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繁星与你第16章全文阅读无弹窗

繁星与你第16章全文阅读无弹窗

哦靠,差点把这破事给忘了。

突然穿得起百万Caelyn高定的裴黎,幕后金主正是她的未婚夫程律林。

裴黎作,想要Caelyn礼服,程律林搞不到,就和她说了声,把她今年唯一一件的额度给用了。

程律林践踏叶青的脸面是习惯,这种骚操作在过去三年经常出现。

一件高定而已,叶青无所谓,而且她要送给程律林和裴黎的,何止是这一件高定额度?

“我这几个月在减肥,这件礼服我有个重要场合要重穿。”叶青胡诌对付sales,但说出口,又觉得是事实,“是我公司新区的开业典礼,也是我工作的第一次毕业典礼。”

高奢的sales卖衣服都靠情怀,听到叶青这么说,立马为她出主意:“那我尽快安排您去清城的专柜量尺寸,再请我们设计师,给您附送一份惊喜。”

惊喜?叶青突然有点点期待。

Caelyn这个品牌能在名门里屹立不倒,除了设计、逼格和价格,还有就是售后维护上的体贴惊喜。

和sales约完后,叶青又发了个消息:【你团队打听得到裴黎去开业典礼穿什么吗?】

等不到的樱花秒回:【她在借Caelyn的礼服,借不到誓不罢休。呵,大概想艳压我想疯了。】

叶青:【务必让她借到。】

等不到的樱花继续秒回:【?你不是才把自己Caelyn高定的额度给她啊?!你现在戴绿帽子的态度已经这么端正了?】

叶青:【开业典礼后,我要把自己的绿帽子戴出名~】

等了一分钟,她收到了一份名为“娱乐类&金融类KOL营销套餐.XSL”的表格文件。

等不到的樱花:【选,我送你!你和程律林撕逼那天我给你投!】

等不到的樱花:【怪不得你心甘情愿把Caelyn高定的额度都送出去了!!原来你准备和狗男人撕了!!】

叶青:【[阴笑]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必须全要,而且加量!】

那个泡在5G网络里的人连刷了十几个“包我身上”的表情包。

热风还在吹,吹得叶青的心也热了起来。

她有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们。

她在世界上另一个好朋友秦优,此时也来凑了热闹。

微信语音接起,秦优急吼吼喊:“青青,你快看新闻,华光管理层换届出幺蛾子了。”

叶青从包里找出平板,平板里的n个新闻app在一分钟前同时推送了头条:

【华光集团表示近期无重大人事变更动向,正稳步加快在行并购项目。】

程惟知说过,华光九月会发布他的任命公告,今天是八月最后一天,华光却否认了有人事变动。

秦优为她着急:“你不是说华光近期会有人事变动,对你们叶氏有好处吗?”

叶青没告诉秦优关于程惟知和她的过去,只提过一嘴华光的人事变动。

秦优牢记在了心里。

“你要不要问问梁睿中?”秦优给她参谋,“梁睿中这人虽然是苗林资本派驻到你们叶氏的,但还算个正人君子。”

叶青急忙说:“我问问程惟知,我先挂了。”

“……你直接问这大太孙?他能回答你?”秦优吃惊,随着华光内斗越演越烈,程惟知这个程家长孙最近开始名扬商界。

叶青:“他就是我那个前男友。”

来不及再解释,叶青选择了挂断。

徒留秦优在那里,风中凌乱。

打开手机,叶青翻出了程惟知的微信来,他的微信昵称、头像和三年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一个黑色方块头像,昵称为“知”。

他没有变,变的是自己。

新的头像、新的昵称,以及加他微信时,新的心情。

从京州回来的前三天,程惟知都给叶青打电话,不胜其扰下,叶青敷衍他说:“电话费钱。”

他厚颜无耻:“这卡我付钱,你忘记了?”

叶青语塞时,程惟知表示自己愿意退一步:“用现在的微信加我,还是那个号。”

加上后,叶青拍了一桌子的开业典礼文件给他看:【真!的!很!忙!】

程惟知回了个“知道了,你加油”,然后再也没烦过她。

叶青还以为他是良心发现,放过了她,却没想到是华光出事。

叶青给程惟知发了微信:【你还好吗?】

发出去后,她又后悔了,选了撤回。

但程惟知的回复却在撤回时出现:【没事】

随着她的撤回,程惟知回:【落子无悔】

不知道说她,还是说自己。

对话一直停留在【落子无悔】上,叶青不知道往下说什么。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对着现在的程惟知,她常常陷入无话可说的境地。

现在的他,自信强势、从容不迫,可叶青却没了以前的心安与随性。

一直犹豫到车快到家前,程惟知给她打了电话。

还是那张SIM卡2,只有他会打。

叶青接通了电话:“喂?”

程惟知很轻地“嗯”了声,然后只有彼此的呼吸声起伏、交错、缠绕。

最后,还是他先开口:“在干什么?”

就像一个普通的、平常的问候,丝毫没有沾染豪门搏杀的疲惫。

叶青见到过的程惟知,精力永远旺盛永远集中,叶青唯一一次见到他出神,是叶氏的那次董事会。

“我回家,陪奶奶吃晚饭。”

叶青已经下车,靠在别墅门前的木棉树下,笔直粗壮的树干通天而立,像门卫一样守在门前。

“你奶奶还好吗?”

都快要到叫她“堂嫂”的份上,程惟知再不知道她奶奶的事就不正常了,叶青不意外他这么问。

“还行,今天回来陪老人家吃个饭。”

程惟知:“等你忙完,你带我去看望她。”

叶青:“……”

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回他,是问他以什么身份来,还是问他你来干什么?

奶奶对京州程家没有任何好感,一是气程家当初对叶氏趁火打劫,二是气程律林订婚以后花天酒地。

“你先处理好自己的事吧。”叶青绕回了最初想问的话,“华光的公告,我看到了。”

“没事。”程惟知好像是笑了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后传来了一声更明显的笑声,“你担心我?”

她否认,坚决否认。

程惟知不强迫她,自顾自地说:“我知道你关心我,别担心。只要我想,没人斗得过我。”

又是这套说辞,他什么时候这么自恋了?叶青十万分疑惑。

程惟知说:“苗荷那个债券方案你就生拖着,别签字,再给我两周,最多两周。”

“什么意思?你到底怎么了?”

“别签就行,记住我的话去做就是。”

他这命令的口气,听得叶青浑身不舒服。“你把话说清楚,今天的公告和这件事有关系吗?”

她需要程惟知的帮助,但不愿连累他有失。

如果他要付出代价,她情愿背上那十个亿。

“如果牵连你接管华光,我情愿签,不就十个亿,我……”

“我这么重要?”程惟知的笑都要漫出电话了,“你再说一遍,我真的这么重要?”

叶青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兴致开玩笑,“你把话说清楚!”

“听我的就是!”他那里似乎响起了争吵,电话戛然而止。

“喂?程惟知?喂?”

回答叶青的,只是急促的忙音。

又是不解释直接挂断,这男人变得专横又独断。

她心里有一片叶子,如今冷风在吹,不让它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