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末世养狼完结作者:鬼丑

末世养狼完结作者:鬼丑

书名:末世养狼

作者:鬼丑

☆、养了一头狼。

第一章

季秋白猛地推开门,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气喘吁吁的问:“……小狗呢?”

“别急啊。”邻家小胖双手叉腰做茶壶状,嘎嘎笑了两声,摊出手,道,“作业拿来。”

季秋白喘了口气,从双肩包里取出自己的暑假作业,递给小胖,然后不耐烦地四处看他们家。

小胖看了一眼季秋白字迹工整的作业,然后把作业放到桌子上,一扬手,对季秋白说:“过来吧。”

大夏天那么热,小胖竟然把狗放到向阳的厨房里。季秋白一进去,就觉得自己的眼镜被‘呼’的一下子弄出好多雾气。

“就是这个。”小胖用脚尖点了点地,指着一个灰色的小毛团,说:“抱走吧。”

“这是……哈士奇?”季秋白看着那个像个球一样的‘小狗’,问。

“当然了。”小胖不甚在意地回答,“小狗都是这样的,长大了你就知道了。”

季秋白小心翼翼地把小狗抱起来,发现这只狗非常的乖,一直在睡觉,都不睁开眼睛。

他用手摸了摸小狗的毛,皱眉:“小狗的毛这么硬?你骗我的吧,我看着真的不像是哈士奇。”

“你回家给它洗洗澡就行了。”小胖很不耐烦地说道,“你说要它,我才给你,不然还给我啊。”

“好好好。”季秋白将小狗抱到怀里,觉得这里太热了,连忙走出去,把小狗放到准备好的箱子里,骑着自己的车,喊:“小胖,我回去了,谢谢你的哈士奇。”

“也谢谢你的作业。”小胖回喊。

季秋白今年十七岁,爱狗如命,却因为家里人不同意,从来没有养过一条狗。高一升高二的暑假,季秋白终于摘得了年级第一名的桂冠,妈妈问他有什么愿望,他说我想养一条狗。

季秋白本来已经攒够钱买狗了,但是他突然听到同学小胖说:“我捡到了一条狗,刚出生不久,我妈妈不让我养,我要是把它扔了肯定就死了。”

“哪儿捡到的?”

“有一天回老家的时候,在湖边看到的,我就给捡回来了。小狗,还没睁开眼睛呢。”

“干净吗?”季秋白问,想了想说,“你要是不想养,那给我怎么样?”

小胖说:“好啊,那你把暑假作业借我抄抄。”

季秋白将手中的盒子抱紧,回到了家。

季秋白小心翼翼的把小狗从里面抱出来,一下子就闻到了它身上糟糕的味道。季秋白皱了皱眉,准备等一会儿给它清洗一下。

这小狗太小了,身子倒是挺长,就是瘦。季秋白不知道它这样的小狗能吃什么,就先倒了一杯牛奶给它喝。

小狗本来很安静的在睡觉,后来感觉嘴边上有什么东西,就张开口尝了尝。小狗喝奶的模样很凶,很护食,看起来狼吞虎咽的。

季秋白害怕小狗被噎着,只给它倒了半杯,就看小狗喝干净了之后,不停的舔杯壁。

“走了。”季秋白抓住小狗,抱着它往浴室走。

季秋白觉得很奇怪,小狗一般二十天就都睁开眼睛了,他家这只却还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它看起来已经有一个月左右了,难道是眼睛被脏东西粘住了?

季秋白想着一会儿洗澡的时候帮它好好清洗一下眼睛,然后带上了手套,打开了水龙头。

水不深,刚好能让小狗站在里面,季秋白用布把水撩起来,细细的擦小狗的背。

被打湿的小狗有些不知所措,拼命的仰起脖子四处张望。季秋白擦了擦它的眼角,发现果然是眼睛被粘住了。

季秋白换了个蹲着的姿势,用手指轻轻洗着小狗的眼睛,在小狗睁眼的一瞬间,它竟然开始狂躁,用它小小的乳牙狠狠地咬了季秋白一口。

季秋白吓了一跳,连忙缩回手,就看自己的手上多了个牙印,没有流血。

“听话一点!”季秋白抓住小狗的脖子,用食指和中指控制住它的后脑,另一只手又开始清洗小狗的眼睛。

“这……”季秋白有些震惊的看到小狗的眼睛并不是白色的,而是发红的,满眼都是血丝。

季秋白匆匆的把它冲洗干净,说了句‘不行’,然后骑着自行车,想把小狗送到宠物医院,打狂犬育苗针。

那小狗越看越不像是哈士奇,有些像是小狼狗。

季秋白叹了口气,把小狗送到了宠物医院。

那家宠物医院很不正规,医生也是吊儿郎当的样子,医生随便看了小狗一眼,就说:“这不是哈士奇。”

“……我猜到了。”

“小狼狗?多大了?”

“不知道。”

“那这样吧,你先从这里买一些养狗的必要用品,今天先打一针,以后一个星期来一次。”

“它这么小的狗吃什么?”

“软点的东西都可以了。”医生拽着小狗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我怎么觉得它不像是小狗呢……小狗能有这么壮?”医生自言自语完,掰开它的眼睛看了看,然后在纸上写了些什么,把它带进屋子里去打针。

季秋白在外面付费,竖起耳朵仔细听里面的动静,就听到小狗在被打针的时候,发出了极其愤怒的吼叫声。

太奇怪了。季秋白想,他本以为小狗会很凄惨的嘶喊,但是仔细听听,小狗的声音却没有一丝的哀求,叫声中充满了戒备,怨恨,还有恐吓。

不像是一条小狗,有些像是小狼。

季秋白笑了笑,把小狗从医生手中接过来。

季秋白低头看了看医生的手,说:“您的手怎么了?”

医生的手显得非常可怕,干枯的像是树皮,还有青紫色的血管在表皮上蜿蜒。

“上个月去旅游,被一条蛇给咬了,有毒。”医生不甚在意的说,“打了血清了,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