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一觉醒来我儿子都比我大了第3章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我儿子都比我大了第3章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唐僧向来是西游组合里最受欢迎的那位,且不说唐僧的长相堪称得上白面小生,就说他那一身能让人长生不老的血肉,便让人为之疯迷。旁人若是冠了这名头少说也是觉得是种称赞,但偏偏除去华丽的外观,华高一中西游组合的内涵着实有些让人唏嘘。

论是什么内涵,学渣的名词解释不得不提一提。

萧斯凡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却也听得出面前人嘴里的嘲讽口气。

“陆淼,你说什么呢!”萧越最先回道。

“说什么,你不知道吗。”陆淼收回视线,嘴角咧出一个大大的弧度,“看来你的脑子今天依旧没能跟得上你的脸。”他下意识耸耸肩,“也对,你萧越除了这张脸,别无他处了。”

“你说什么——”

“听说萧少爷今日去堵人了,堵得谁?”

萧越面上憋气,“关你什么事!”

陆淼斜瞥一眼萧斯凡,回:“哦,怕是堵错人了。”

堵错人这件事还是萧越被迫跟着萧松走进校长室后知后觉的。他碍于面子,没能直接和萧斯凡道声歉,加上这家伙不轻手地揍了他一顿,怎么说也算是他亏了本。

但再怎么亏本,这事被人拿到明面上一说,极要面子的萧越僵直住了脸。

“堵错了又怎么样?”萧斯凡一脚越过萧越站到陆淼面前,他瞧着眼前人有些眼熟,可愣是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家伙。只是对方的姓确实熟悉,十八年前他有个好兄弟就姓陆。

那些都是往事,陆姓不是稀罕姓,萧斯凡想了想,不再细究。

可他回了话后,面前人却露出了不悦,不悦之意明显,瞧那双本就狭长的眼因为不悦额外拉长了几分。眼中冷冷的,像是收敛了所有善意的情绪,只把那能刺透人心的视线扎在萧斯凡的身上。

“这儿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陆淼!他说的话就是我的意思,怎么?想打架?”

陆淼收回冰冷刺骨的眼神,柔和些投到萧越身上,嘴里却是恶气,“戴了紧箍咒的萧少爷倒是听话。”

“那也不及你个没人管的孤儿强。”话说出口,顿了顿,有些后悔。

陆家的事旁人或许不清楚,但身为陆家友家的萧家人岂能不知。萧越从小便和陆淼一同长大,两人小时候的情意倒算不错,可越长大却越是隔阂了。说不上隔阂的理由,只是许久没见面,再见面便发现各自不再是当初那个天真的孩子了。

陆家有陆家说不上的一堆事,萧家有萧家的风格。

孤儿这称呼不是谁传出来的,是陆淼当着陆家所有人的面自己称呼自己的。他陆淼虽是陆家当家人陆航的儿子,但外人都知陆淼在陆航心中的地位倒不如萧越。

也是因此,萧越在陆淼心中的存在越发像根刺。

他是极讨厌萧越的。

*

“刚才你那么说他有些过分了。”萧斯凡跟在萧越后头,两人已经走到了高三三班的教室门口。

萧越心中烦躁,听萧斯凡这么一说,顿时火气上涌:“你凭什么这么说我。舅舅只是让我照顾你,但没有让你管着我。你真拿自己当萧家的长辈?还是你真把我当戴了紧箍咒的孙猴子?就算是,那你也不是那唐僧……”

“我自然不是唐僧。”萧斯凡没有否定萧越其他的话,踩着上课铃响的声音走进高三三班的大门。

他被安排坐在萧越的旁边,那儿常年空缺,班级里谁也不敢触校霸的霉头。萧斯凡一脸淡然地入了座,正前方的是早溜了的左右护法。左护法名为何宇,右护法名为戴浩,两人盯着萧斯凡的到来,不可遏止地撑大了眼。

“哥!哥!”

萧越一来,他们就扭了过去,“这家伙怎么坐这?”

他们嘴里嘀咕着,心里更是害怕这家伙会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于是,趁萧越不注意,戴浩伸脚往萧斯凡的凳子上一踢,把凳子踢出去半脚远,同时狐假虎威道:“起开!这是你能坐的地吗?”

那一脚来得突然,萧斯凡下意识起身,却还是被凳子脚给划伤了腿。虽说是塑料片卡破了几层皮肉不怎么流血,但破皮的疼痛还是火辣辣的。

“活该!”何宇紧跟着说,“谁让你坐在我们越哥的旁边,那位置是你能坐的吗?”

萧斯凡扯扯唇,伸手在破皮处揩了点血丝出来。血丝缠绕在指尖,虽说像道花纹,但怎么都让人觉得刺眼。尤其是血液上散发出来的腥味,刺激着鼻腔,让一直绷着脑后头的那根名唤理智的弦断了半根。

他抬眸,如扇般的睫毛滞留在半空。

“凭什么不能坐?”

凭什么?

面前两人仿佛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在萧越漠视的情况下起身将萧斯凡面前的课桌踹远了些,随后一脚踩在那早已被踹叠在课桌下方的凳子上。

硕大的鞋印就那么印在了焦黄色的凳面上。

戴浩努努下巴说:“你觉得凭什么。”

教室里出奇的安静,这节课的老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到现在都没来,而身为课代表的那人却不敢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下走出班级。因此导致上课时间过了整整十分钟,高三三班依旧维持着自己自习的状态。

“好了……”碍于萧家人的辈分,萧越见戴浩气焰越发嚣张,想要出声制止。结果话还没说上半句,就被眼前转折的场景给震住了。

只见戴浩的脸死死地黏着印有硕大脚印的凳子面,他的衣领被人拧成一团缠在了凳子面下方的凳脚铁片上。无论他怎么挣扎,那衣领勾着凳脚的铁片就是不肯出来,反而让他的脖颈感受到一股被巨大拉扯的痛意。

“越哥……哥哥哥……”戴浩疼得眼泪直转。

萧越上前就想去解救戴浩,却被萧斯凡一手按住。

“你干什么?快放了他!”

“放了,凭什么?”萧斯凡扯扯嘴角,瞥了眼戴浩,嘴里吐出个“蠢”。

他没兴趣陪眼前这几个家伙玩打架的游戏,只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算是自己的儿子也要为自己做的错事付出代价。

“凭……”

凭什么,萧越自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刚才漠视戴浩杀杀萧斯凡的锐气,就是想告诉对方别拿着长辈的身份来压他,结果一不小心锐气没杀着,反而让人先把他们的锐气给杀了。

萧越顿感挫败。

好在教室里的人出于害怕,没有一个敢把脑袋抬起来的,这种糗事也没有人能看见。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他弄脏了我的凳子,我是不是应该让他擦干净?”萧斯凡伸腿踹了下戴浩位置上的凳子,照着刚才对方做的样子,依葫芦画瓢地在凳子面上留个大大的脚印,“擦干净以后是不是应该有一报一?”

“你报完了,能不能把他放了。”萧越一字一句地挤出话来。

“随意。”

到底没有真想把人怎么样,萧斯凡等萧越把戴浩解救出来后,便从兜里掏出块手帕开始仔细地擦拭凳面。依旧是那块带着医院消毒水味道的帕子,在校长室用洗手液搓了两下,潮湿得正好可以擦干净凳面上的灰尘。

见萧斯凡一点点地擦着凳子面,一遍遍地折叠帕子角。

萧越心中的那点郁气顿时消散了不少,他故作姿态地从桌里拿出一包餐巾纸,随后抽出其中的一张。在萧斯凡好奇的神情下,将方块大小的纸巾展开,大手一挥地随意在桌面上捋了两下,之后将纸巾揉成一团,有弧度地丢到了垃圾桶里。

“那个是纸巾?”萧斯凡知道纸巾这东西,只是他上学的时候大伙都兴用帕子,班级里很少有人用纸巾。现在突然瞧见萧越扔进垃圾桶里的纸巾,他整个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纸巾洁白光滑的纸面极度吸引了萧斯凡的注意力,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手面上的帕子,只想把那玩意掏出来在他的凳面上扒拉两下。看看是否如他所想的那样,纸面脏了,凳面却干净了。

用完后随意一扔,更不用反复多次的清洗。

“咳咳。”

似乎吸引住对方的注意力是件值得人高兴的事,萧越在萧斯凡的询问下挺直了腰杆子,手里夹着纸巾袋慢悠悠地在对方面前晃过。一边晃,一边还抽出其中一张,再次展开,以低倍数擦拭着手掌。

等使用完毕,再次以相同的弧度丢入垃圾桶。

萧斯凡盯着那那团白纸,拧了拧眉头。他低头瞥了眼自己手里半干不干的青黑色帕子,又瞧了瞧对方手里方块大小塑料盒里的白纸张,总觉得年代的沟壑感在这一刻呈现得淋漓尽致。

*

课后,萧越举着两双泛红的手去冲了凉水。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蠢想法,愣是在萧斯凡的凝视下擦完了他整个课桌里的所有包装纸巾,导致他整双手都被磨搓得发麻。

“哥。”戴浩捧着几缕碎发,气愤道:“那家伙实在是过分!我浩子咽不下这口气,一定要把那家伙的脸狠狠地摩擦在凳面上。”

“对啊,哥。那家伙不仅揍了浩子,还截了哥你的胡,简直不能忍!”何宇跟着接话。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当着萧越的面给萧斯凡准备了一个满清十大酷刑。结果萧越一开口解释,两人都愣着了。

萧越说:“他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人,认错了。”

“啥?认错了?”

认错了又怎么样,萧越心中嘀咕。

其实他早知道那家伙不是他要找的人之后他就已经和那家伙握手言和了,谁知道对方愣是不把他的面子当面子,不仅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来管教他,还在明眼看出他和陆淼不对头的情况下帮对方说话。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和那家伙再次“握手言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