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师尊你没有心第4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师尊你没有心第4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沈寒白是被人抬回栖梧峰的。连着几天,他都会控制不住接连不息地低咳。伴随着咳嗽而来的,是怎么都咳不尽的鲜血。

他以前也曾经受过伤,每次师尊都十分担心,日日会来询问他的伤势。有时候他实在伤重,师尊会亲自喂药,用灵力帮他调养。

想到这里,他露出一个怀念的笑。当时虽然身体难受,但是他的一颗心早已飞了起来,心里有个小人在偷偷地打滚。当时恨不得伤永远不会痊愈。

可是他的师尊变了,他再也享受不到师尊如临大敌的关怀。他剩下的,只有恍如梦一般的回忆。想到这里,本来怀念的笑只剩下细碎的哀伤。

修养了半月,勉强可以下床活动后,沈寒白去看了被安置在栖梧峰的顾知之。顾知之躺了半月,连着换了好几种灵药,仍是未醒。

“大师兄,你伤得也很重。也要好好修养。”被安排照顾顾知之的叫桂圆。在温家时便一直跟随沈寒白左右。

沈寒白咳嗽几声,摆了摆手问:“师弟这几日如何了?”

“听说小师兄伤得也很重,掌门一直在那边亲自照料。许是已经没有大碍了。”

沈寒白手里无意识地揉搓着沾了咳血的帕子。师尊从来都没有变,只不过是紧张的对象不再是他而已。

桂圆颇为不忿地说:“谁能想到小师兄还有那样的身世,大师兄当时那般生气也是情有可原,掌门师尊却是连缘由都不问便打伤了大师兄。”

“更过分的是,小师兄那边天材地宝像不要钱一般往进送,明明大师兄伤得也很重,掌门师尊却丝毫没有询问一句。”

曾经因为受伤而生出的奢望最终在这句话中化为了镜花水月。沈寒白面色惨白,有些颓然。

“而且……”桂圆觑了一眼沈寒白。

“说吧。”沈寒白低语,“对我来说,还能有什么坏消息。”

“而且,我听闻,掌门师尊在和温家家主商议,要开宗祠,将小师兄和他的母亲写入温家族谱。”桂圆的声音越来越小。

沈寒白眨了眨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桂圆,“你说什么?”

桂圆不敢看他。

彻底理解桂圆的话之后,沈寒白慢慢捏紧了拳头。帕子还被他攥住手心,已经褶皱得不像样子。

“他们打得好算盘。”沈寒白怒极反笑。

苏洛川的母亲写入族谱,必然是要代替自己母亲的位置。他母亲生前就活在姓苏的那个女人的阴影里,死后却还逃不出这样的宿命。

他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心口又开始泛着疼。

苏洛川,一旦写入族谱,便理所当然成为温家的继承人。虽然温家的一切他毫不在意,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要拱手让人。

他们霸占了他的父亲不说,如今还想堂而皇之的鸠占鹊巢,霸占整个温家。

一滴又一滴的血从沈寒白攥紧的拳头滴了下来,他的心口好似疼得要裂开。

他的好师尊,对他的过往和执念一清二楚,最后还是选择如了苏洛川的愿!

“我去找师尊。”沈寒白眼睛带着凶光。这一切,他要去找萧长渊问个清楚。

萧长渊见到沈寒白的第一句话便是,“你来做什么?”

师尊眉眼间的冷漠让他心如刀割,但他还是直截了当地开口,“弟子听说,您要帮苏洛川入温家族谱。”

“是又如何,川儿本就是温家的继承人。”萧长渊皱眉,明明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沈寒白竟气势汹汹地来找他兴师问罪。成何体统。

“他母亲不但不是我父亲明媒正娶之人,甚至都算不上父亲抬进门的妾室,勉强只能称为外室。苏洛川也只是私生子,更何况他故意陷害知之,品行不端,如何能入族谱?”沈寒白不卑不亢地说道。

萧长渊听了沈寒白的话,升起一丝失望,失望过后是控制不住的怒气。沈寒白是何时变成了如此睚眦必报,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连抹黑师弟的话都能说得出口的人。

他说话不由自主带着威慑:“顾知之出手在先,何来陷害?在本尊看来,你如此斤斤计较,黑白不分,手段龌龊,将你母亲的死迁怒于无辜之人,才是品行不端。”

“沈寒白,你太让本尊失望了。”

他让萧长渊失望了?沈寒白跪在师尊面前,这个念头让他感觉自己被无边无际的寒冷包裹着。寒气侵入体内,几乎要将他整个人冻住。

原来他在师尊心里,是这么想他的吗?他用尽全部力气,都无法控制身体的颤抖,他一字一句带着泣血。

“师尊,我是怎样之人,你的眼睛看不到,你的心也看不到吗?”

原本愤怒中的萧长渊被他透出的哀伤和绝望猛地一震,他从来没有见过他这般脆弱,像是被抛弃的小兽,茫茫然困在原地,时刻都在哀鸣。

萧长渊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一步。可下一秒,他开始迟疑。他知晓川儿的母亲对沈寒白的伤害,但是这是上一辈人的恩怨。

川儿和他的母亲并不一样,他是无辜的。所以他帮川儿认祖归宗,这有什么错呢?

他想不到的是,外面的谣言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早已变了味道。

良久之后,萧长渊移开了目光,“你走吧。”

轻飘飘得一句话,却让沈寒白的眼泪差点掉了下来。师尊还是选择了相信他所看到的,往日的种种对对师尊来说都是那样无足轻重。

他的师尊,从没有想着要透过自己的眼睛,去看一看自己的内心。

十几载的时光里,他连一瞬都没有求到。

沈寒白想要辩解,想要质问。但巨大的情绪裹挟着他,让他说不出一个字。

凄入肝脾,莫过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