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重生归来只想做他的小公主第2章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归来只想做他的小公主第2章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听着这熟悉的质问语气,苏依夏的身体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可很快又意识到这并不是前世,他还不会借着怒意对自己强制占有。

再仔细回想,这句话似乎……还带着些许醋味。

“无师自通,第一次,不行吗?也别问我原因,就是想抱你,不行吗?”

上辈子跟他蛮横任性惯了,道歉的心思一没,说话的语气难免会带着过去惯用的味道。

话音落,她明显感觉他的身体僵硬了几秒。

再次开口的语气都比刚刚冷了几分。

“别以为一句对不起再撒个娇就可以掩盖你昨夜的行为,你……”

“我会对你负责的!”苏依夏迫不及待的打断他的话,“如果你觉得不行,那你对我负责也行。”

墨少霆:“……”

“反正我娶你或者你嫁我都是一回事,我真不介意!你觉得怎么样?”

墨少霆看着眼前这张娇俏的小脸,感受着怀里柔软的触感,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昨夜的种种。

喉结反复上下滑动。

可几秒后,他却直接松开了苏依夏,打开别墅门。

事出反常必有妖。

“方毅,联系医院,给苏小姐安排全套的脑部检查。”

苏依夏:

看着某人潇洒离开的背影,苏依夏气的挥起了她的小拳头。

猪蹄子!你脑子才有病呢!

要不然这世间的女人那么多,他怎么偏偏就喜欢上了对他一点都不好的她,还那么奋不顾身,搭上性命都没有半句怨言。

“可是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你的爱呢?”苏依夏望着墨少霆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

难道是因为自始至终,他都没告诉过她为什么这么纵容、偏爱她?

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但也不该是理所应当的,所以才让人担忧。

“算了,不管是真是假,这辈子我就当你的一切都是真的。上辈子欠你的,我这辈子慢慢还!”

理由什么的以后再说吧。

不过现在——她得先琢磨从哪能找套衣服离开这才行。

苏依夏攥着手机琢磨一会,拿出手机拨通了“好闺蜜”尤佳珍的电话。

“喂?佳珍……怎么办……我……我出事了……呜……我好害怕……”

切,不就是装柔弱装婊吗?谁不会啊。

上一世,她在醒来后并没有离开卧室,只是从落地窗看到了墨少霆离开的背影,然后慌乱的给尤佳珍打电话求助。

结果尤佳珍却带了她的“好男友”纪子翔一起来欣赏她的狼狈。

婊子和狗在她面前一唱一和,她却没有看出其中的猫腻。

呵,重活一世,那些血债她一定会加倍讨回!

很快,尤佳珍就和上一世一样,带着纪子翔急匆匆的赶到墨少霆的别墅。

听到门外的脚步,苏依夏立刻缩起身子,窝在床的一角瑟瑟发抖。

标准的一副被迫害后惨兮兮还不知所措的模样。

尤佳珍看到这一幕,心里立刻乐开了花,但脸上还是担忧的不得了。

“依夏?依夏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苏依夏紧咬着下唇,一边哭一边摇头,就是不开口。

尤佳珍:“依夏,这是哪啊?你怎么会在这?有人说看到你昨天晚上被一个男人带走了,我不信,还和那人理论来着,难道……是真的?”

苏依夏忍不住在心里冷笑。

这尤佳珍还真是好手段,哪怕自己一个字都没说,她却已经拐弯抹角的将自己已经被某个男人睡了的事实交代的一清二楚了。

而站在一旁,半天都没吭声的纪子翔果然瞬间就黑了脸。

“苏依夏,佳珍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和其他男人睡了?”

苏依夏拽着被角,故意漏出床单上的那抹鲜红,茫然的摇头。

“不知道……我醒来就在这了,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纪子翔指着床单上的鲜红,满眼厌恶,“那这是什么?你割破手指留下的吗?恋爱这么多年你都不让我碰,转头就爬上别人的床。呵,苏依夏,你真让我恶心!”

巧了,纪子翔,你更让我恶心。

苏依夏故作慌乱的遮住了那抹鲜红,“子翔,我真的不知道啊,你听我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分手!”

尤佳珍赶紧拉住纪子翔的胳膊,“子翔哥!你说什么呢?依夏明显是被迫的,你怎么能这么对她!依夏,你快——”

尤佳珍刚想让苏依夏给纪子翔服软,转头却发现苏依夏已经没有了刚刚的紧张和不知所措,反倒一脸轻松的在看她。

“太好了。”

尤佳珍:“依夏你说什么呢?”

纪子翔也有点懵,他本想利用分手将苏依夏的位置再压低一些,等苏依夏来求他原谅,可怎么现在倒像是如了她愿一样?

“还好是分手。”苏依夏松了口气,“我真怕有朝一日他也会拿这件事当理由,求我原谅他和你睡在一起的事。”

这话听起来虽然是玩笑,可就是上一世真正发生的。

尤佳珍和纪子翔顿时变了脸色,但很快又恢复正常。

尤佳珍:“依夏,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也不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啊。”

这死女人是怎么知道的?

纪子翔:“你疯了是不是?自己跟别人睡了就恨不得天下人都出轨,这样就没人可以指责你了是吗?”

苏依夏一把拿过尤佳珍带来的袋子,收起之前的掩饰,冷淡的看着纪子翔,“我疯没疯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

“托你的福,我这才见识到原来老年痴呆已经可以提前到你这个年纪了,三分钟前说过的话这么快都能忘。没关系,谁让我人美心善尊老爱幼呢,今天就大发慈悲的提醒你一次,我们已经分手了,所以我怎样都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说着,她朝纪子翔摆摆手,“慢滚不送,前——男——友!”

纪子翔顶着一张黑的跟锅底差不多的脸,狠狠的瞪了苏依夏一眼,负气离开了。

苏依夏也没在意,低头扫了眼袋子里装的过分性感的衣服,嫌弃的丢到尤佳珍的身边。

上一世她就是穿着这些衣服独自离开墨园,结果被狗仔拍到照片,作为炒作她被包养的证据。

同样的错误,她怎么可能犯第二次。

“谢谢你的衣服,不过——我有洁癖,穿不了你从品如衣柜里偷来的衣服,你还是留着自己慢慢穿吧。”

“依夏,我和子翔哥好心要帮你,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又是质问和指责。

从头到尾都没有半句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