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穿成八零年代科研家属第3章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穿成八零年代科研家属第3章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淼淼大晚上带着沈星辰围着海城市内转了一圈,路上她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又问他做什么工作。

但明显沈星辰不愿意多谈及,直到又回到刚走过的地方,他终于忍不住问:“同志,你知道你家在哪里吗?”

温淼淼打马虎眼,“对不起,我好久没回来,有些忘记了。”

一方面,她想跟沈星辰多待会儿,另一方面,快要到温家门口,温淼淼又有些怂了。

她天生亲情淡薄,二十一世纪的温淼淼出生富贵,父亲是当地赫赫有名的企业家,也是个老色鬼,年轻时风流多情,仗着有钱在外面乱搞,养好几个情妇,生一堆孩子,为了争家产,这些年都没有消停过,除非必要场合,她常年在外面,基本不回家,所以对家也没什么概念。

凭借记忆,温淼淼终于走到一户门口,房子看上去还不错,而且有个院子,此刻院子的木门紧闭,从外面看,可以看见里面有灯亮。

敲了敲门,里面有个妇女的声音问:“谁啊?”

在沈星辰注视下,温淼淼回答:“妈,是我。”

一听这话,里头有了动静,门很快被打开,眼前站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身材纤瘦,留着解放头,穿着灰色褂子,看上去很朴素,这应该就是温淼淼的妈妈钱梅花。

她一把抱住她,“淼儿,去哪里了,你想要娘的命啊。”

温淼淼心头淌过一股暖流,能感觉到钱梅花是真的关心她,原来被妈妈呵护是这种感觉,而且身体有记忆的,她愿意主动靠近,“我这不是主动回来了嘛。”

钱梅花擦擦眼泪,见旁边还有个男人,面露疑惑。

沈星辰客气地解释:“大娘您好,我是在车站碰到温淼淼同志的,晚上天黑,送她回来,既然她成功到家,那我先回去了。”

一听是帮助温淼淼的,钱梅花相当热情,“进来吃口茶吧。”

“没关系,我还有事。”沈星辰拒绝邀请,跟她连个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

温淼淼盯着他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遗憾,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面。

门口又走过来一个人,“淼淼,终于回来了,爸妈都很担心你。”

看着面前的女人,穿着简单的褂子,内搭的确良布料的蓝色衬衫,头发扎在后面,五官不施粉黛却很清秀,如果猜得不错,这位就是她的大嫂春丽,也是原著最重要的女主之一,这个颜值,确实撑得起女主角的称号。

到了屋内,温淼淼才发现堂屋还坐着一个男人,看上去非常严肃,见到她喝令道:“跪下。”

这就是她爸,温荣光,一个很古怪的老头,当兵出身,还打过鬼子,一家人都不敢反抗他。

温荣光又拍下桌子,吓得淼淼腿一软,自动跪了下来。

真的太憋屈,她活这么大,还从来没给人下跪过!

“闺女刚回来,你这是做什么?”见温淼淼下跪,钱梅花阻拦。

温荣光生气地呵责:“不许你插手,她变成这样,都怪你平时由着她的性子来,一点家教都没有,一个大姑娘,几天不回家,今天我不好好教训她,下次她要跟人跑了。”

温淼淼见温荣光抽出皮带,黑色的牛皮带,军人用的,看起来很结实,抽在身上还不得疼死。

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她脑袋一转,突然“哇”一声干哭起来,“我错啦,我不是故意的,陈军骗我,我已经跟他分手了”,那声音一声比一声悲伤,演得像模像样。

做妈的哪能见得了孩子这样,钱梅花蹲下抱住她,陪着一起哭,“好闺女,不哭不哭,妈妈在这里,妈妈保护你。”

钱梅花其实并不勇敢,跟温荣光是组织上配的婚,但温荣光工作要体面很多,再加上这个时代多为男人当家,孩子都这么大了,钱梅花基本对温荣光都言听计从。

可这一次,她把温淼淼搂在怀里,倔强地瞪着温荣光,“闺女这些年受多少委屈你不知道嘛,你想要打我闺女,就先打我。”

温淼淼紧紧搂住妈妈,还在一抽一噎,想到什么说什么,“我知道之前和陈军的事情惹你们不高兴,不敢了以后不敢了。”

温荣光哼道:“那小子欺负你了?”

温淼淼抬起笑脸,鼻涕眼泪糊得满脸全是, “他没有欺负我,但他有了其他女人,我们已经不在一块了,爸,你别去找他,不要去找他,我不想再跟他有瓜葛。”

温荣光终于放下手中的皮带,重新坐下,粗着嗓子说:“哭什么哭,把你养这么大是为小崽子哭的?你不嫌丢脸我嫌丢脸,以后不准再找他。”

温荣光哼一声,进了里屋,再没出来过。

他一走,温淼淼一颗心才落下来。

钱梅花拿瓷盆,倒了冷水又兑些开水,洗了一条热气腾腾的毛巾给她擦脸,“闺女,也别怨你爸,他担心你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合过眼,你哥中午到陈家村找你了,看样子没找到。”

“你说实话,你真跟那浑小子断干净了?”

热毛巾敷在脸上特别舒服,温淼淼仰着头,“真断了,你们都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事情。”

春丽去小厨房给她端了一碗面条,上面还打了个鸡蛋,好奇地问:“做了什么?”

温淼淼拿下毛巾,“他跟他妈裸着身体躺在一张床上睡着。”

“胡说什么?”

温淼淼强调,“我没胡说。”

春丽羞恼,赶紧岔开话题,“晚饭还没吃吧,先来吃面条。”

温淼淼吸着面条,不是你们让我说的嘛。

奔波一天,终于能吃到一口热的食物,她越吃越觉得好吃,心态也平缓很多。

温家生活水平明显要比陈军家好很多,家里是平瓦房,堂屋还有个小沙发,长桌上上摆着一个录音机和12寸的黑白电视。

在这个时代,家里有电视机的都算得上大户人家了,温淼淼真想不通,书里的她是怎么被陈军这个凤凰男骗得命都没了。

钱梅花见她吃东西在一旁欢喜地看着,一碗面快吃完,笑眯眯地问:“还饿吗?再去盛一碗。”

温淼淼摇摇头:“吃饱了。”

钱梅花:“那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家里她有单独的房间,不是特别大,有木板铺成的床、装着镜子的两面衣柜厨,还有一张小桌子,上面摆着基本舒婷的书籍。

原来温淼淼是个文艺青年,喜欢读一些小众的情诗,难怪那么好骗。

她躺在床上看会儿书,作为睡眠读物,比吃睡眠片还有效果。

临睡前,温淼淼眼前又浮现出沈星辰那张脸,不知道他有没有结婚,好不容易遇到让她中意的长相,可不能轻易放弃。

*

忙碌两天,这一觉,温淼淼一直睡到日上竿头。

等她起来时,家里只剩下钱梅花一人,正坐在院子里纳鞋底,见她从房间里出来,说锅里有玉米粥,让她自己盛。

钱梅花确实会惯女儿,在八十年代,通常女儿家都要早早起床做家务的,可她心疼闺女在下乡待过,在家里基本不让淼淼干活。

她走到钱梅花身边问:“妈,你在做什么?”

“纳鞋底,给你们做棉鞋”,她从针线篮子里找出一双已经纳好的,“这是给你做的,试试看合不合适。”

淼淼对比一下,“正好合适。”

钱梅花:“你穿多大码的鞋我还不知道。”

玉米粥没有想象中的难吃,毕竟以前为了保持身材,温淼淼经常吃五谷杂粮。

钱梅花放下手中的活,坐在四方桌子对面问:“淼儿,妈再问你一遍,你和陈军真的断干净了?”

“我昨天说过了呀,真的断干净了,以后就没这么一个人了。”

钱梅花开口道:“那就好,我知道现在推崇自由恋爱,可那陈军一看就不是老实人,跟他断了好,我再让你姐和你嫂子帮你介绍,肯定能找到看对眼。”

虽说所谓的自由恋爱刚开始流行,这个时期婚姻大多数还是通过相亲的方式。

温淼淼不想相亲,不过她也不排斥谈恋爱。

虽然钱梅花信了她的话,心中却还不放心,下午,温淼淼想要出门,她就不放心她单独出去,要跟着一起。

最后,温淼淼只好窝在小房间里看书。

从窗户往外看去,天空很辽阔,树上还能听到鸟儿在叽叽喳喳乱叫,这里虽然看不到高楼大厦,却也没有钢筋水泥带来的那种压迫感,这样的生活,也挺安逸。

不知什么时候,温淼淼趴着趴着眼睛开始犯困。

再醒过来,天已经黑了,她躺在自己小床上,鞋子脱了,身上盖好了被子,估计是她妈帮她弄的。

门口断断续续说话的声音。

“我去喊她,等下吃晚饭了。”

“再让她睡会儿,烧好了再喊,她最近心情不好,不容易睡个好觉。”

“妈,你就惯着她吧,越惯越不成体统。”

是她妈钱梅花和她大姐温芳芳的对话。

温芳芳作为家里老大,也是吃苦最多的,性格比较泼辣,跟温淼淼完全不同。

声音消失后,温淼淼又躺会儿,正准备起来,床边突然站着一个小孩,摆着头喊道:“小姨在装睡,小姨在装睡。”

他还特意跑到外面,宣告所有人,“妈妈,小姨在装睡。”

“外婆,我看到小姨睁开眼睛了,她没有睡觉。”

小屁孩就是温芳芳的儿子钱大宝,温淼淼想起书里有写,他长大后读书,因为叫大宝经常被同学嘲笑,哭着回家喊温芳芳给他改名字。

温淼淼来了精神,也跑下床,“钱大宝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明明就刚醒,你不知道女孩房间不能随便乱进吗?”

“为什么不能随便乱进,小姨你藏了什么?”

温淼淼:“……”

她机智地转移话题,“钱大宝,你作业写完了吗?”

温芳芳附和道:“别跟你小姨在这儿闹,去写作业去。”

钱大宝生气地瞪着她,温淼淼开心地扮个鬼脸,略略略。

恰好被她爸温荣光看到,“这么大的人,成天没个正行。”

温荣光给她的阴影还没散,温淼淼老实起来,温芳芳正在包饺子,喊她过来一起。

正好门口有了动静,是她大哥温伟民从单位回来了,他去过陈家村,一打听就知道陈军和他妈的事情,担心温淼淼接受不了,手里还带着萝卜饼,是温淼淼最喜欢吃的。

他们都以为她失恋了,嘴上不说什么,却在默默关心着她。

温淼淼有点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