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青梅重生顾少宠妻成瘾第3章完整版全本阅读

青梅重生顾少宠妻成瘾第3章完整版全本阅读

顾祁墨有些无语,觉得黎妍今天是受刺激太大,否则怎么一下子胡言乱语,一下子又异想天开。

见他满脸不相信的表情,黎妍眼中浮现出恶趣味,“要不我们打赌。”

“赌就赌。”顾祁墨应承下来。

黎妍将破石头递给切割师傅,“麻烦您了,再来一刀。”

师傅看着仅剩如拳头般大小的废料,上面没有一丝飘绿的痕迹,劝道:“这就不必了吧!”

所有人都不看好这块破石头。

可黎妍却执意要切,“您就从这侧面开个窗。”

见黎妍执意如此,师傅也只能照办,谁料这一刀下去,还真开出了颜色。

“冰种!还是帝王绿!”

师傅一声惊呼,刚刚握过刀的手还有点抖。

他就是按照黎妍的指示,随手一切,这要是切坏了他可赔不起啊!

他拿起料子仔细检查,发现好在没什么大碍,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旁的顾祁墨微愣,他见过无数块籽料,还从没遇到过已经定义为废料的石头,在没有任何飘花迹象的前提下,居然还能开出冰种。

所谓冰种,即是半透明的翡翠,带着冰一般的质感给人以冰清玉莹的感觉,品级仅次于玻璃种,属于顶级翡翠。

黎妍却并不惊讶,一脸笑颜如花,“还劳烦师傅将这外皮慢慢剥了。”

“好的好的。”师傅有些激动,点头如捣蒜,从业二十年来第一次遇到有人将废料开出宝贝来。

师傅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剥去冰种翡翠的外皮,心中还有些忐忑。

冰种翡翠特别容易掺进杂质,或者有棉点、裂纹,失之毫厘价格就可能差之千里。

像这种废料能开出冰种帝王绿翡翠已经是顶尖的运气了,若是还想品相好,没有丝毫瑕疵,那除非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半个小时后,翡翠的石头外衣便已经被悉数剥掉了。

所有围观的群众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什么逆天的运气!

而顾祁墨看着那块完完全全没有任何瑕疵的冰种帝王绿翡翠,向来冷静自恃的脸庞露出了做梦般的神情。

但也只是短短一瞬就恢复了常态,他愿赌服输道:“你要我做什么?”

黎妍露出尖尖的虎牙,笑的如同小恶魔,“小事而已,只求日后能合个葬!”

她不要再眼睁睁的看着顾祁墨在她眼前死去,即便是死,那也要死在一块!

听到“合葬”两个字,冷峻的脸庞浮现少许疑惑的神色,顾祁墨下意识问道:“你说什么?”

“合葬啊。”黎妍理所当然,又贴心补充道:“我要和你葬在一起。”

见黎妍一脸认真,顾祁墨神色渐渐变得古怪,他现在是不是应该选择立马原地去世???

“放心,不是现在。”黎妍的目光落在了虚空,没有任何焦点,上辈子顾祁墨死了,她活的如同行尸走肉,这世该换她守护了,绝对不会再让他一个人。

顾祁墨虽然不解这个古怪无礼的要求,但是看着黎妍满身寂寥,明明近在眼前,却好像隔的很远,心中的疑惑渐渐加深。

“好。”

顾祁墨黑眸泛起莫测的光,他定定说道,仿佛达成了某个郑重的承诺。

灯光打在旁边的极品翡翠上,折射出生机盎然的绿意,仿佛有水波在其中流动,继而幻化成翠色的涟漪,夺目又耀眼。

顾祁墨知道黎家现在正资金短缺,刚刚黎妍还因为花了几百万买“废料”的事情跟黎伯父闹得不愉快,有心要帮一把黎妍,“这块翡翠我高价收购了。”

黎妍摇头拒绝,“不行。”

顾祁墨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他嘴唇紧抿,周身的气压都低了几个度,散发出一股不悦的气息。

黎妍拿起翡翠,霸气塞到了他手上。

“送给你了。”

看着手上拳头大小的极品翡翠,顾祁墨略微怔楞,没想到黎妍说送就送。

好像在外人眼里价值千金的翡翠,对她而言是个不起眼的小石头。

这样大的手笔,也就只有她才能够做得出。

黎妍豪气冲天问道:“够不够?”

顾祁墨心里虽然诧异,却不露声色的询问道:“就这?还有吗?”

“送你个巴掌要不要?”

黎妍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两人相视而笑,一切默契尽在不言中。

翌日,顾祁墨带着黎妍一起,准备把这个拳头大小的翡翠做成饰品,谁曾想刚到翡翠店门口,黎妍便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怎么了?”见她忽然停住了脚步,顾祁墨开口询问,顺着视线看过去,正是黎振邦还有赵雅兰两人。

只见黎振邦带着赵雅兰在里面左挑右选,面前摆放了不少首饰盒,赵雅兰正对着镜子,取下一条翡翠项链。

看着她脖子还没有消退的红痕,黎妍勾了勾唇,流露出几分冷意,意有所指道:“看来还是没有学乖。”

此刻黎振邦并没有看到门口的两人,很是豪气道:“尽管挑,喜欢什么买下来就是。”

赵雅兰一喜,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这样不太好吧。”

她虽然是这么说,可却拿着刚摘下来的翡翠项链,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这有什么不好的,你喜欢这条,那就买它了。”

“可是我觉得——”赵雅兰欲拒还迎。

黎振邦却十分吃这套,“我不要你觉得,听我的没错,何况这是给你的补偿。”

赵雅兰压下心中的高兴,余光却看到了不远处的黎妍。

眼神深处有恨意一闪而过,她拉了拉黎振邦,不计前嫌的走过去,主动打招呼道:“小妍好巧啊,竟然在这里碰见了。”

看她的模样,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就冲这副伪装和忍耐力,黎妍还是挺佩服赵雅兰的。

“好巧。”

“哼!”黎振邦神情顿时变得阴沉,一声冷哼,显然还记恨着昨天的事情。

见黎振邦对黎妍没有好脸色,赵雅兰笑意愈发加深。

“昨天的事情真是对不起。”她很是愧疚的开口,满脸都是自责的神情,“关于你母亲遗物的事情,都是我的错,和你爸没有关系。”

赵雅兰欲言又止,“父女俩哪有隔夜仇的,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伤了父女之间的感情。”

她把错误全部揽在身上,不知道她真面孔的人,差点就被这副大度委曲求全的样子给骗了。

黎振邦显然就是其中一个,露出心疼的神情,看向黎妍的目光更加不善。

“你到底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看着赵雅兰唱作俱佳的表演,黎妍很是冷漠,“你们这是在教我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