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她栽进了他心尖第3章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她栽进了他心尖第3章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上午练完舞,下午就练声,一录就是好几个小时,嗓子都在冒烟,回到寝室大家都疲惫不堪。

新歌还在筹备中,平时除了枯燥无味的训练,还有无尽的抱怨声。

“每次都缺席,可真是大忙人……”

虽然没点名,但是大家心照不宣,都知道这说的就是柚柒。

训练的时候总看不到人影,到了要录制的时候,什么都没准备好,就这样还被她粉丝吹捧。

“有走不完的通告和接不完的戏,人家哪有时间练习。”又是一句酸话。

其实这么酸不是没有道理的,女团里有18个人,资源却全部给一个人,大家都会有不平的心理。

乐梨静静坐在角落里喝水,有时也在想,如果她知道签约后是这样的情况,她还会签吗?

一些过往的片段闪过,心里坚定了答案,会的。

至少公司给了一个她落脚的地方,这就是她当初参加练习生最初的目的,但这样长此以往,没有出头的日子,只怕在这团里更加难熬。

想到要主动为自己谋出路,她捏着手机,回想周年庆在厕所看到的事,其实女方的声音她听出来了,四小花旦之一孟兮瑶,虽然不确定那个男人是谁,但这视频里的内容,足以向她换取一个特别好的引荐机会。

杯中的水已经喝完,她松开手机,理智告诉她,这样的手段太过卑劣了。

她肩膀突然一重,身后一道声音传入耳中,“乐梨,饿了没?一起去吃饭?”

她回头看,是和她一个房间上下铺的室友,陈星园。

人如其名,眼睛里带着星星,又圆又大,最讨观众缘喜欢。

两人住在一起的时候闹过矛盾,后来慢慢熟悉了,关系还不错,乐梨默认两人算是朋友,她主动邀请,她便回,“好啊。”

陈星园带她到一家韩式料理店,人均三百多,在乐梨的接受范围之内。

用餐期间,她突然提到,“我下个星期有通告,就是那个《周末档期》……”

“那很好啊。”乐梨不知道她突然提这个干什么,只能附和。

“本来节目组是要三个人去的,但是柚柒又腾不出档期,经纪人又舍不得推了,想找个人补上,我觉得你可以,你要不要跟经纪人争取一下?”

顶柚柒的位置?恐怕没有这个机会,不如说只是去凑个数。

“我……”

陈星园见她犹豫,便恨铁不成钢的劝道,“在娱乐圈里混,你还要等馅饼掉在你面前你才捡吗?一个馅饼18个人分,你这么佛系,饼屑你都吃不到。”

乐梨郁闷的戳了戳盘中的食物,“那我也争取不到啊,经纪人不太看好我。”

“不是经纪人不看好你,而是你不懂得突出自己独特,将自己缩在角落里,谁能看得到你?既然要吃娱乐圈里这碗饭,你就要敬业点,该作的时候作,只要有热度,有看点,你就算黑红,你也是红了!”

乐梨:“!”

陈星园果然懂得通透,难怪除了柚柒,其他人里,就属她混得好了。

在这群冷漠的人群中,有个人愿意帮她,让她很感动,低着头掩饰自己的情绪,问她,“为什么告诉我这么多?”

“算是还你一个人情了,我懒得记在心里。”陈星园骄傲的别开脸。

乐梨记起来,陈星园有次胃疼是她发现送医院的,在她这也就是举手之劳的小事,不过好在送得及时,没有生命危险,做了个小手术,就像是临到生死之际。

“我们能做朋友吧?”乐梨对她有点点期待,她的朋友很少,知心朋友更少。

“你就是想借着机会赖上我了吧?臭不要脸!”陈星园语气尽是嫌弃,但乐梨能听出来暗藏的一丝窃喜。

从那顿晚饭起,两人正式交心,成为闺蜜。洗完澡,有时间躺在床上,就聊聊家常。

陈星园只要说起她家的那些破事,满腔干劲,就跟乐梨发誓,“我陈星园,一定要成为一线女星,我一定要让我父母后悔,一定要让那对绿我的狗男女付出代价!然后闺蜜乐梨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哈哈哈哈哈……”

想象很美好,道路且艰辛。

但乐梨很会捧场,“星园,求大佬包养!”

*

翌日,乐梨给经纪人打了通电话,向她争取《周末档期》的名额。

她立即得到这样的回复,“你不用想了,我有自己的安排。”

“阿桑姐,我想要一个机会……”乐梨还没将恳求的话说完,对方就不耐烦的挂了电话。

既然电话里不给她机会说,她便去公司,跟阿桑姐问个明白。

乐梨跟舞蹈老师请了假,然后去公司找她,在办公室的门口,听到里面的人正在打电话。

她本来不会去听人家墙角的,在转身离开的时候,正好听到她的名字,“乐梨”。

“好的,好的……我绝对不会让乐梨有露面的机会……是,签下来后,就没给她出场的机会……那次是因为必须要女团集体演出,后来我叫人把她的特写都剪了……”

不会有露面的机会?签下来就没给她出场的机会?特写剪了?

看看,她今天发现了什么样的惊喜?

这半年来,她一直以为是自己太平庸,所以一直被晾着,每天拼命练舞,希望能追上别人的脚步,其实不管她做得好不好,都是已经被人安排好了,不会有机会露脸。

谁会这么针对她?谁又会有这么大的权利,除了她的同父异母的姐姐,她再也想不到其他人了。

她将门踹开,阿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气冲冲的进来,指着她质问,“你!你怎么进来了!”

乐梨不再跟阿桑客气,将她手里的电话抢了过来,对着电话那头的人骂,“乐漫音,你辣鸡王八蛋,卑鄙贱人!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呵呵……”她在电话那头轻笑两声,“尽管骂,等明年,你就骂不出来了,还会来我的跟前跪着求我放过你……”

她从来没想过乐漫音竟然耍这种手段对付她,费这么大的周章,让她签下合约,还没开始,就对她进行雪藏。用五年的时间,要将她耗死。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她拿着手机的手微颤。

“乐梨,是你先闯入我的生活,破坏了我的家庭,听听你快哭的声音,好像是我伤害了你啊!只可惜,你现在哭又哭给谁听?现在我爸也不在这里,你那张柔弱虚伪的样子在我这里是没有用的。”

乐漫音冷笑着,声音像根刺插进她的心窝。

八年前,她年幼丧母,房子卖掉,还了医药费。临终时,她母亲让她打了一个陌生电话,将她交托给十五年来从未见过的父亲。

她心心念念的父亲终于带她回到了乐家,回到家后,她才明白他为什么抛家弃子十五年,原来他早就有另外一个家,在他完完整整的家中,她就是个多余的孩子。

从高中毕业,她就从乐家出来,就再也没要乐家人一分钱,她在外面经历了五年的摸爬滚打,早就不是以前那个遇到困难就哭鼻子的乐梨了。

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宁愿在外面饿死,也不会跟乐敬荣回家的。

乐梨深吸一口气,压制满腔快要爆发的情绪,平静地问,“我离开了乐家,没有带走一样关于你的东西,也从来没有想跟你争,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觉得过分吗?”乐漫音轻笑一声,“你知道自从你回到我家,我母亲偷偷吃了多少安眠药?你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你就是我爸出轨的证据,你就是原罪!”

“这乐家不会出现两个乐小姐,同样,只要我在娱乐圈的一天,这个圈子,就容不下你。”

“啪——”

手机在地上碎的稀烂,乐梨忍住在眼眶打转的泪,转身就走。

乐梨回到宿舍,陈星园看她失神落魄的样子,急忙问,“出了什么事?”

乐梨一把抱住陈星园,埋在她的脖间哽咽,“星园……我辜负你对我的期望了……”

陈星园似乎明白怎么一回事了,轻拍她的背安慰她,“这次没机会还有下次啊,为这点小事就哭,你还有没有骨气了?”

“是永远没有机会了……”

平时就算受了委屈也不会吭一声的乐梨,突然当着她的面痛哭起来,脆弱的不像样子,陈星园一点办法都没有,任由她发泄完。

她从乐梨口中零零碎碎知道了一些关于她家里的事,狗血得震惊她三观。

“等等……让我梳理一下,你妈在你十五岁的时候过了,临走前叫你去投靠你爸,你爸自己有个家,也有自己的孩子,从来不知道你的存在,然后你就被迫私生女了!”

她抽了一张纸递给乐梨,急忙问,“然后呢?然后呢?”

“我在乐家呆了三年,考上大学后,就再也没回去,现在我和公司签了五年的合约,但是我今天才知道,这都是乐漫音故意给我下的套,我已经被雪藏了。”

她用纸巾擤了擤鼻涕,情绪稳定了下来。

“我真没想到乐漫音会是你姐,也没想到她心机这么深。”陈星园感慨的摇了摇头。

“如果签在了公司……”

乐梨还没问完,陈星园急忙摇头,“解约不行的,赔偿很高你承受不起。”

乐梨问,“不当艺人,我能做别的活吗?给你当助理行吗?”

她回来的路上,心底就在盘算,现在路已被乐漫音堵死了,她也不能就此坐以待毙,还不如趁早转行,挣口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