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被迫成为大佬的掌中恋人第11章全文阅读无弹窗

被迫成为大佬的掌中恋人第11章全文阅读无弹窗

向正拽着沈清大步流星的进了会所,一路上不管别人投来什么异样的眼光,他都跟看不见似的,将人直接扔进了包房里。

方楠和程东还有圈子里两个攀着他们的豪门子弟看到这架势全都吓了一跳。

鬼哭狼嚎的歌声戛然而止。

沈清本以为只是单纯的喝喝酒,当他看到这一屋子的男男女女顿时傻了眼。

方楠和程东身边分别坐着两个衣着暴露的外围女,浅色爆乳女仆装,下身穿着齐B小短裙,私 处若隐若现,还有四个看起来只有高中生那么大的小男孩儿,上半身一丝不挂,下半身只穿着一条子弹头内裤,勉强遮住羞耻的地方,其中两个正跪在那两公子哥脚边,嬉笑讨好,还有两个坐在沙发一角,显然是在等着什么人。

他们看到沈清也是一怔,这人头发蓬乱,一脸的伤,身上大衣松松垮垮的,裤子全是折痕,怎么看都像是刚挨了顿揍。

方楠见向正黑着脸站在门口,首先开腔:“阿正,你这是怎么了?”

傅海乔站在身后笑着招呼道:“没事没事,大家继续啊。”然后给坐在点歌台的公主使了个眼色,女孩儿又把音乐重新启动,气氛才算稍微缓和了点。

向正看着一屋子人,沉着脸问傅海乔,“谁让你找他们来的?”

傅海乔咕咚吞了口吐沫,扯着嘴角说:“这不是你刚回来,我想借着这个机会大家一起热闹热闹吗?”

向正横了他一眼,没说话,然后攥着沈清就把人甩到了沙发上,自己也一屁股坐了过去。

沈清下身本就疼的直钻心,被向正这么一耸,更是疼他浑身发抖,不停的冒冷汗。

方楠是认识沈清的,而且是他们几人中最不喜欢沈清的一个,他总觉得是沈清勾引了自己哥们,把人害的那么惨,结果自己却跟没事人似的。

他对屋子里那两个苦苦等待的男孩儿说:“你们俩还傻愣着干嘛?还不给向大少爷倒酒?”

方楠知道有沈清在,向正肯定不会找人,所以就未雨绸缪先安排了两个。

向正以前也是天上的常客,虽然出国三年脸生了些,可向大少爷几个字在榕城几乎没有人是不知道的,两个男孩眼珠一转,立刻确定了这人就是向正。

二人起身朝向正走去,分别跪在向正的双腿两侧。

其中一个男孩拿起茶几上醒好的红酒给向正倒了一杯,顺手就要给沈清也倒一杯。

毕竟能跟向正在一起的人,就算再狼狈邋遢也不是他们能轻看的。

结果宽口瓶刚碰到杯口,就被向正伸手盖上了。

那男孩儿抬头看着向正,神情不解。

“不用伺候他,他跟你们一样都是出来的卖的。”向正说完用极为不屑的目光扫了沈清一眼。

房间音乐声虽然很大,可这句话依旧被周围人听的一清二楚。

沈清抿着嘴唇不说话,手在衣兜里隐隐攥成了拳头。

那男孩儿先是一怔,随后立刻恢复笑容收回宽口瓶,被客人说这种难听话在他们看来早就是家常便饭,所以并不觉得有多难堪。

程东凑到方楠身边小声问:“这啥情况啊,早上不还做营养早餐呢吗?怎么这会儿又变成卖的了?”

方楠歪嘴冷笑,阴阳怪气瞥了沈清一眼:“端着一副清高样,也就阿正吃这套。”

他们几个属方楠和向正最亲,俩人打穿着开裆裤就在一起玩,看到向正跟着了魔似的对沈清一往情深,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三年前向正公司被沈清一封匿名信举报后,向家已经查到这个举报者就是沈清,结果却没拿他怎么样,而是把向正送到了国外。

面上是大义灭亲,其实是向正一顿皮带卡子头破血流求下来的。

不然以向家的实力,动了向家的命根子能有沈清好果子吃?

最可笑的是沈清居然把信寄到了向正爷爷手里,看到向正受到了处罚,竟天真的以为这世界上真有‘秉公执法’四个字。

男孩儿将倒满酒的酒杯递给向正。

向正接过后顺手一扬,里面的酒瞬间泼到地上。

他把空杯子放到沈清跟前,命令道:“倒酒。”

这句话虽然没指名道姓,可大家都知道是说给谁听的。

沈清紧咬着下唇,盯着眼前的空酒杯迟迟没动。

他知道向正就是故意让他难堪,故意让他学那个男孩儿伺候他。

他若真倒了,不就真把自己当成卖的了吗?

方楠见有趣事哪能轻易放过,立刻朝点歌台的公主打了个暂停的手势,那女孩儿忙将音乐收了声。

他转头看着沈清,语气极不耐烦:“听不见还是听不懂?阿正让你倒酒呢!”

沈清看着向正,眼里满是诉求,希望向正能顾忌他卑微的自尊心别再继续下去。

然而,向正选择无视沈清眼里的话。

“你不是觉得我们之间是交易吗?那就卖的像一点儿。”向正嘴角勾起一抹冷到骨子里的笑容,然后找了舒服的姿势深靠在沙发上,悠哉悠哉地翘起二郎腿。

“向正…”沈清低低喊了声。

“干啥呢?磨磨唧唧的,真当自己是大姑娘呢?”说话间方楠已经从女人堆里走了过来,拿着酒瓶砰的一声落在茶几上,震的沈清本能的闭了闭眼。

傅海乔本想上前劝阻,可后来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眼前这情况显然是向正故意放纵方楠这么做的,否则哪有这小子耀武扬威的地儿,思来想去他还是选择不趟这个浑水。

这时气氛显然有些升温了,大家都等着看沈清怎么做。

沈清一颗心逐渐沉了下去,他知道今天这个酒要是不倒绝对会没完没了。

“我倒完酒是不是就可以走了?”无奈之下,沈清选择了妥协,他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个让他无比恶心的地方。

“那就看你表现了。”向正说的云淡风轻。

沈清深喘一口气,慢慢拿出揣在大衣兜里的手,只是他刚握住酒瓶要倒酒的时候,茶几就被向正用脚踹开一段距离。

沈清微怔,然后转头看着向正。

“跪着倒。”向正目视前方,一个眼神都懒得给沈清。

沈清这才想起来刚才那个男孩儿就是跪着给向正倒酒的,所以向正现在就是要存心侮辱他。

“向正,你别太过分。”沈清终于忍无可忍的驳斥一句。

方楠一听暴脾气先上来了,他跨上一步,拽着沈清的肩膀就把人从沙发上薅了下来,沈清应对不急,狼狈跌倒在地,大衣翻开,裤子内侧殷红带湿的污秽瞬间落入众人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