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宠婚撩人第14章 回家火爆章节在线阅读

宠婚撩人第14章 回家火爆章节在线阅读

事态还在继续发着,林晚意心态平稳了不少。

至少说不像刚开始那么委屈了。

她从大二开始接戏,至今进圈已经八年,经历过的事很多,可没有哪次和人命相关,这次舆论的威力都压在她身上,她显然有点招架不住。

然而身为一个公众人物,她需要学会忍耐,喜怒不形于色。

第二天一早,一个帖子又横空出世,楼主委屈巴巴发帖,说偶遇林晚意,想和她讲道理,谁知她直接将一瓶饮料泼到她脸上。

楼主为了证明自己讲话真实可信,特地po了张打码的自拍,头发湿哒哒地贴在额前,发间依稀可见果肉,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论坛没微博用户多,下面也盖了几千层楼。

【内娱女明星有几个不作妖的??】

【本来我还有点同情她的,算了算了】

【摸摸头卤煮,就该直接扇那贱女人一巴掌】

楼主回复:【某些人没素质惯了,咱不能跟她一般见识啊[委屈][委屈]】

写到这里,楼主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又开了一层楼中楼。

【想到之前看过的一个八卦,林晚意身边有个助理,有一次帮林晚意买吃的买错了,林晚意直接把一碗热水浇到助理头上了,我开始还不信,都1202年了,怎么可能回有这么没素质的人,啧啧啧】

【妈呀又是一个猛料】

【林晚意必糊!!】

林晚意看完帖,面无表情摁灭手机。

以前她还真发现自己有这么多黑子,这回一出事,各路牛鬼蛇神都出来串门了。

如果在林鹤导演去世的事上做做文章,尚且勉强有证可依,这个傻逼楼主什么情况?净说些子虚乌有的事情。

她一共就有过两个助理,从出道到前年一直是李维做她助理,后来李维嫁给了一个演员,也算是追星成功,做起了全职太太。

再后来就是陆笛,陆笛从毕业就跟她。

哪来的什么浇热水的助理……太惨绝人寰了吧。

盛夏一早打电话过来,怕她受不住流言,说要过来陪她。

林晚意笑着拒绝:“不用了,你那边不是还在赶稿吗?我能扛得住,别担心我胡思乱想,你姐妹可是要成为巨星的人。”

经过她再三保证,盛夏才肯相信。

吃过午饭,林晚意睡了一觉,其实昨晚她睡得不太好,一上午精神都不行。

哪想到竟然久违地做了梦,梦见的还是宋凛州。

结婚四年,她梦见他的次数屈指可数。许是这段时间昼夜相见,她竟然将他写到了梦中。

也可以说,这并不是梦,是大脑在复刻她找他的那天。

夜色黑沉,星星撕裂了天幕,星星点点的光华,聚在一起又散开。

她穿了一件玫瑰色长裙,只身去见宋凛州——求他娶她。

那时宋林两家已经敲定了联姻事实,林皎皎暗恋宋凛州多年,林政和沈云当然更倾向于将她嫁给宋凛州。

林晚意眸中笑意盈盈:“宋凛州,反正你要娶林家女儿,不如娶我吧。”

她那时不过二十二岁,胸腔却有股说不出的孤勇。

宋凛州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穿了件白衬衫,扣子系得工工整整,卡到喉结处,衬得他矜冷禁欲。

他背靠座椅,面无表情睇她一眼,双手交叠,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林皎皎才是正经的林家千金,我为什么要娶你?”

林晚意深吸一口气:“我们好歹同学三年,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的人品。”

“盛平无非想要拿到华恩的注资,你娶我也一样能得到这个,为什么不娶知根知底的我呢?”她眸色纯粹,眼尾微微上挑,浑然天成的媚。

“林皎皎喜欢你,难缠得多,你肯定不希望一个爱缠着你的女人陪在你身边吧?”

宋凛州哦了一声:“你也说了,林皎皎钟情于我,你如果嫁我,沈云那边怕是不同意。”

林晚意轻轻俯身,勾唇笑得像只小狐狸:“据我所知,华恩现在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华恩急需盛平的核心技术,你以为沈云有得选吗?”

宋凛州抬眸,视线落在她脸上:“你这样说你母亲,不怕遭天谴?”

她不以为意,撩了撩长发,轻嘲:“她算哪门子母亲。”

宋凛州思忖几秒钟,站起身:“你先回去吧,过两天给你答复。”

他表情淡淡,也猜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然而第二天晚上,林晚意就收到了宋凛州要娶她的消息。

其实有件事她没对宋凛州讲。

最开始她对嫁不嫁给宋凛州没兴趣,可是她无意间听到,沈云与林政在卧室小声商讨,想把她嫁给城东陆家。

陆家少爷玩得开,没个正形。林晚意听说过好几次,他进行多人运动进局子的消息。

她不想嫁给一个人品方面有硬伤的人,真的伤不起。

而宋凛州不耽于女色,一心搞事业,这一点与她不谋而合,何况还有张好皮相。

林家不可能白养她这些年,她身上也背负着责任,必须选择未来老公的话,她倾向于宋凛州。

梦见这些让林晚意恍如隔世,不过过去四年,遥远得就好像发生在上辈子。

她突然很想见宋凛州,趿着拖鞋走到楼下,空空如也,书房也没人,她忽而感觉到一股久远的寂寥。

林政给她打了电话:“晚意,这么长时间没回家了,今天回来吃顿饭吧?”

林晚意正欲拒绝,又听见林政说:“你这段时间又不忙工作,回来看看爸爸吧。”

这一声“爸爸”让她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读小学的时候,有个有钱人家的孩子也不知道哪里得来的消息,知道林晚意不是林家的亲生女儿,将她堵在厕所口,嘲笑她的身份。

林政那两年很忙,急着开拓业务,接到电话还是第一时间赶到了学校。林晚意个子很小,还不到他的腰部,林政动作轻柔地帮她换下那件脏掉的外套:“晚意,你要记得,你不是没爸没妈的孩子,我就是你亲爸。”

再后来,那个骂她的孩子转走了,再也没人说她了。

林政未曾愧对过她,是真的当过她的爸爸啊。

她喉咙动了动,缓声说了声:“好。”

林家别墅离这里并不远,毕竟霖城出了名的大家族也就这么几家,都聚集在城市外围。

刚进了林家大门,发现下人已经将饭菜端好了,而整间锃亮的厅堂里,压根就没有林政的身影。

林晚意往书房的方向走,边走边喊着:“爸?”

整间房子安静得就好像没人一样。

还没走到书房,就见楼梯拐角出现了一个人,林皎皎。

“不用喊了,爸不在,”林皎皎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公司有急事,他给你打电话了。”

林晚意下意识看了眼手机,有一通未接来电,她开了静音。

无意与林皎皎闲谈,她没什么情绪地点了点头。转身欲走,哪想到林皎皎一把拽住她的手腕,眉间像是藏着十足的报复:“现在心情怎么样啊林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