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天降妹妹三岁半第3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天降妹妹三岁半第3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陈导,今天的确是牧野不妥,我代他向您道歉。”

秦淮屿态度很谦逊,彬彬有礼,但他天生气场不俗,极温和的语气也会透出令人无法反驳的控场力。

他在赶来片场的路上已经详细了解事情的原委。

虽然最近秦牧野被各种黑料缠身,但这部电影的导演对他并没有偏见,相反,导演认为他的演技可圈可点,在新生代艺人里算得上实力派,哪怕半个月前的负.面绯闻曝出来后,资方在电影开拍前有了更换男主演的念头,都被陈导打消了。

但是进组以来,秦牧野工作状态一直欠佳,今天更是过分,不仅迟到还脸上挂彩,说是昨晚练拳击伤到的。

此刻秦淮屿看到二弟脸上的淤青,彻底确信经纪人汪川的转述一点都不冤枉他。

拍摄的是大银幕电影,脸上的毛孔都能在镜头前放大无数倍,陈导生气太正常了。

陈导到底没驳了秦淮屿的面子,请他到自己的休息室坐下聊。

秦家是燕京首富,斩获三金影后的秦太太当年也和他合作过,陈导喝了口热茶,“淮屿啊,你弟弟是当红偶像,又才二十岁,有点个性这没什么,但这回……”

他连连叹气,没把话说下去。

秦淮屿神色歉疚:“牧野近期的工作状态确实有问题,但他并不是仗着自己有点人气就任性妄为的艺人。陈导,您不是外人,我也不瞒您,牧野有情绪病,易燥易怒,睡眠状况更是糟糕,最近病情有所加重,甚至频繁得罪媒体,这些未必是他本意……”

*

休息室的门虚掩着,交谈的声音越来越轻,秦牧野站在外面什么都听不清。

他皱了皱眉头,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闯了祸被叫家长的熊孩子。

心里烦躁,他干脆快步走出片场,找了个人少的地方,从口袋摸出烟盒。

刚取出一根准备点燃,身后的经纪人忍不住吱声:“哥,别啊,被人看见不好。”

吸烟不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但秦牧野男团出道,是正儿八经的少年偶像,需要阳光正面的形象,片场人多,万一被人拍下来,保不齐又是一条负.面热搜。

秦牧野窝了一肚子火:“居然找我大哥告状,汪大经纪人,可真有你的。”

汪川心虚地赔着笑,“诶嘿,巧合!你哥是关心你这个弟弟,碰巧来探班而已。”

他嘴上转移话题,手里还不忘趁机没收秦牧野的烟和火机。

汪川和秦牧野私下的关系其实很好,正因如此,他对秦牧野的脾气再了解不过了。

他那暴脾气发作起来,没人能劝得住——除了他亲哥秦淮屿。

何况当时那个情形,陈导脸色铁青,眼看着就要到爆发的边缘,如果不是他情急生智大喊一句“秦大少爷来探班了”,恐怕真的没法收场。

秦牧野唇角讽刺地抽了抽,俨然没把汪川的解释当真。

但汪川却没在他脸上瞧见多大的怒气,猜测他情绪已经稳定了。

汪川也放松了点,拍了拍他的肩:“你脸上的伤虽然没多重,但上镜肯定遮不住,干脆趁机请几天假,把状态调整好?”

秦牧野没吭声,不置可否的态度。

汪川叹了口气:“阿野,你的状态是真不适合工作,先休息半个月,剧组这边我负责沟通,上次那个绯闻的热度……估计也能凉的差不多了。”

他提到绯闻两个字时,下意识瞟了眼秦牧野的表情,果不其然见到他眸色一暗,脸色僵了很多。

汪川硬着头皮说下去:“我知道这件事你真的很冤,但没办法,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有些谣言越抹越黑,只能指望时间来平息。”

秦牧野嘴唇紧抿着,良久都未发一言。

这半年来他的情绪和睡眠状况都不稳定,但真正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半个月前的热搜。

半月前的某个深夜,某位电影学院在读女生突然在个人微博上发表长篇小作文,讲述她被某当红爱豆骗.炮的经历,还附带许多大尺.度的微信聊天截图。

内容含沙射影,经过网友们深扒,最终男主角被指向是同样在电影学院就读的秦牧野。

一夜之间,“当红爱豆骗.炮女粉丝”的黑通稿席卷全网。

虽然事后秦牧野团队第一时间澄清谣言,并律师函警告,但因此造成的负面影响已经难以控制。

作为一个二十岁的年轻爱豆,干净阳光的形象太重要了。

秦牧野本就有情绪病,又被这种莫须有的造谣缠身,一时间消沉无比,连续失眠,昨晚也是为了能够顺利入睡才会去练拳击消耗体力。

“咦,这是谁家的小朋友呀?”

工作人员的一声惊呼打破了秦牧野和汪川这边凝固的气氛。

秦牧野听到小朋友三个字下意识皱眉,目光却已经猝不及防地落在不远处那个探头探脑的小人儿身上。

片场人很多,棉棉下凡重生后第一次到人多的地方来,不免有些胆怯。

淮屿哥哥和陈导谈话时关了门,她对这位二哥哥秦牧野是又好奇又畏惧,于是悄咪咪跟在他身后,暗中观察了很久。

棉棉身上穿的是林助理新买的粉色小裙子,颜色很是惹眼。加上她本来就生得娇萌可爱,叫人一看就不忍挪开视线。

正当许多工作人员被吸引过来围观小团子的时候,秦牧野透着戾气的声音骤然降落:“喂,小孩,你叫什么名字,谁带你来片场的?”

秦牧野自从妹妹过世后就非常反感小孩,有一次拍戏还得罪了小演员,被路透爆料,在网上被很多网友怒喷毫无爱心。

只有他自己知道,与其说是反感,不如说是惧怕。

他惧怕所有的人类幼崽,因为他害怕想起自己早逝的妹妹,他怕了那种心脏阵阵钝痛的滋味。

而眼前这个扎着两个小揪揪的小女孩,简直激起了他恐惧防御的最高层级。

因为……她太像棉棉了。

像到他差点怀疑自己的眼睛。

小团子的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一个字都没吭声。

这个二哥哥好凶好凶,他好像很讨厌自己,眼神是冷漠的,气场也充满戾气,不像记忆中那个爱抱着她举高高的少年……

棉棉知道自己是重生的,连温柔的大哥哥都不相信她是棉棉,这个凶巴巴的二哥哥肯定更不会信了。

小女孩低垂着脑袋,像只瑟瑟发抖的小鹌鹑,旁边的工作人员看着都心疼了,又不敢开口冒犯这位暴躁顶流,只能暗自腹诽秦顶流您能不能做个人!对小团子这么凶!这么可爱的小团子,吸上一口肯定快乐一整天!

秦淮屿和陈导演相谈甚欢,已经从休息室前后走出来,秦淮屿见了这一幕,毫不迟疑地俯身把小家伙抱了起来,低声道:“阿野,先回家,陈导答应给你放假十天。”

秦牧野的注意力完全被这个团子吸引了,他眉头紧锁,愈发急躁:“大哥,这小孩是跟你来的?她是谁?!”

秦淮屿感觉到被他单手抱在怀里的团子紧张了,她肉乎乎的小胳膊愈发缠紧了他的脖子,本就娇小的身体缩成了一团,软绵绵地趴在他肩头,很明显是被秦牧野吓到了。

他安抚地拍了拍团子的背,对弟弟没什么好气:“路上再说。”

陈导刚从秦淮屿口中了解到秦牧野近半年来不为人所知的遭遇,虽然不动气了,但心下有许多对未来拍摄工作的隐忧。

直到他被秦淮屿怀里的小女孩引得眼前一亮,顿时笑逐颜开,满脸姨夫笑地上前捏了捏脸:“哟,哪来的小娃娃啊,这小模样,太讨人喜欢了!”

秦淮屿只能笑了笑说:“是朋友的孩子,顺路带她玩玩。”

陈导演快到当祖父的年纪了,对娃娃颜控得厉害,立刻就把工作的困扰抛诸脑后,满眼都是这可爱的小团子:“这颜值,可以当小明星了,淮屿你帮我问问这娃娃的家长,有没有往圈里发展的意向?”

“这……”秦淮屿不好扫导演的兴,含糊应下。

*

秦牧野勉强忍到走出片场,沉声质问:“朋友的孩子?究竟是你哪个朋友的孩子?”

秦淮屿比他冷静太多,不紧不慢地说:“那是应付陈导的说辞,这孩子是昨天傍晚出现在我办公室里的,暂时还不确定身份。”

秦牧野再三追问,得知了整个经过之后,他态度更恶劣了:“什么?不明身份的小孩你就这么随便带回家了?还准备领养她?哥,你没事儿吧?”

秦淮屿目光平静地看着他:“当然不是随便,她和棉棉实在太像了。”

秦牧野胸口闷生生地发胀,他听不得棉棉这两个字。

他盯着大哥,又将目光转向不远处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狠狠倒吸了一口气:“世界之大,人有相似有什么奇怪的,说不定就是因为她碰巧长得像,才被诈骗犯送过来骗人!”

秦淮屿脑中一直浮现着昨晚的梦境,但这无法直接证明什么。

毕竟……那违背了科学常理。

二弟的反应他并不意外,他把团子带过来,已经深思熟虑过。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半年来二弟因为妹妹的事有多自责,多煎熬,这早就已经影响到他的生活工作乃至未来的职业生涯。

从天而降的小团子,就像是一束光,洒在了持续笼罩半年的阴霾之上。

是时候逼着二弟走出来了。

*

秦淮屿对秦牧野的暴躁模式采取全然无视的态度。

路上,他熟练地抱着棉棉,语气温柔:“小不点中午想吃什么?”

小团子嫩生生的手指指向窗外路边公车站的美式大汉堡广告牌:“可以吃这个吗?”

看起来好诱人啊,她在仙界八百年从来没见过这种食物。

秦牧野为了和来历不明的小屁孩保持距离,冷漠地坐在副驾驶。

他从后视镜看着后座两人旁若无人的样子,愈发忿忿不平,“呵,秦淮屿先生,宁是忘了自己还有个亲弟弟在车里?”

小团子听到秦牧野的声音,本能地朝前面望了望。

好凶,凡间的二哥哥连后脑勺都透着凶巴巴的气质。

秦淮屿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语气漠然:“你一个需要严格控制身材的男艺人,每天还不都是吃那点草,对午餐吃什么没有发言权。”

靠!

秦牧野脸色更黑了。

他吃的都是专业营养师私人订制的高端健康餐好不好!到了亲哥的嘴里成了‘那点草’?

*

美式餐厅里。

棉棉被豪华版的牛肉芝士大汉堡惊叹得双眼放光。

秦淮屿忍俊不禁。

答应带她来之前,他谨慎地请教了一位育有孩子的学姐,确定三四岁的小朋友偶尔吃汉堡薯条是可以的,只要别吃太多积食就行。

小团子不会用刀叉,戴着手套双手捧着快赶上她脸大的汉堡大快朵颐。

秦淮屿本不爱吃这些油腻的东西,却也被她香喷喷吃得享受的模样感染到,拿起刀叉优雅从容地吃了起来。

一大一小吃得其乐融融。

然而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此时,秦牧野戴着口罩墨镜,双手环抱,像一尊蜡像远远坐着,冷眼旁观。

棉棉吃得太满足了,她突然明白为什么司命叔叔经常嘲笑她没有见识了。

原来下凡可以吃这么多好吃的!

神仙不食五谷,饮食不是必须,不吃东西也不会饿,所谓的琼浆玉露根本没有凡界食物真实的香气。

她吃得越香,看秦牧野就越像看怪物。

奶呼呼的声音终于忍不住发问:“淮屿哥哥,他为什么不吃呀?”

秦淮屿淡淡道:“不用管他。”

团子转了转黑葡萄般的眼珠,自己思索了半天,恍然大悟:“哦,我懂了!是因为他犯错了,所以淮屿哥哥封住他的嘴巴,罚他不许吃饭!”

她见过上神惩罚犯错的小徒弟,会封印徒弟的嘴,面壁思过,不准言语。

二哥哥脸上那个黑乎乎的大布罩子,应该就是凡界的封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