一下,不过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那就好,没事就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量了下白珑,见她的脸色比没有那么苍白后心下松了口气。

“看样子应该是平时没休息好,这几天你好好休息了下气色都以前好多了。小白啊,你还年轻不要太拼了,什么都没身体重要知道吗?”

“嗯我知道的店长,让你担心了,以后我会注意劳逸结合的。”

两人这么你来我往寒暄了几句之后,白珑就去里面换了衣服出来工作了。

她负责蛋糕那片区域,咖啡店里的蛋糕也是一绝,一般下午时候会有很多学生和社畜过来购买。

白珑刚换好衣服出来没多久,店门便被一个穿着一身红裙,长相昳丽的女人给推开了店门。

几乎在她推门走进来的第一时间,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不自觉落在了她身上。

不为别的,她太漂亮了。

眉眼如画,唇红齿白,一头乌黑的长发似瀑,张扬艳丽宛若玫瑰一般。

而白珑之所以注意到她并不单单只是女人漂亮的容貌,更多的是对方和陆越有七八分相似的轮廓。

只是女人的面部线条要更柔和,没有陆越那样的疏离冷淡。

“小姑娘看什么呢?没见过像我这么漂亮的alpha吗?”

她像是早就习惯了被人注视,撞上白珑的视线后也不生气,甚至还笑着朝着她wink了下。

白珑原以为自己看得还算收敛,没想到对方对感知这么敏锐,一下子便给发现了。

“抱歉,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您和我的一个朋友长的很像,所以没忍住多看了一眼。”

“是吗?那你的朋友应该也是个漂亮的alpha。”

白珑听后一愣,脑海里下意识浮现出了陆越的眉眼。

“……是的。”

的确很漂亮,但是是个omega。

而且他们两个也就一面之缘,算不得什么朋友。

只是白珑怕麻烦没有过多解释,毕竟在这个世界里没有哪个alpha会希望被人夸像一个omega的。

想到这里白珑没有继续就着聊下去,见女人笑得温和,应该是个好相处的人,心下这才松了口气。

“对了女士,请问我有什么能够帮助到您的吗?”

女人勾唇笑了笑,红艳的唇衬得她的五官越发明丽,肤色白皙。

“嗯……你帮我把里面那块蛋糕打包给我吧,再拿几个奶油泡芙。”

“然后帮我写个卡片放进去。”

白珑动作麻利地给她打包好了蛋糕,在听到她说要写卡片的时候拿起笔询问。

“好的,请问您想写什么?”

“唔,你这个问题可把我给难住了。”

女人状似苦恼地点了点红唇,长长的睫毛下那双眸子里却闪过一丝狡黠。

她余光瞧见一旁认真的等待着她回复的白珑,觉得有趣儿。

不禁起了点儿逗弄的心思。

“小姑娘,你说要是你太忙了在依赖期时候忽略了自己的omega,除了买点他喜欢吃的甜点之外,你该写什么给他道歉他才能原谅你呢?”

这个问题触及到了她的知识盲区了。

一方面陆越不是她的omega,另一方面她对这种事情也的确没经验。

可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白珑脑海里还是不受控制地浮现出了陆越的脸,

想着对方在被标记之后似乎也想要把她留下来的场景。

她莫名跟着心虚了起来。

“……多喝热水?”

白珑话音刚落,对面的女人脸上的笑容一僵,收起了玩味的眼神。

“小妹妹,你这样是很容易注孤生的。”

“……”

嘤QwQ。

你别胡说,我不是我没有。

……

白珑心里因为这么一出升腾出来的愧疚,此时在准备办理出院手续的陆越浑然不知。

男人坐在窗边位置,夕阳橘黄,落在他的身上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边。

他拿着手机,红着耳根出神地盯着白珑发过来的消息。

她说她想他?是因为受到信息素的影响,还是单纯的对他有好感?

要是万一她真食髓知味标记了之后无法自拔喜欢上他了怎么办?毕竟他年纪是大了点儿,可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和她的信息素契合度也高,最主要的是还多财多亿。

那小姑娘那么喜欢钱,喜欢上他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可是她那么小,才刚成年吧。他都快三十了,这样老牛吃嫩草不大好吧……

不对,他为什么要觉得自己是老牛?十八岁了不起啊,年轻了不起啊,他可是s级的omega,帅气有多金,谁高攀谁还不一定呢!

艹,差点儿被她给带岔了。

为什么他要在意她喜不喜欢自己?他们就一个交易关系,根本不该掺杂感情的!交易初衷就是为了自由不受那些alpha的约束!要什么自行车!

正在陆越被白珑的消息给弄得烦躁不已,抓着头发不知道该如何回复的时候。

梁深刚做完检查推门走了进来。

“怎么样?和她聊了会儿心情有没有好点儿,情绪平复下来没有……你脸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红?”

梁深原本就打算加白珑好友的,这样也方便及时通知她来医院复查。

今天在添加好友的时候陆越瞧见了,男人抱着快要信息素散得差不多的被子直勾勾盯着他,他承受不住。

想着适当的交流沟通也能缓解omega的依赖情绪,于是便把手机递给了对方。

“……没什么,没开窗给闷的。”

陆越好面子,既不肯主动去加白珑好友,就连找个机会见一面都要拐好几个弯子。

因此梁深明显没信他的话,狐疑地瞥了一眼过去。

“是吗,你不说我还以为你是又给那小姑娘给气到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去,将陆越手中的手机拿了过来。

“聊了这么久,我看看你们聊了什么……”

“?!你有没有礼貌,这是我的隐私你怎么能随便看!”

“……诶不是,既然她把你当我,那她说了什么我怎么不能看了?”

陆越被对方这话給噎住了,他长长的睫毛颤了下,依赖期时候莫名的占有欲很强烈。

强烈到连聊天记录也不愿意和第三人共享。

“没什么好看的,她忙着去兼职,我们没聊几句……”

他似乎还有话没说完,视线一直往梁深那边瞥。

而后不知想起了什么,脸颊不由得发烫起来。

“……对了,问你个事儿,你说咬痕标记之后也会对alpha有依赖作用吗?”

“按理说不会,不过像你们这种匹配率高的,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影响。”

“怎么?她给你说了什么吗?”

陆越又不说话了,然而这一次梁深都不用继续问了,光是看到他那黑发之下那绯红的耳朵尖也明白了。

“那看来她也对你有感觉。”

“这是好事,要是一个alpha对一个标记过的omega毫无感觉那可就是单方面牵制了,太危险了。”

“既然你对她的标记挺满意的,反正暂时也找不到符合标记条件的对象。要不你们就长期交易呗,难得你们信息素那么契合,而且那小姑娘也挺缺钱的 ,关键是人还没开窍,老实。”

梁深的提议他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他现在在依赖期,他怕自己被信息素给影响了判断。

打算着一切还是等依赖期过了重新冷静下来再做决定。

想到这里陆越张了张嘴,刚想要将自己的想法和考虑告诉对方的时候。

一直安静的手机在梁深手中嗡嗡振动了起来。

陆越心下一动,想起之前自己那条还没回复的消息,下意识猛地抬头看了过来。

梁深没被突然振动的手机被吓到,反倒是被对方突然看过来的动静给惊到了。

“……我说不就是个消息吗,用得着这么大反应吗?给我吓得手机都差点儿摔地上。”

他这么嘟囔了一句,低头往手机屏幕上一瞥,在先前陆越那么一出之后,见看到了白珑的id后也不怎么觉得意外了。

“说曹操曹操到,诺,是白珑发来的消息。”

梁深说完后一顿,想着这到底是该自己查看还是该给陆越查看的时候,后者连忙起身走来。

“她说什么了?”

男人很着急,恨不得伸手把他手机给抢过来似的。

“嗯……她问我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可以啊你们这进展神速啊,这小姑娘都知道主动关心你了。”

梁深一边调侃着一边留意着旁边人的神情。

“估计她是想来看你,你说我该怎么回?要不让她直接过来?”

陆越心下一动,要是换作之前时候他巴不得对方过来,毕竟他现在处于依赖期,却又拉不下连主动开口。

可是因为那句【想他】对他这种大龄纯情omega的杀伤力太大,惹得他心猿意马,胡思乱想。

因此他没有立刻回应,只紧张得不自觉攥紧了拳头。

冷静点陆越,这只是信息素在作祟而已。

你不喜欢她,她喜不喜欢你你也不需要在意。

“喂,问你话呢,发什么神呢?”

梁深不知道眼前的人心里正在天人交战,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先问问她要干什么。”

他看着陆越紧绷的脸色,尽管狐疑却也还是没多问依照言发了过去。

这一次对面的人没发消息,而是直接发了语音过来。

“没什么,就是今天我听说omega在依赖期时候没有alpha在会很难捱。”

“所以我想让你帮我问问他,需不需要我过来陪陪他?”

因为开了免提,白珑说了什么陆越也听得一清二楚。

不仅是陆越,梁深也颇为意外白珑这次的主动。

“哟呵,还真被我说中了。没想到这小姑娘标记过一次后开窍了。”

开窍?

这话要是放在其他alpha那里陆越没准会信上几分。

可一想起白珑能在自己发热期时候头也不回拿了钱就走人的果断无情的背影,陆越沉默了。

“我不这么认为。”

“……我觉得她更像是来赚外快的。”

“……”

别说,还真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