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重生之勿重蹈完结作者:颜帝攸

重生之勿重蹈完结作者:颜帝攸

书名:重生之勿重蹈

作者:颜帝攸

☆、前序

十五六位太医聚集到一所宫殿。

从宫殿上金雕的凤凰咛唱和屋里摆放的精致玉器,人们就可以想象这个宫殿的主人是多受宠。

一名老迈的御医走上前,双膝跪地,额头点地,恭敬的说道:“皇上,嫣妃娘娘心疾不能再拖了,必须马上换心。否则……”不敢再说下去了。这不说皇上心里也应该清楚吧?皇帝眉头微皱,嘴角抿起,看不出神色。过了好一会,老太医觉得腿已经僵硬,皇帝才慢慢开口道:“朕明白了。”说完了就往外走。

“恭送陛下。”

待不见皇帝身影后,老太医才起身,让诸位太医退去之后,缓缓拨开一角帘幔,说道:“娘娘,皇上已离开,娘娘请宽心。”

“恩,有劳李太医了。咳~咳~”帘幔中的女子被病魔折磨,发丝随意的垂落下来,覆盖了她半边肤色略显苍白的鹅蛋脸,唇色泛起死白的颜色,白细的手腕好似只有一层肌肤包裹住,瘦若无骨,但依稀可以从她精致的五官看出是个绝妙佳人。

这次,本宫必让他死!谁肖想她的皇上,谁就得死!嫣妃双手握拳,心里暗道。

靠北方向宫殿的一处竹叶飘飘,尽显萧条。

与刚刚飞阁流丹的楼宇和着相比起来,这里就像是冷宫。

一身淡蓝色的宫装,腰束粉色的缎带,发髻简单的俏丽女子焦急的在门口来回踱步,像在等人。眼角瞄到一抹绿色锦衣的男子,这才漾起笑容。

“王爷!你终于回来了!”女子双手在绿色锦衣的男子身上翻看,眼里漫起水雾,心疼的说:“王爷有没有受伤?王爷?”

一只纤细白皙修长的手将女子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嘴角微微上扬,说道:“云月,我没事,就是有些累,扶我回去休息可好?”清脆中带着一丝沙哑。

云月赶忙用袖口擦去泪珠,忙点头道:“恩,王爷,奴婢这就扶您进去,小心些,慢点……”

云月扶北堂未泱进入浴桶中,看到北堂未泱的背部布满红痕,依稀可以看出是长又细的鞭痕,有些许地方渗出血丝,小心翼翼的用白色的帕子慢慢的擦拭,云月眼睛里又开始漫起水雾。

北堂未泱早已在浴桶中睡着。

洗完后,她把北堂未泱抱出浴桶,才发现北堂未泱又瘦了,连她都能抱起他,她心疼了。

云月细心的帮北堂未泱涂好药膏,盖好被子就出去了。

没休息多久,便有太监来宣旨,北堂未泱浑浑噩噩中听到一些杂音,‘圣旨’二字一传达入耳,立马清醒,匆匆忙忙的披上外衣出去接旨,身上的疼痛早已习惯。

出了房门,看到来的太监被云月拦下来,太监口中还说什么‘皇帝召见’北堂未泱眼睛瞬间亮了,欣喜之情不用言表就可以看出。

笑容满面的冲到太监面前,着急的问道:“皇兄真的召见我吗?!是吗?”

“是的,十五王爷。陛下还说让王爷即刻面圣。”

“谢谢公公。我稍微梳洗下就去。”

“诺。奴才告退。”

朝云月看去,美滋滋的说道:“云月!皇兄召见我了!隔了5个月终于召见我了!呵呵,终于啊……”虽然声音听起来很欢喜,但是尾音却带着一丝落寞。

云月撇起嘴,愤怒的说:“有什么好高兴的!一定又是要王爷办什么事情才召见的!哼!”

“呵呵,不管怎么样,皇兄召见我就好,我已经好久没看到皇兄了……云月,帮我那身云绣红色锦衣拿出来。”

“是。”

云月闷闷不乐的从衣柜中拿出几件质地和她身上衣服差不多的素色衣服,红色云绣锦衣这才显露真身了。

那是主子最好的一件衣服,想到这件衣服还是那个讨厌的皇帝赏赐的,手就不禁蹂躏起丝滑的衣服。

明明当时王爷很开心的!但是知晓这件衣服只是为了让王爷伺候边国的的太子,王爷马上就郁郁寡欢了,在雌伏于那边国太子的第二天就把衣服塞入衣柜的最底下,就再也没动过了。如今,却为了讨皇帝的欢心又了拿出来!

帮北堂未泱穿好衣服后,看到镜子中虽然五官平凡,连清丽都算不上,只能说气质淡雅的王爷,乌黑的发丝只绾起了一点用雕兰花玉簪固定,其余全部散落腰下。那身艳丽的红色锦衣衬托起北堂未泱原本平凡的相貌,添了些清丽和妩媚。

看一切都弄好了,北堂未泱准备去龙璃宫,突然想起皇兄的生辰快到了,此次一见又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一面,作为皇家的耻辱的存在也不允许进入宫宴。返身到床榻上拿了一个木盒。

“我走了,云月!”北堂未泱愉快的跑出去。

北堂未泱或许永远都想不到,这一走,竟成永别。

北堂未泱紧紧抱住怀中的木盒。

皇兄一定会喜欢这个礼物的!这个礼物他想了很久才考虑送给皇兄的,应该……会喜欢吧?

沉思了片刻,猛地觉得后背一阵痛楚,北堂未泱想看看,但是又怕皇兄等的厌烦,不多思量忍住后背的痛楚,便继续往龙璃宫的方向继续走去。

绣工精致的外袍,后摆拖地,依稀能见一丝血迹断断续续留在石板上,红色的外衣则把那血迹掩埋了。

他进门就看到一个男人背向着他,双手放于后,黑色的头发尽数用龙形玉冠固定,站的挺直。

北堂未泱冲上前去抱住男子。

“皇兄!”

男人转过身,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深邃的墨眸散发着冷漠,高挺的鼻梁,嘴唇微薄,一身黑色衮龙袍,腰间系着黑色龙纹腰带,从内向外透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你来了。”北堂昊没有起伏的声音,不带一点感情。

不理会北堂昊的冷漠,北堂未泱急不可待想把手中的木盒交给北堂昊。

“皇兄,这是……”

“噔!”盒子落地。北堂未泱的笑容还未退去,就先隐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