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爱过完结作者:抽风的漠兮

爱过完结作者:抽风的漠兮

书名:爱过

作者:抽风的漠兮

☆、PART 1

正月初五是迎财神的日子,清早起来鞭炮声就没停,那阵势比除夕还要隆重,可见“发财”要比“驱邪”有诱惑力的多。路雅南虽然没到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的地步,但也不得不承认,赚钱并不可耻——尤其是她眼下的状况,赚钱那是相当有必要的事。

一年前因为工作上一时冲动犯了错,她被父亲路振声停职了——停职且停薪。路雅南自知罪有应得,也不觉得有什么委屈,颇有骨气地拒绝了一干长辈们为自己求情,利索地交接了安仁的工作,成为了一名失业女青年。

刚停职的时候,她还傲气地认为自己是趁机放了个大假呢。先是轮了一圈东南亚的海岛,然后又去欧洲扫了一圈货。大肆挥霍了半年,坐骑换了,首饰换了,房子也换了,回头存款数也一并给换了!

当路雅南发现自己几乎要负担不起汽车保养费和小区物业费时,她才意识到今时不同往日,上学那会儿虽然没工作但是家里给生活费,吃喝不愁,工作的时候呢,她开销大但进账也不少,就像小学数学里的蓄水池问题一样,一边放水一边进水,而如今路雅南的财政不再是这样不科学又不环保的问题了,而是一道简单到不行的除法题:

水池里有50立方米的水,每小时放水10立方米,请问,几小时放完?

她发现情况不对了,骨气……能炖成骨头汤喝么?

看着自己交完保养费后的账户基本归零,路雅南顿悟她得找工作了,只是父亲没松口,她也不愿意主动上门,自己找工作吧又赶上经济危机到处裁员,思来想去她决定重操旧业。

“旧业”这事很微妙,“重操”也并非易事,路雅南表面云淡风轻,视金钱如粪土,内心焦急万分,几乎视粪土如金钱了,连春节假期都没休息,那叫一个兢兢业业。

****

年关向来是穷死人的时候,路雅南抠门得愈发厉害了,连家里的网络都给掐了,每天一杯咖啡赖在楼下的茶社里,不到饥肠辘辘绝不挪窝。

这不鞭炮声一停,她就夹着笔记本电脑撺掇到了楼下,茶社的服务员小妹刚炸完鞭炮期待新的一年能有好生意,路雅南这个续杯狂人就来砸场子了。

大概是寒假的原因,老板正在念小学的女儿晓晓也在店里,路雅南找了个位子坐下没多久,小丫头就摇着小辫子凑了过来,“姐姐,你的电脑有两个屏幕呀……”

路雅南用的是双屏超级本,破产前入手的,她极不喜欢做事时被人打断,但是看晓晓一脸的好奇,难得好脾气地打开了后屏给小丫头玩起了小游戏,毕竟……自己蹭着别人家的咖啡和网络,就连晓晓玩游戏,耗得都是自家的电啊!

喝一口咖啡,路雅南定了定神找回刚被打断的文思,啪啪啪运指如飞。玩了一会小丫头的好奇心又泛滥了,歪着小脑袋又问,“姐姐,你在做什么啊?”

路雅南正在酝酿一个动词,全神贯注没搭理她,小丫头不知趣笑嘻嘻地跳下板凳,凑过来就要自己看,“给我也看看吧!”

路雅南啪地一下盖上电脑,终于憋不住了,“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她细眉一挑,丹凤眼一吊,冷厉的模样吓得小丫头嘴一扁,哭着跑了。

迎着服务员小妹的白眼路雅南打开电脑,该郁闷的人是她好吧。不是她欺负小孩子,而是她要怎么告诉小孩子,姐姐她正在做的事是写言情小说,而且还是艳~情小说?!现在写的这章正是一顿热腾腾的鸳鸯浴大肉呢!

重操旧业写小言肉文才小半年,她就迅速找回了两年前写校园纯情小说时的人气,路雅南果断把节操什么的都扔了,什么樱花树下的翩翩少年,什么白衬衫领口纤细的锁骨,那都是扯淡!

作为一个过来人,雅南女王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广大少女,青春期的男孩只有一种——幼稚!成熟后的男人只有两种——衣冠禽兽以及禽兽不如!

****

继续把这段肉写完,她长吁一口气,抬手揉了揉眉心,大概是最近都没睡好,这才打了一会字就觉得乏了。她舒展了一下手臂想做个扩胸运动,却猛地撞上了什么,啪地一声,胳膊一晃,把她鼻梁上的黑框镜给打飞了出去,六百多度的近视眼瞬间整个世界都模糊了,而那个罪魁祸首悠悠地从她身边走过去,似乎都没打算停下,更别说道歉了。

“站住!”路雅南大喝一声,那个宽肩窄腰的背影很乖地停住了,她急忙低头搜索了一番,才从隔壁一桌的椅子下面摸到自己眼镜,拾起,戴上,世界瞬间清晰一片。

有了眼镜,就有了底气,路雅南转身一看,好家伙!撞了她不道歉,还敢厚颜无耻坐到她对面的椅子上,死盯着她的电脑——后屏?!

“你!”路雅南又一把盖上电脑,余光一瞥,擦!她啥时候搞了个双屏同步啊?!

罪魁祸首那是相当的厚脸皮,就这样了还能从容不迫地从路雅南的指缝里把这段文字认真读完,才不急不慢地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再熟悉不过的笑脸,“小~雅~南~”

路雅南抽搐了一下嘴角,只觉得清晰的世界瞬间崩塌,自己干嘛要叫住他呢,干嘛要戴眼镜呢,就那么模模糊糊让他走过去不就好了么……

要知道,路翰飞这个男人既不是衣冠禽兽,也不是禽兽不如,他是怪兽!

****

“你什么时候来的?”怪兽当前,她单刀直入,不多说一个字的废话。

“从‘啊……不要停……’那里来的。”怪兽抿嘴浅笑,竟然还有几分羞涩,“我一直在后面看,看得不清楚,眼睛都要看瞎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