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一觉醒来我儿子都比我大了第4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我儿子都比我大了第4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水槽里的水“哗啦啦”地流着,水柱冲着萧越泛红的手掌,冰凉的丝毫不能缓解他内心的气郁。明明是个不相干的人,可越琢磨对方对他的态度,越觉得心中的那点不是滋味更加没有滋味了。

戴浩在明白认错人之后,心里头的怒气都转化为了尴尬。

他犹豫再三,小声说:“哥,我们搞错了人,那姓萧的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他那么厉害,咱是不是可以拉拢他一下,买点东西孝敬……。”

戴浩的话没说完,带水的手掌就啪地打在了他肩膀上。萧越沉着一张脸,瞥了眼面前两个脸上都透露出拉拢态度的家伙,语气开始不善,“孝敬什么,你当他是你爸呢!”

“呸!口误,那个哥我们两的意思是拉拢他。”

“拉拢什么,没必要。”萧越可不想拉拢个长辈天天给他念经。

既然当哥的都这么说了,做小弟的自然也没必要再去纠结。天大的事,有哥顶着,小弟除了煽风点火,怕也只有顺势而为这一种选择吧。好在做小弟的两人有些自知之明,虽然跟着萧越嘴里说着不讨好,但背地里却打定主意不刁难。

只要谁碰不上谁,那哪来的事啊。

后几节课,前排的两人兢兢业业地坐着,萧斯凡安安稳稳地听着,就连常年逃课不听课的萧越都一改往常的性子开始端正了身子。不过他为的不是听课,而是观察人。

他要观察那姓萧的,究竟是什么来头。

能让他如亲爸般的舅舅开始摒弃他这个亲“儿子”,开始为他人打点。他从未见过他舅舅对哪个萧家人比他更好些了。

瞧着瞧着,越瞧越觉得这家伙似曾相识,他好像在哪里见过,又好像没有见过。总之,朦胧的熟悉感中还夹杂了一重说不清的亲切之意,那种感觉就好像他在面对他亲爸时分毫不差。

“看够了吗?”正当他看入迷时,萧斯凡的声音骤然出现在萧越耳侧。

萧越猛地身子打颤,及时扭过脑袋说:“有什么好看的!不也只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

“那你还看了这么久。”

“看久点怎么了,不看久点怎么知道你哪不如我,好歹我的鼻子要比你高挺些,眼睛要比你深邃些,嘴巴要比你单薄些。男人么,要长得粗犷一些,不像你单纯的小白脸。”

萧家人的长相向来是温和的,萧斯凡就是典型似母的长相。而萧越大抵是像父,比起萧家那柔和的脸部线条轮廓,他更为棱角分明些,加上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怎么看都是遗传了另一人的模样。

萧斯凡不记得那人的长相了,只记得那天晚上那人留在他眼角的吻。

淡淡的、单薄的、冰凉的,就如同萧越此刻不似萧家人的那张嘴。

说起来当年的事也有些戏剧性,一场生日庆祝会,一次喝错东西,一份阴差阳错,最后导致他肚子里留下了那不知名人的孩子。

当时走得匆忙,也没想和那人再有瓜葛,便是连对方的模样都不曾去看。

“你父亲……”萧斯凡微微垂眸。

怀孕后他并没有把怀孕的事情告诉那人,也没有想过要找那人。只是最后,反倒让那人先找到了萧越。据萧松说,在萧越五岁那年,那人就已经把孩子接回,这些年倒一直对孩子很好,唯一让他不解的是孩子的姓从始至终都姓萧。

“我爸。”说到凌庭筠,萧越眼里露出些撒娇般的嫌弃,“那家伙烦人得很,比我舅还爱念叨我,都一把年纪了也不找个对象,也不知道是不是……”说到这,顿了顿,大约是想起了不好的事情,转声换了话题。

“你问我爸干什么?你别想抢了我舅的关注,还想抢我爸的。萧家的,我爸只宠我一个,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萧斯凡收回沉思,瞥了眼萧越,“要是你爸和你像,大抵是蠢的。”

“……”

“你才蠢!你全家都蠢!”

*

萧越自小就见不得有人说他爸的坏话,虽然嘴上说嫌弃他爸,可他心里清楚他爸从小把他拉扯大不容易。尤其是在他没有妈的情况下,他爸是既当妈又当爸的模范父亲。

模范父亲对萧越也并非溺爱,只能说宠得底线低了些。

凡用钱能解决的,他绝不会吝啬,而用钱不能解决的,他也不会吝啬。这么好的一个父亲,在商界是出了名的“儿控”。儿控伴随心善,但凌庭筠却是儿控的特例,在宠儿子这件事上若有人犯了他,必定睚眦必报。

单是一个下午,萧越口中出现凌庭筠的次数就不下十次。

还是在对方无意识的状况下脱口而出的,可见那人在萧越心中的地位之高。

“喂,舅舅嘱咐我今天送你回家,你家在哪?我待会让司机送你回去。”放学后,走出学校大门的萧越一眼瞄到停在拐角处那辆熟悉的黑色轿车,他抬步朝车子走去,边走边问。

跟在他身后的是萧斯凡。

萧斯凡记得回家的路,只是因为萧松不放心他独自一人,便借了萧越的便利送他回家。前些天,他一直住在萧松家,还没来及得回家看看。加上十八年时间过去,回家的公车站点也变了不少,萧斯凡怕自己万一迷路还要费些时间重走,自然跟着萧越了。

他倒也没想让萧越送他到家门口,毕竟他暂时还不打算暴露自己是对方父亲的身份。

“哥!哥!”

两人刚要踏上车子,就听身后传来了戴浩的呼喊。

戴浩急匆匆赶来,“越哥,荀兰……兰嫂子出事了!刚才我和大宇经过二班的时候听到有人说荀兰嫂子下课后被几个男的叫了出去,那些男的看着都凶神恶煞的,怕是要找荀兰嫂子麻烦!”

“什么!”萧越顿时转身,“他们去了哪?”

“好像是什么……丽都,对!我和大宇听得仔细,就是丽都!”

“对,是丽都。哥,那地方可不是什么正经人去的,咱们……”何宇跟着说话,“我记得之前有人在丽都被打断了腿……”

听到这,萧越狠狠地拧了把眉头。

他转身瞧了眼萧斯凡,随后快速走到黑车旁,俯身在前车窗上敲了敲。等车窗降下,对着里头的人吩咐声,“送他回家”。便示意萧斯凡坐进去。走之前还将书包甩进车窗,大有一副“大刀阔斧”的英雄气概。

“你去哪?”萧斯凡问。

“去丽都!”

见着三人飞跑远去,萧斯凡一时半会也跟不上他们的步伐,便捏着书包上了车。后车座早已坐着一人,萧斯凡上车后那人的目光就停顿在了他身上。那是一种充满惊愕和狐疑的视线,但狐疑下还藏着更多说不清的复杂情绪。

“师傅,您能去丽都吗?我改道。”萧斯凡一上车就对司机说道。

“你去丽都做什么?”那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丽都是什么地?”萧斯凡回眸。

只见坐在他左侧的男人身穿一件笔挺的西装,蓝紫色格子条纹将对方饱满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白色的里衬贴着他的脖颈,凸起的青筋反而让肌肤与衣物更加切合了些。萧斯凡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气度的男人,看似年长,却又年轻。

加上对方那双眼,好似在哪见过,萧斯凡对这人莫名有些熟悉感。

“不是什么好……不是你这样的学生该去的。”那人说出话来,淡淡的,凉凉的,就好像唇瓣里含了片冰薄荷,就连语气也夹杂了那么点意思,听到人耳朵里便也把听者的心弄得凉飕飕的。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那人投放在他脸上的视线,火辣辣的让人无法忽视。

这视线就好像自己欠了对方好多钱,现在终于让债主逮着他这个欠钱的人了。

“叔叔,你认识我吗?”萧斯凡问。

普天之下敢在这喊凌庭筠叔叔的怕是也只有萧斯凡一人了。今天是凌家三个月一次的聚餐日,凌庭筠特地推了工作亲自来接萧越回凌家,谁知不仅没能把人接到,反而接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家伙。

凌庭筠清楚地记得萧斯凡失踪已经整整十八年零八天,这十八年间他没有哪一天是不在想着对方的。或许是当初的一次阴差阳错导致失踪结果的发生,他没有一次不后悔那天要是把人送去了医院,是不是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他愧疚了整整十八年,也思念了对方十八年。

直到今天一个和那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凌庭筠的整个颗心都乱了。

可他也清楚一个失踪了十八年的人再回来,绝对不会是顶着十八年前的模样。

“你叫什么?”凌庭筠盯着萧斯凡的双眼问。

眼眸中暗含悸动,即便他觉得对方是萧斯凡的可能性很小很小,可他依旧奢侈地想要去询问一次。他等的时间太久,久到他记忆中关于那人的一切都开始逐渐变得模糊。

萧斯凡他盯着凌庭筠的双眼,撒了谎,“叔叔,我姓萧……叫萧帅。”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改了口,说了个不相干的名字,只是觉得这样的名字才够格打破现下车内怪异的氛围。

“萧……帅……”凌庭筠怅然若失,他似乎想从萧斯凡的脸上找出任何说谎的痕迹,但是对方青春洋溢的脸明明白白地告诫着他眼前这人不是他想要找的那人。

“叔叔,能去丽都了吗?”萧斯凡觉得司机再不开车,他怕是要被左侧人的视线盯出个洞来。

凌庭筠闭了眼,似乎是累了,“去丽都。”

车子平稳在路上行驶了许久,在萧斯凡差点要昏睡过去的那刻到达了目的地。丽都是华高市最繁华奢靡的地下酒吧,禁止未成年人及学生进入,能进里头的大多是有钱有势的上等人,像萧越这样的压根没办法入内。

等萧斯凡到那的时候,萧越还围着丽都的外墙徘徊着。

“哥,要不我们冲进去吧!”戴浩蹲在一旁出着馊主意。

“哥,说不定荀兰嫂子已经离开了,我们这么冲进去是不是不太好……”何宇胆子比较小,不敢往大人物的世界里闯。

萧越皱着眉头,一遍遍地在门口走动。

他刚才还见着个学生模样的家伙进去,怎么轮到他,硬是不让进了。那保安也不知道是不是眼神有问题,瞧见个女的就放进去,瞧见个男的就拦着,性别歧视也不至于做得这般明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