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果男,请签收!完结作者:睡懒觉的喵

果男,请签收!完结作者:睡懒觉的喵

果男,请签收!

作者:睡懒觉的喵

VIP章节1文案

如果你在情人节的那天,到个大礼盒,里边蜷缩着个标致裸|男,你会怎么办?陆薇的反应是倒抽口冷气,然后盖上盒盖闭眼默念: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事实再一次证明:快递怪蜀黍是信不得滴!

VIP章节2第一章打开方式不对

2012年2月14日北京时间19:52

陆薇手举纸盒盖,依旧保持半跪的僵硬姿势,呆呆地凝视着礼盒里的内容,脑袋则正以光速快速运转着——

上周,有人发搞笑微博说:“如果情人节你收到这个礼物怎么办?”下面配着张美女蜷缩在盒子里的图片。陆薇转发曰:“能换成男人不?”

上上周,姐妹聚会问薇薇二月生日想要什么,已喝高的田欣大着舌头微醺道:“干脆给她找个男人~最高级的那种~嗯,到时候咱们把宾馆钥匙送给她就好,哦哈哈!!”

还有上上上周……这样无伤大雅的玩笑话,平时说的次数实在是太多,可是——

再瞅了眼大礼盒里蜷缩着的裸男,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没眼花后,反映迟缓的死宅星人陆薇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到底是谁把这样的玩笑话当真,真的打包送了这么白花花一个男人来?

叹了口气,陆薇闭眼默念:“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一边说,陆薇一边又将盒子盖上,酝酿番后才花尽全身力气再次将盒子打开。

如雕刻出来般的完美侧脸、抹了油似的蜜色肌肤,以及裸-露在外的健壮臂肌,盒子里的内容没有丝毫改变。

顿了顿,陆薇呵呵傻笑声,自欺欺人道:“现在的充气娃娃做得真逼真。”说罢,为了应证自己说的话般,陆薇伸出食指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娃娃,可就在触碰到对方的瞬间,陆薇一个激灵,石化在原地无法动弹了。

有!温!度!那这也就意味着——

陆薇胆颤心惊地再瞥了眼盒子,与此同时,盒子里的“娃娃”也似乎有所感应地舒出口气。

陆薇:“……”

窗外,月明星稀。二月的锦城还没能暖和起来,摆摊的小商小贩早收了货回家,附近的居民也关门闭户待在屋子里,筒子楼外一片祥和。而就在这片祥和中,某住户房里却忽然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在住户们探头查明情况之前,陆薇已飞奔出了屋子。

—————————————我是首次登场的分割线———————————

筒子楼下,只穿了件睡衣的陆薇被冷风一吹,脑子倒清醒了许多。不是幻觉,绝对不是,这个包裹似乎从一开始…就来得很邪乎。今天下班后,陆薇像平时一样赶车回家,却在家门口接到一通陌生电话,对方的声音异常轻快明了:“亲,有你的包裹哦~”

被那个“亲”字恶寒一阵,陆薇还是忙不迭换鞋:“哦哦,那我这就下楼。”陆薇租住的这栋筒子楼属于80年初期产物,又在锦城开发的东部,周围的房子大多都拆了,只剩下这么孤零零一栋颓然矗立,显得这里越发荒凉。是以傲娇的快递小哥们都不肯踏进来,只走到筒子楼前的那条巷子就迈不动步了。

可是,今天陆薇在巷子口等了十来分钟也没见到个像快递的人影,只得再给那个号码打过去。

陆薇:“喂,你在哪了啊?怎么没看到你人?”

“哦,宝贝~不要心急嘛,我还在路上。”

“……”

第一次被快递调戏得无力回击的陆薇鉴于包裹还在别人手上,最终决定当包子——忍气吞声上楼继续等待。十分钟后,手机再响,不等陆薇开口,对方已道:“亲,我已经到龙河大桥了哦~”

陆薇默,龙河大桥离筒子楼还有三四站路,你妹!这么早打来干什么?结果陆薇还没来得及答话,对方就已经挂掉了电话。之后每十来分钟,快递就会给陆薇拨一通电话,电话内容如出一辙:

“亲,我到巷子口了。哦,不不,你不用下来接我。”

“亲,我到筒子楼下了。嘿,真的不用下来,我会受宠若惊的。”

“亲,我在你门口了……”

听完最后一个电话,陆薇情不自禁地颤了颤,想起许多年前听过的一个鬼故事,也是如此。女主角忽然接到陌生电话,对方是个小女孩:“您好,我是泉子,我现在在去你家途中,已经到地铁站了。”

稍过一会儿,“您好,我是泉子,我正在去你家途中,现在已下地铁了。”

………

最后一通也是这句话:“我在你门口了。”无论女主开不开门,泉子女鬼都会进屋来把人吃掉……陆薇正胡思乱想,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陆薇咬住下唇,一边安慰自己可能是个喜欢恶作剧的快递员,一边开了门。

趁着夜色,陆薇只见快递员是个瘦高的男人,拉低的鸭舌帽让人看不清他的样貌,而更吸引陆薇注意的,是他手上大大的白色方礼盒。陆薇一边签收一边咂舌问:“是什么?”她不记得有买过这么大的东西,难道是朋友提前寄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快递小哥笑得有些诡异,吹了声口哨飞眼道:“谁知道,也许是尸体呢。”陆薇接过盒子,轻得不像话。

………

从冗长的回忆中回神,陆薇的手心已浸出密密一层汗。周围静悄悄,除了黯淡的街灯,连个鬼影都没有。陆薇托腮,如果真的是那啥玩偶的话,轻一点倒也正常,可是,刚才那种触感,还有男人轻轻的叹息声,怎么可能是假的!!

难道真的是具男尸?可又怎么会没有一点重量?陆薇在原地转来转去,正没有主意却感觉到睡衣口袋里有轻微的震动感,摸出来一看,竟然是自己的手机。

“咦?”薇薇蹙眉,她明明记得手机放在电脑桌上啊?屏幕显示有新短信进来,陆薇打开一看,又是陌生号码,短短只有八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