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二呆,滚到怀里来!/二呆,脱衣服!完结作者:森中一小妖

二呆,滚到怀里来!/二呆,脱衣服!完结作者:森中一小妖

  二呆,滚到怀里来!/二呆,脱衣服!

作者:森中一小妖

01

“衣服脱了,胸*罩也脱了!”

陈安安小脸通红,头都要低头胸口了,手指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声音如同蚊蝇一般呐呐的:“能、能不能不脱?”

叶凉一不说话,只是抱胸冷冷的看着她,英俊的脸上依旧是万年不变的冰霜,陈安安在他这样的目光下终于顶不住了,小兔子一般缩了缩脑袋,慢慢的脱掉了自己的羽绒服,又脱了毛衣,最后一咬牙摘了胸罩。只是那小脑袋仍然垂着,仔细看看就连肩膀都缩在了一起。

“头发撩上去!”叶凉一一只手按在她的肩膀上,低着头看着她的胸部命令道。

陈安安没有再反驳,她不能也不敢,只是听话的将垂落在胸前的碎发用手挽在了后面,将嫩白的胸部整个的暴露在了叶凉一的目光中。不知道羞的还是冷的,整个人都有些颤抖了。

叶凉一也不管她,伸出右手直接握住了陈安安的左胸,熟练的按压、揉捏着。陈安安的脸几乎要燃烧了起来,像是那开的正盛木棉花,红的似能滴出血来。

“疼么?”叶凉一低着头问道,两个人隔得很近,他的湿热呼吸几乎系数喷洒在了她的胸口,陈安安觉得自己的头顶几乎冒了烟,羞得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只是摇摇头。

“那这里呢?”叶凉一的手又换了个地方,陈安安的柔软在他手中几乎变了形。

“疼、疼……轻点、轻点……”陈安安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几乎让叶凉一想起了童年时候的棉花糖,在口中融化的时候就是这样甜丝丝的,带着不可触及的柔软。

“恩?这里疼?”叶凉一又捏了捏那个地方,换来陈安安小声的啜泣:“你、你不要捏了,真的好疼……”

“是这里疼吗?”

“不是,你捏的好痛。”

她每到特殊时期胸就涨痛的厉害,稍稍一碰便疼的不得了,更何况被他这样大力的揉捏。

叶凉一英挺的眉毛蹙了起来,本就是万年不变的冷脸变得更加冰冷,不过是手检而已就受不了了?这位可真是娇小姐。

他冷哼一声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陈安安:“那你让不让我摸?”

陈安安咬着唇不做声,显然是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叶凉一的眼神越发冰冷,又问了一句:“你到底让不让我摸?”显然耐心已经快要告罄。

陈安安被他吓得一哆嗦,声音都抖了,“让!让!我、我让你摸。”说着一狠心挺直了小胸脯,由于用力过猛胸前的小兔子一跳一跳的,两颗小樱桃粉粉嫩嫩,格外惹人怜爱。

叶凉一伸过去的手顿了顿,才继续刚才的手检。

“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乳腺纤维瘤,要做手术。”

“手、手术?”陈安安惊恐的看着叶凉一,小脸攸的一下变得惨白,她哆哆嗦嗦的抓住叶凉一的白大褂,水蒙蒙的眸子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医生,可、可不可以只吃药?”

“不行!”叶凉一扔下冷冰冰的两个字就转过身去看着窗外,仿佛要给陈安安一个自己考虑的空间。

陈安安胆小,一听见手术两个字魂都飞了,偏偏叶凉一那冰冷的气质让她更是害怕。当下穿好衣服就要离开,就在她抬脚迈出去的那一刹那,叶凉一幽幽的声音传入耳朵:“若是不做手术恐怕会变成乳腺癌。”

陈安安的脚一软,差点坐倒在地上,软软的嗓音混着哭腔,委屈极了,“我做!我做!”

果然需要吓唬一下,叶凉一恶劣的挑了挑眉走到陈安安面前:“去隔壁的处置室等我。”

“现、现在就要?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好。”陈安安死死抓着门框,显然在拼命克制心中的恐惧,大大的眼睛里波粼粼的一层水光,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叶凉一懒的再跟她解释,他觉得自己今天已经为她破例不少了,起码说了比平常要多五倍的话,这小姑娘也该知足了,当下直接甩给陈安安一记冰冷的眼刀:“去处置室!”

陈安安低垂着小脑袋一步一挪的进了冷的一点人气都没有处置室,坐在窄窄的手术床上,小肩膀都耷拉了下来。

要手术了!可是她很怕疼啊,她还晕血!怎么就会长这么个东西呢?陈安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那双大手在上面揉捏的感觉还留有残余,她的脸蛋刷的一下红了。

“好了,脱衣服吧!”正想着,叶凉一推门进来了,他朝陈安安说了一句就转身拉开一旁的柜子,从里面取出了一众手术工具。

“快脱衣服!”叶凉一看着呆呆的陈安安晃了晃手术刀又强调了一句。

处置室的窗帘没有拉上,正午的阳光嚣张的直射进来,手术刀在叶凉一手上发出白惨惨的光,陈安安挪了挪屁股离叶凉一更远了些,心里越发的惶恐。

就着这个时候,陈安安忽然闻到了一股肉香,香的几乎让人在闻到的瞬间,口中就溢出了口水。

“东边市场卖牛肉那家又煮牛肉了。”叶凉一看了看窗外漫不经心的说道。

他举着手术刀,口吻冰冷,说话间的那股漠然让陈安安颈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装着麻醉剂的针管上,尖尖细细的针头变得格外恐怖,陈安安忽然啊的一声,猛地从床上弹起来,推开门就跑。

太可怕了!陈安安踏上公交车,仍然心有余悸。医院中忽然飘出来的肉香味,再加上冷的像冰、拿着手术刀的医生,实在是让她胆寒。

怎么忽然就跑了?叶凉一举着手术刀还没有反应过来,真是太胆小了,他摇摇头,将手术工具收起来,出了处置室回到乳腺科,坐在办公桌前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

叶凉一对着办公桌上的镜子,照了照自己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没变样,很帅很英俊,那她到底在怕什么?

陈安安后悔了,无比后悔。她觉得自己临阵脱逃的行为实在是太丢脸了,况且身体中的纤维瘤就像是一枚定时炸弹,好像一不留神就会将她炸飞一样。她胆小、怕死,今天那医生的话又时时在耳边回响,让她越来越慌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