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予你情浅至深第6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予你情浅至深第6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我们没有很多食材,就做白粥吧?”韩让浏览着页面,发现做不了其他粥,询问江浅浅。

江浅浅懒得吭声,点点头。其他粥你也做不了。

韩让看了一遍步骤,记在心底,便去舀米洗米,然后按一定比例放在砂锅里面。然后去查炸春卷的做法,春卷是速食食品,背面有做法。

韩让便去开火倒油,看到油开始滚动了,便向里面放春卷,毕竟是第一次,放得速度太猛了,导致滚烫的油一下子溅了出来,即使韩让躲得很快,还是手上被溅了一块,白皙的不沾阳春水的手背一下子被烫破皮了,非常疼。但是韩让也顾不得太多,他发现第一个春卷已经黑焦了,立刻夹了出来,然后硬着头皮放进下一个春卷……

江浅浅就坐在那里看着。看着韩让被烫伤,看着韩让笨拙的动作……不由得就想起了自己,自己从小也是被宠大的,即使家里很穷的时候爸爸妈妈也没让自己受委屈,别提做饭什么的了,洗完都没洗过。

妈妈会笑着说:“洗碗很伤皮肤的哦,我们家宝贝的小胖手就皱皱巴巴的啦。”小小的江浅浅很害怕的收回手,问妈妈:“妈妈的手不会伤皮肤嘛?”妈妈道:“因为妈妈的皮肤老了啊,所以不会哦~你的嫩嫩的皮肤才会受伤。”

直到自己二十一岁,韩让十八岁,从英国回来。自己才去学做饭的。因为听说抓住一个人就要先抓住他的胃。那时候的江浅浅,喜欢韩让的不得了,如果听说杀人能让韩让另眼相看的话,江浅浅怕是也会去做的。何况是做饭做家务呢?

第一次切菜切破好几个口子,第一次炸东西炸的都是烫伤,第一次做鱼被鱼划破手指,第一次做辣椒炒肉辣的眼泪都出来了,手被辣的发痒了好几天……开始的时候真的受了好多伤,后来,熟能生巧,自己越做越顺利,越做越熟练,可是韩让的心,还是冰封的。

越想江浅浅就越觉得心底难受,她甚至有些变态的想,韩让啊,你现在所受的,也比不得曾经我受的千分之一。

“浅浅,可以吃饭了。”韩让端着餐盘走到餐厅。

江浅浅猛地颤抖了一下。

浅浅,浅浅……

上辈子的韩让从来没有这样叫过自己,他从来不叫自己的名字,甚至不会说喂。韩让说得每一句话江浅浅都听得很认真,所以不用韩让叫江浅浅的名字江浅浅就会知道韩让在和自己说话。其实就算韩让在和别人说话,自己都想插一嘴进去的。

唉,江浅浅,其实现在才发现上辈子的自己居然这么卑贱。

韩让将白粥放到了江浅浅的面前。青花瓷的小碗,配套的小勺子,是自己在网上淘到的很精致的餐具。白粥倒是卖相还可以,毕竟是砂锅里面熬出来的,米也是自己买的最顶级的米。春卷则有些惨不忍睹了,有的焦黑焦黑的,看不出来原本的样子了,有的都皮开肉绽了,看起来都没有食欲。韩让将春卷分成两小堆,江浅浅这边的是炸的比较成功的,韩让那边则是各种失败产品。

江浅浅也没有说话,拿起汤勺舀起一勺粥放入嘴中。如果她抬起头的话,会看到韩让有些小心翼翼的期待的眼神。粥有些烫,可是江浅浅还是咽下肚去,烫得胃口都难受了起来。呵呵,居然要死一次才能喝到韩让亲手熬的粥呢。

放下汤勺,拿起筷子去夹春卷,可是春卷却掉到了桌子上。江浅浅突然就心烦意乱了起来,放下筷子,起身上楼了。

韩让没有说话,也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眼底一片情绪,却是那般晦涩。缓了一会儿,他拿起筷子夹春卷吃,十个春卷,包括江浅浅掉在桌子上的那个,韩让全部吃了下去。然后把江浅浅剩下的粥也喝掉,这才去洗碗。

熬了粥的砂锅还很烫,韩让没有常识,徒手去拿,烫的手指出现了燎泡。韩让看着那个大大的燎泡,良久。终是缓缓的蹲了下去,把脸埋入臂弯,身体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我,真的从来不知道,原来做饭这么难……

江浅浅下载了许多热门游戏,有些心不在焉的玩着神庙逃亡,上辈子她能跑一万多米,现在可能是心绪不宁的原因只跑了两百米就因为各种原因死了。点开新下载的发泄小游戏,对着屏幕上的胖子一阵戳,这才心里舒爽了不少。

叩叩叩——

“听到了。”江浅浅光着脚丫子去开门。

“以后不是睡觉的时候不要锁门。”韩让很严肃的说。他讨厌这种被拒之门外的感觉。

“……哦。”江浅浅有些不情愿的说道。能让说一不二的韩让允许自己单独睡觉已经很不错了,人啊,要满足。不过,果然是要快点回到爸爸妈妈的怀抱啊

韩让俯身一探,抱住江浅浅坐到了大床上。江浅浅虽然很不舒服,但是还是忍耐的没有动弹。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孤儿院领养回来的女孩儿。

韩让那个变态低头深深的嗅着江浅浅的黑发,嘴角微微上扬了,看起来很满足的样子。江浅浅僵直着身子看着前方,如果她看到此刻韩让的表情绝对会震惊的尖叫。

“我为你绑个辫子,可好?”韩让说着将江浅浅抱到了梳妆台前,自己站着后面。江浅浅内心咆哮,我可以说不好吗不好吗!!!

身后的韩让已经拿起木梳子很温柔的一下一下梳起来,他的手法很轻柔,都没有让江浅浅感到痛楚,白皙修长的手背乌黑的秀发映衬着显得更加精致了,宛若一只玉手。是啊,韩让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活,他只需要用手看文件和签名就够了。

韩让梳得很认真,幽黑的眸子却好像出神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居然有一瞬间变得很痛苦。江浅浅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看向梳妆台上很精致的盒子。一时间,屋内安静的像是窒息。

江浅浅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底居然涌现出一种莫名的情绪,说不上难过,也谈不上喜悦。就是被一个异性这么温柔而认真的捧着头发梳理,油然而生的一些异样情绪。她突然有些明白古代男子为女子画眉梳发时候的感觉了,当然,如果对象是另一个异性,可能感觉更好吧。毕竟身后给自己梳头的可是有着血海深仇的。

手里的梳子突然掉到了地摊上,发出一声微小的闷声。韩让像是回过神来,居然有些失措的急速呼吸了两下,然后有些狼狈的拿起地下的梳子,放到了梳妆台上。韩让拿起另外一种梳子按比例将江浅浅的黑发分成了两溜儿,然后把一边分到前边,自己则又将这半溜儿分成了三小溜儿,看起来是要梳两个麻花辫。

江浅浅的手笨,这点是遗传了江妈妈的,所以江浅浅小时候要不就是披散着头发,要不就是束一个高辫子,很少有其他花样。或者瞅着孟深深有空,让孟深深给梳个好看点的花样。没想到这么个男人,居然有双这么灵巧的手呢。

就这么一晃神,韩让已经完工了。有些局促的说到:“怎么样?”

“挺好的。”江浅浅淡淡说。真的挺好的,如果说不好那真是昧着良心。不过只是适合这个十二岁女孩的外壳,而内在却是一个二十四岁死过一次的女人了。

而韩让,则很满足的笑了。不过,江浅浅没有看到。

韩让在厨房做饭。

江浅浅坐在餐厅的椅子上有些百无聊赖。韩让背对着她,正有些艰难的挥舞着铲子做饭,那个一向冷淡的精英男人居然亲自做饭了。江浅浅有些放肆的看着韩让出神,韩让的手有伤,贴了创可贴。如果是以前,自己一定会心疼的仿佛自己掉了块肉似的,但是现在自己的心底只有快意,恨不得再戳两个洞。

风水轮流转么?自己照顾韩让十年,所以现在韩让照顾自己么?呵呵,如果韩让知道这个女孩身体里面的灵魂是被他害死的江浅浅,该会是怎样的表情呢?一定很精彩。江浅浅有些恶劣的笑了。

韩让突然转了下头,冲江浅浅说:“马上就好了。”

“嗯。”江浅浅也不多说话,漠然的转正身子。

韩让端了两个餐盘过来,一份量稍少,是江浅浅的,分量大的一份是韩让的。家中没有太多的食材,这些仅有的食材也是……准备的。想到此,韩让的眼底暗了暗。

“先将就着吃,下午我们去超市采购。”韩让说。

江浅浅也懒得吭声,漫不经心的点点头。江浅浅是真的饿了,早上也没有吃,所以现在吃得挺香。虽然面有些软了,酱搅拌的不均匀,汤的味道还可以,薯条炸的也适中。江浅浅心中暗自腹诽韩让还是很有做家庭妇男的潜力的。

韩让微微抬起头来,看见江浅浅吃的还算满足,心底感觉柔软了起来,缺失了的一块空处似乎充实了起来。突然又想起了那个人,总是笑容满面的坐在自己的对面看着自己,不管是吃饭时还是工作时,他甚至可以不用看就知道那个是那个人的视线。因为,十年了,怎么会没有感觉呢。

甩甩头,让自己头脑清醒些,然后低头看向盘中的意大利面,红烩鸡汁酱。那么鲜艳,那么血红。就像是……胃里突然就翻腾了起来,韩让有些失态的猛地站了起来,红玉椅子发出尖锐的声响,直直划开了韩让心里的伤疤。银制的叉子在桌子的边缘处,晃动了一下终是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韩让的思绪顿时混乱了,他拿起地上的银叉,猛地朝左手划去,一股鲜红的血液喷洒了出来,同时还有江浅浅的尖叫声。韩让似乎清醒了过来,看见对面的孩子满脸的惊恐,很微弱的笑了一下,似乎在安慰她,然后伸出没有沾血的手想要碰触一下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却仿佛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东西般的猛地跳下了座位,顾不得没有吃完的饭就像被追赶似的冲到了楼上。

韩让没有追上去,只是默默的站立在原处,右手还保持着伸出的样子,他幽黑的眸子看了看那个孩子消失的背影,然后落寞的看向了自己流血的手。一条几乎要划开手掌的伤口,很深,看到了里面翻出的血肉,深红色的血液还在流出,滴得满地都是。韩让突然就笑了,笑得比哭还惨淡。如果江浅浅看到,也许会心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