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花妖新娘(网游)完结作者:墨青城

花妖新娘(网游)完结作者:墨青城

花妖新娘(网游)

作者:墨青城

披着网游外衣的童话小言文。

禽兽墨荣誉出品。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出书版

1、

暗恋和便秘一样,都有满腹憋屈无法言说。

韩单一直觉得,自己的恋爱运不好与名字有关。

就在她形单影只地在宅女养成之路上越走越远的时候,小她两岁的妹妹韩双正左右逢源地与各式优质型男绯闻不断,煞是让人羡慕。

其实韩单也并非无人问津,相貌虽算不得闭月羞花,起码也有中上之姿。眼看岁月如梭韶光将逝,韩家老两口急得四处张罗,连电视上的相亲热线都打了几回。她被每天回家的“X大婶女儿的同学是个海归”亦或者“S教授儿子人长的不错”轰炸的耳朵上起了茧子,索性打个包挤到阿洁的小公寓里躲清静。

阿洁和韩单两年前同时进了KL公司。阿洁直率干练,是典型的豪放派,在销售部干的风生水起。而韩单却是貌似木讷得过且过的类型,在行政部安分守己。此刻阿洁已是从围城里跳脱出来的“有婚史单身女子”,而韩单却始终遥望着城门没能踏进去半步。

“装矜持只适合那些二八年华的小姑娘,而你已经快二十八了。要真喜欢,打晕了拖回家,生米熟饭再反咬一口让他负责,姻缘不成起码还能落个激情一夜。”阿洁怒其不争,白目相向。

韩单知道她是在奚落自己暗恋杜松终成杯具一事,坐在电脑前假作充耳不闻,一手抓过蜂蜜蛋糕往嘴里塞,一手点开《六界》的游戏界面登录。

屏幕上,裙袂飞扬的红衫女子环佩叮当,姿容妖娆。边上闪出一排角色简介。

角色名称:莲姬

职业:花妖

级别:84级

兵器:藤索、毒刺

得意技:魅惑、绞杀

网络连接起了千万人的生活,却又让生活产生了千万个幻象。这个以古代人、兽、仙、妖、神、魔六界为背景的仙侠网游里,充斥着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玩家,谁都不知道另一端的电脑前坐着的是怎样的人。就像谁也猜不到这位姿容妩媚的花妖操纵者,不过是一个穿着宽大T恤,吃相奔放,因为失恋打击而请了病假的不起眼小职员。

而韩单和《六界》结缘,全因为一个叫杜松的男人。

两人是大学同学。学生时代形同路人,却因为毕业后的一场同学会有了交集。那日,酒量甚浅的她多喝了几杯,出餐厅被冷风一吹,扶着路灯杆子吐了个昏天黑地。杜松送她回家,又担心她酒醉后出什么意外,直照顾了她一夜没有半分怨言。自那时起韩单便对他心生好感,觉得他不像其他富二代那么惹人讨厌,又在日后逐渐频繁的联系中升温,心生爱慕。怎奈对方对她的一番心意没有察觉半分。偏偏她又是个扭捏性子,表白的话死活说不出口,于是一天天拖着,拖成了众人皆知的“暗恋”。春去春来,一恋两载。前不久却得到他亲手送来的喜帖,韩单握着那张红彤彤的帖子,心中泛起千帆过尽的苍凉。顿时精神萎靡不振,于是谎称生病,从“周扒皮”主管那里要了五天的病假,窝在阿洁家里发霉。

《六界》这游戏也是当初偶然从杜松口中听说的,身为游戏白痴的韩单义无反顾的投身其中只为与他扩大交集,后来却发现他玩了几天就删了,而她逐渐被精美的场景和人设迷住,索性继续借此打发时间。

眼下百无聊赖,于是爬上游戏。

右上角的小信封闪烁个不停。她点开,是一段留言,来自她游戏里的夫君——楚云飞。

留言挺长,大约说明了如下意思。

——当时和你结婚是为了做任务需要,但你常不在线我很孤单,我邂逅了一个妞且日久生情。为了给妞一个名分不得不与你强行离婚。我出了一百万元宝(注:《六界》中的虚拟货币)作为安抚费,今后我们还是好友,不周之处还望见谅。

通篇措辞委婉,语言得体。

因为没有投入实质性的感情,最近一直抽不出空上游戏的韩单对这个颇为大方的男子甚至是有些惭愧的。她看了看莲姬头上消失里了的“楚云飞的娘子”称号,又看了看包裹里多出来的100万元宝感叹道,谁说赚钱最快的是投机倒把的奸商,明明是“被离婚”的弃妇……

就在她整理好包裹出城练级的时候,却看见有人御剑而来,停在她面前。

屏幕上好友频道闪过一行字。

“把钱还我。”

说话的人正是她的“前夫”,楚云飞。

第二章

2、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废柴泪满襟。

遇见楚云飞纯属偶然。那天系统举办某个欢庆活动,一堆的BT限时任务里,最后一环竟要求与一名异性共同完成,于是误打误撞的,她被楚云飞搭讪了。本着助人为乐的人道主义精神,路人甲的她一口应承了他的请求。

楚云飞在韩单眼中算得上是尊大神,装备好、钞票多、级别高,对她向来温和且不吝啬,赠送她整套装备,还时常带着她练级。除了话不太多外,基本没有缺点,算是个网婚的好对象。所以,两个星期后他提出结婚时,她也欣然同意了。

韩单一向把游戏里的感情看的很淡,结婚离婚什么的也全不放在心上,去留随意。这一百万元宝若他不给,她也绝不会开口讨要。但这给了又要回去的行为却让他的好感度大打折扣,就好比盯着一尊闪闪发光的大神正要膜拜,却发现那神顶着懒羊羊的发型。

可她转念一想,这钱本是人家的,就当他没给过也好。正要交易,却看见对方很不耐烦道地催促道:“怎么,不想还么?我肯和你结婚已经算是给你面子了,你还好意思收钱?”

看见这话,韩单不由心中懊恼。当初结婚是他主动搭讪,后来离婚是他一方决定,元宝也是他主动寄送,现在却跑来兴师问罪。

“我劝你还是快点交出来的好,不然后果自负。”对方出言威胁。

韩单眉心一拧。

“本来我想还你的。”红衣的花妖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