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炮灰手握爽文剧本第3章全集免费阅读

炮灰手握爽文剧本第3章全集免费阅读

宁雨心淡定开始扒裴秀清的其他文,裴秀清急功近利,一回到2020年就开始把自己脑子里记下来的文章陆续打在电脑上。裴秀清有这脑子上一世也不用混这么惨,想也知道是重生福利。

第一本开的就是原主的书,更新的最快,同时她还开了两本,一本幻言一本古言,原主的是现言,跨三个频道,对作者其实并不好,但文好可破。

现言古言冲着改编和出版去的,幻言则是流量大快速敛财。而且三个不同频道读者跨度大,极快的积累读者,好看的小说总是让人欲罢不能,读者又会摸着这本看另一本。

裴秀清这个势头只要保持住很快就能冲进作者大神圈,而原主这个前期垫脚石只能就此无声无息的消失。

话说回来,另外两本也是抄袭的,其中古言那本是作者三脚猫三年后写的,三脚猫是个老作者,日收过万,手上却是没有改编影视剧的小说。而这本古言却是她尝试转频冲击改编的第一本。

为此她前前后后准备了整整五年,也不能说全是在准备,因为她还进行了推翻和重写。直至2023年问世2024年一举卖出改编版权,奠定大神地位。

剧情里提了一笔,后来裴秀清在网文界如日中天,三脚猫发出来被打成抄袭,却因为时间线原因只能吃了这哑巴亏,还被裴秀清的书粉闹的差点放弃写作。

虽然没有放弃,最后也不再写古言,只在幻言现言混混,出版改编什么的,远不如上一世。

宁雨心现在就要利用这个时间差,裴秀清还只是个读者喜欢,编辑看好的新人,而三脚猫却是成熟的老作者。

宁雨心根据剧情找到三脚猫,两人在阳光咖啡谈了一下午,具体谈了什么没人知道。

一周后裴秀清就收到了法院传票,开庭时间为半个月以后。

宁雨心没浪费这段时间,和三脚猫同时发布公告,并微博并联,发布相关后续。

沧海公寓

裴秀清瞪大着眼睛,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不可能的,这是2023年发布的,三脚猫不可能现在就有底稿!”

“吓唬我的,这一定是七里香寄的假传票,一定是的,你以为这样就能骗的了我吗,不可能!告诉你不可能!”一边咆哮,一边撕毁传票,撕个粉碎。

裴秀清撕完就接到了编辑七月的电话,“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编辑你知道的优秀的人总是容易遭到红眼病的妒忌,您放心这绝对不是事实,况且我后面都想好了,半个月后我就能把这本书全部码出来。”

剧情都在她的脑子里,只要她打出来就好,她不信三脚猫还能比自己快。你们,都将成为我的垫脚石,为我的成神铺路。

挂断电话后,裴秀清诡秘一笑,轻柔的摸着精心饲养的波斯猫。

“宝贝和我一起见证这美妙的时刻吧,哈哈哈……”

“喵~”波斯猫乖乖的团在裴秀清的怀里,轻声叫着。

这件事情在网上发酵了半个月,愈演愈烈还登上热搜的尾巴,虽然很快就被挤了下去,但也是出圈了。

不管是吃瓜群众,还是书粉都十分期待这一次出庭。

三脚猫的粉丝其实是有点虚的,她们知道自己大大文写的好,写的非常好,尤其是男女主互动甜的她们嗷嗷叫。但是摸着网线去看了锦绣文章的《亡国公主》,妥妥的正剧,非常精彩,文笔老辣,用词考究,但太太根本不擅长啊。

可也说不定太太学会写正剧了呢,也没一定说写感情流的作者就不能写正剧吧。带着这样忐忑的心情,半个月的时间咻一下就过去了。

因为三脚猫和锦绣文章都是jj的作者,所以这次律师都是自己到律师事务所找的。

裴秀清对这次的官司把握十足,网上那些评论都不耐烦看,又打探到了原主老公的消息,等到法庭外两方撞上,才看到宁雨心,不由得脱口而出,“怎么是你?”

裴秀清前世看过原主减肥前后的对比照,自然认的出她,宁雨心也知道这件事。

“你好我是七里香,你是作者锦绣文章吧,你认识我?但我好像没见过你。”

裴秀清提高音量,“我怎么可能认识你,我只是觉得你和我一个朋友长的很像而已。”

“哦~”宁雨心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哦的裴秀清不自在的很,要不是重生这件事很匪夷所思她都怀疑宁雨心是不是知道什么。

裴秀清扭头昂首快步走在前面,宁雨心对上郑律师的目光耸了耸肩,俺也不知道咋回事呀。两人现实中的确没见过面。

宁雨心和郑律师坐在左边的原告席位,和对面的裴秀清面对面。

开庭宣誓完毕法官问原告委托人宁雨心,宁雨心就此抄袭事件进行阐述,“这篇小说是三脚猫也就是我的代委托人,她两年前开始准备,曾因不懂古代文化特意跑去市图书馆查阅资料,并偶遇N大文学系周炳忠周教授,得他赏识,对她进行相关指导……历经两年完成初稿,我的阐述到此完毕。”

“被告你可以进行阐述了。”

“被告。”

裴秀清眼神忽闪,她哪知道什么文化,这网文不都是想到什么写什么嘛,那些什么铺垫啊什么的不都是作者自圆其说。

“个人喜欢看小说,因为文荒,所以想自己试着写一写,没想到就签约了,我脑洞多,就同时开了三本,挂了几个文案,这写书都是我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

她越说越有底气,这就是她敲出来的,敲的她手都疼了好几天,是她的劳动成果。

宁雨心看着她理直气壮的样子内心呵呵,盗窃他人者,厚也(脸皮厚)。

郑律师:“法官我方证据证明这篇小说是我方委托人辛苦撰写,但证明方式还请法官准许。”

法官知道方式后准许了。

“裴秀清请问你《亡国公主》这篇小说中公主死后重生为什么要和清河将军断绝关系?”

和裴秀清一起来的律师说:“法官原告这样的问法有失公允,如果她借鉴我方答案那她怎么都是对的,我申请同时答题。”

“好啊,我们同时把答案写在纸上,交给法官,再行说出,裴秀清你看如何?”宁雨心面不改色,好似早已预料到了现在的局面,转头攻向裴秀清。

裴秀清请的律师是未来名嘴,现在也小有名气,打官司三年至今未输过,他本来一直盯着郑律师,怕他有什么招,没想到不知不觉走进了原告的圈套。本来他们完全可以不进行回答,现在……已经晚了。

两人的答案被递交到法官面前,裴秀清自以为自己的是正确答案,直接把想好的答案说了出来,“因为公主不想守寡。重生前红玉公主李贞和清河将军秦明定亲,却在成婚当晚战事紧急赶往边疆再也没有回来,红玉公主瞬间沦落为寡妇,又遭国破她不想再重蹈覆辙。”

宁雨心毫不留情的道:“错,公主婉拒清河将军是她蜕变的第一步,她重生了,知道她所骄傲自豪的国家要被毁灭了,不再耽于小情小爱,所以公主拒绝了清河将军。”

“国家都没了,寡妇什么的重要吗?”

“怎么就不重要了,我就是这么写的。”

“肃静。”

裴秀清禁声。

“第二个问题,红玉公主为何和宋国质子唐钰珏亲近?”

裴秀清自信的说:“因为红玉公主知道唐钰珏将来会一统天下,当然要和他亲近。”不仅要亲近还要嫁给他,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母仪天下,她以前看这本书的时候读者都是这么猜测的。

事实上上一世读者是这么猜测,但后来深入研究后又有了反转,裴秀清又没有反复阅读的习惯,自然是不知道这回事。

宁雨心勾起唇角,“错,红玉公主身负国仇家恨,怎会甘心和仇敌亲近?她自知自己能力不行,想要多和唐钰珏接触借此得到一些消息。”

答完追问:“你知道为什么红玉公主在宋国与清河将军碰面时丢了一支玉簪?”

裴秀清咬牙,“她故意丢掉的,她怕唐钰珏发现。”

宁雨心唇角扬的更高了,“错,这是她和清河将军定情之物,她不可能会丢,这是文中又一个铺垫,是她真正舍弃小爱的标志,最后它又戴在了红玉公主的头上,象征着她的成功,以线索的形式贯穿全文,所以三脚猫才以《细簪》为名。”

裴清秀面上依然倔强,但背后早已被浸湿,夏天穿的薄暴露无遗。

她怒瞪着宁雨心,错错错,什么都是错,她哪知道为什么这样写,做了什么铺垫,她只要把它写出来就好了。

宁雨心视若无睹,一改之前的咄咄逼人,缓缓道:“你知道为什么最后红玉公主和唐钰珏在一起了吗?”

裴秀清纠结着,半天没有回答。

宁雨心没有催她,整个法庭安安静静,刚才的激烈就跟幻觉一般。

五分钟过去了,法官催促,裴秀清强自正定的说:“因为她潜藏在他身边。”

宁雨心大声说:“错,因为爱情。”

“唐钰珏一统天下自有他的魅力,红玉公主以皇后之身待在他身边难免会被他所吸引,且他们育有一子,只要儿子登基,这江山也算是回到了他们燕国。”

“你前后矛盾。”裴秀清揪住了宁雨心的错误,“你刚才不是说她胜利了,还把旧情人送的定情信物戴在了头上,如果是爱情那么她这是打算给唐钰珏戴绿帽子吗?你说啊!你说啊!”笑的跟朵喇叭花似的,仿佛已经赢得了胜利。

“哦,是吗?我没注意呢。”宁雨心懊恼的抵住额头,左手连连拍桌。

裴秀清松了口气,一放松下来感觉到了背后阵阵寒意,她却没怎么在意。

笑的洋洋得意,七里香啊七里香,你以为胜券在握,联合三脚猫就能赢我,结果呢,还不是被我抓住把柄一败涂地,现在可不是前世,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法官:“原告请注意法庭秩序。”

“好的。”宁雨心乖乖坐好,“法官阁下请允许我对锦绣文章的问题进行回答。”

见法官点头,她继续道:“事实上前后并没有矛盾,大一统后唐钰珏被各国余孽联合刺杀身亡。此时清河将军早已改头换面潜入改国号为宋朝的宋国,立下赫赫战功,成为宋朝大将军,统领千军万马,御林军中也有他的人,也是因为他唐钰珏因救治不及时身亡。”

“红玉公主很早就认出了清河将军,只是她当时还没有对唐钰珏动心,还帮他扫尾巴,他能够成功潜伏红玉公主居功至伟。”

裴秀清提上去的心放了下来,嗤笑一声,还以为要说什么呢,绕来绕去,最后唐钰珏还不是死了,还不是报复。

法官严肃道:“原告请回答问题。”

宁雨心正色道:“法官阁下前面是前因,接下来是后果,红玉公主自知自己不能为夫报仇,又要稳定局势,让自己的孩子能安稳坐上皇位,于是联合清河将军垂帘听政,并以玉簪表明心意,令他为自己所用。”

“可以从小皇子成年掌权后,身为太后的红玉公主赐毒酒给清河将军,一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二也是为了自己的丈夫,而且由她青年时期因为唐钰珏去到玉妃宫中而夜半赋诗一首名为《相思》,那时她就心许唐钰珏。”

真是一个传奇女子!凭一己之力扭转乾坤,这还是三脚猫依据历史创作,过去真的有这样一人,就更叫人惊叹。

宁雨心感叹完说:“法官阁下以上就是我的答案。”

反转极大,裴秀清看着对面怡然自得的宁雨心反应不过来,怎会这样?她不是都要赢了吗?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她抱着侥幸的心理看向上面激烈讨论的法官,隐隐传来的讨论声都是站在宁雨心那边的,脸色渐渐灰白,完了完了,这该怎么办。

旁边的律师脸色更难看,本来以为必赢的官司,为他的前程锦绣添花,现在转眼间翻了个各,眼看着就要输了,不难看才怪。

输是输定了,律师还要帮裴秀清据理力争减轻刑罚,因为入V没多久,即便快速完结收入飞涨,非法所得也还在三万以下,情节较轻,又因盗取方式没有查到,刑罚一减再减减至三个月有期徒刑,一周后开始执行。

两方人马在法庭碰面,裴秀清冲了过来,来势汹汹,郑律师下意识挡在宁雨心前面,裴秀清只能放弃‘无心之失’,放狠话道:“七里香你别得意,三个月后我就出来了,你给我等着。”然后转头走人。

后来宁雨心听说裴秀清因为官司输了和律师闹翻,还倒打一耙,导致那个律师直接将她拉入黑名单,还在律师界宣传,让她之后打官司都找不到人。

当然这都是后话。

宁雨心还没回去就发了官司胜诉的微博,一直关注的网友瞬间炸了,纷纷问怎么回事。她还没说就有人将今天法庭上的事情编辑成文字发了出来。

但裴秀清的书粉不信啊,跑到宁雨心微博下面骂,说那是她的小号,给她洗白balabala。

作为被骂的主人公宁雨心看都没看一眼,倒头就睡,还做了个梦,倒是骂人的读者顶着两个黑眼圈奋战到天明,白天还要上课,脑袋一磕一磕的,老师不抓你抓谁。

都是你,害我被老师罚站,是你是你都是你,新仇加旧恨一下课就跑回座位掏出手机狂喷一通。

忘记拿书的老师回来看到黑溜溜一个大脑袋,走近一看她说呢,好好的怎么第一节课就打瞌睡,原来原因在这呢。

兴奋骂的起劲的根本没注意到老师来了,狂喷一通喷舒服了,一抬头看到笑的阴森森的语文老师,心肝那个一颤,凉了凉了。

七里香,我和你势不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