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随身空间之小旅店   完结作者:凡人阿嘟

随身空间之小旅店   完结作者:凡人阿嘟

书名:随身空间之小旅店

作者:凡人阿嘟

☆、第一章 小旅店

脑子有病!这是路过这栋建筑的村里人对这件旅店老板用得最多的形容词。

眼前的建筑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一样,至于有什么不普通的地方,大概就是周围的花开得艳丽了一点,价格昂贵了一点;四周的果树结果多了一点,果子大了一点,看上去好吃了一点;小二楼的房子看上去宽敞了一点,修得漂亮了一点,十几个房间显得多了一点!好吧,这些一点一点加在一起就造成了这个农家小院比其他农家小院特殊了很多点。

而这个农家小院的门口,用木头做了一个简单的牌坊,上面雕刻着几个清秀俊雅的字:小旅店。没错,这里是一个旅馆,一个名叫“小旅店”的旅店。开旅店很平常,农家旅店现在也很普遍,但是在这穷乡僻壤之间开的旅店可能就着独一份子了!

小旅店位于一个二级城市下属的一个最穷的镇上的一个最最穷的乡里的一个最最最偏远的小山村——安家寨子里,别说有人回来来这里住店,就是有人想要迷路走到这里来也是不容易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看着这个小旅店的存在,十里八乡的人都要用上个“脑子有病”来形容旅店老板安逸信了。

安家寨子位于九岳山上,周围是连绵的山,很多老一辈的安家寨子的人一辈子也没有走出过着连绵的九岳山。而安家寨子的由来,据说是某个战乱时代,躲进九岳山里来的几个人家,现在整个安家寨子里自然是安姓的人家最多,不过一共也就四十多户人,现在更是完全见不着年轻力壮的人了,都剩些小孩和老人。安家寨子的村长也是安家的族长安启刚,启字辈也是现在安家的最大辈分了,老人是个守旧的,但也是个希冀着子孙能够走出大山的人。

再说说这小旅店的老板安逸信,他小时候就是留守儿童中的一员。当年他的父母和同村的人顺应时代的潮流,跟着南下风,去了沿海地区打工,而他就被留在了安家寨子的爷爷家里。而安逸信长大后,在这十里八乡的也出了名,因为他是安家寨子里第一个出了大山的大学生!

当接到通知书的时候,安逸信是又喜又愁,喜的是自己能够考上一所一线城市的重点大学,愁的是昂贵的学费和生活费。他的爷爷在他读中学的时候就走了,至亲也没有,叔伯姨婶这些毕竟都是隔了房的,不可能那他真当自己孩子养,能出钱给他读大学。而他的父母因为没有读过书,做的也是苦工,外自然也是没赚上几个钱的。最后,讽刺的是,安逸信得到了大学的学费已经生活费,那笔由自己的父母出事故用生命赚来的赔偿金!

三年的大学生活对于安逸信来说并不容易,一边要努力读书,一边要外出打工,因为安家寨子也没有了牵挂的人,安逸信也很少回安家寨子了。

眼看大四了,周围的同学都开始托关系走后门,想要去一个好的单位实习,而安逸信这个毫无背景的山娃子就只能任由学校划分,实习期间没有工资还好,很可能还会倒贴钱!安逸信想起这些的时候也怨过,也愁过,却也是无可奈何!

都说人生如戏,谁也想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正如安逸信一样。昨晚还在为了实习而望月悲叹,没想到一觉醒来,他就得到了一个在寝室的同学口中得知的随身空间!安逸信是不看小说的,没有时间,也没有看小说的装备,没电脑,没手机,这在大学生中算是稀有动物了。即使这样,随身空间的作用,安逸信也是知道的,因为同样没什么背景的几个同学,可是一直叨念着自己被雷劈什么的际遇,从而得到一个随身空间的奇遇。

安逸信那天早上起来,却发现自己还在梦里,一个清晰的梦。因为此刻的他在一个小院子里面,一排矮小的小木屋,小木屋的上方一块木匾写着“小筑”二字。小院子子周围用木栅栏围着的,小木屋前有一片空地,像是菜园子,不过都空置着。然后是小木屋的旁边有一口井,因为一直在向外冒着烟雾,让人看不清里面的状况。而小院外的其它地方,却是被浓雾所遮挡着,让人看不见。安逸信没有来得及进小木屋看看,就从这个真实一般的梦里醒来了。

安逸信发誓,自己活了这么多年了,还从没有做过这么真实的梦!虽然莫名其妙,但是安逸信很喜欢这个梦,因为在梦里的敢觉就像自己回到了安家寨子那里一样,空气清新,身心都仿佛受到了一番洗礼一样,倍感轻松。

安逸信真正接受自己好运气的得到了一个同学口中的随身空间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他洗澡的时候看到自己从肚挤眼开始蔓延至腰侧的一幅菊花苗子图的刺青,活灵活现的,青翠欲滴,甚至还给人有几分生气勃勃的感觉。但是安逸信可以肯定自己没有刺过,也没有这么多钱去搞这些玩意儿,用手一摸,他又来到了梦里的小筑。这里还是和那天做梦一样的,没有一丝的变化,虽然安静却不让人感觉阴森恐怖。

安逸信直接走向那排小木屋,打开第一个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只有在四周的墙上有像药店存放中药一样的柜子,上面很多小抽屉,每个小抽屉上都有字,不过看上去像是古文字,安逸信不太认识。安逸信打开过,全是一些种子,具体是什么种子,他倒是不知道。

打开第二件房间的时候,看到一个像是在西游记里看到过的太上老君的炼丹房,里面有一个大大的丹炉,可惜丹炉下这会儿没有太上老君那的三味真火。炼丹房的四周也是那种很多小抽屉的柜子,有些里面也有些小瓷瓶,安逸信拿在手里一摇,里面有东西叮咚响,不过这些小抽屉上的字安逸信自己不认识,所以不敢乱吃。

第三间房很简单,有一张竹床,在东面的墙旁有一个巨大的博古架,上面摆放着一些精致的器皿,还有几个大箱子,安逸信倒是没有打开过。在旁边还有一间房,也全是一些很多小抽屉的柜子,但里面都是空的,安逸信猜测这里应该是个仓库,因为这些小抽屉看上去小,但是手伸进去却是摸不到底的!在后面的房间就打不开了,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而前面提到的“小旅店”就是安逸信从着个博古架上拿了一个巴掌大的玉石制品去外面估估市价,给一位做玉石生意的老人看中了,用八位数的高价给买下了。而得到这笔巨款的安逸信也对外面的世界死了心,给辅导员提交了自己找实习单位的申请后,便回到安家寨子,让人在自己的老宅地建造了现在的小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