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他的白衬衫第4章全文精彩阅读

他的白衬衫第4章全文精彩阅读

冷菁宜短短一个晃神,只见这位样貌极好的纨绔校霸打完了架,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把自己身上的灰尘擦干净。然后把校服拉链拉上,从裤子口袋里再摸出了一副骚里骚气的挂脖金边眼镜。

冷菁宜:“……”

还是个有头有脸,记得带马甲的校霸呢。

江延灼看了一眼手机:“要上课了。”

“我今天不去了,新赛季我的排名不能掉。”肖泊亦摸出根烟点上,“阿延,余绯,晚自习下课后一起吃夜宵呗。”

“我看你就是想我们去接你。”江延灼哂笑,“余绯不去了,他今晚要陪顾烟,我下课去陪你。”

“够意思。”肖泊亦语气揶揄,“余绯这谈恋爱的就是不一样啊,我真羡慕奶茶妹儿,男朋友为了她,连游戏都玩的少了。”

“行了你。”余绯打了他一记,“天天贫。”他们三人的对话气氛融洽到极点,像是完全不记得地上还倒着五个人,而且全是拜他们所赐一样。

“阿延,你看见了吧?”余绯拿手机给顾烟发了个消息,抬头对江延灼道:“刚刚躲在后面那个女生,我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江延灼挑了个眉:“看见了。不认识。没见过。”

“我去,”肖泊亦听了二人对话,非常夸张地一惊一乍,“什么女生?刚刚还有别人?”

“麻烦多长个心眼儿吧你。”江延灼不轻不重地踹了他一脚。

“转校生啊,”余绯若有所思,“在下半学期转学,挺少见的。”

“关我们什么事。”江延灼一哂,“反正不会转来零班。”

“你一点都不感兴趣?”余绯捏了捏下巴,“不管怎么说也挺有缘的吧,见到这种场面还不被吓得逃跑的女生,目前我只见过顾烟一个,现在终于又多了一个了。”

“嗐,其实我看见了的。她那个全世界都跟她没有一丁点关系的表情,就好像这种事儿她早就见怪不怪一样,”肖泊亦不禁拍了下手掌,“妥妥的高冷女王范儿啊,真是绝了,长得也是着实精致。”

“你一天不嘴贫会死?”江延灼这次加重力道踢了他一脚,“赶紧干你的正经事儿去吧。”

“嘶——你看你啊,刚回国就打人。嗐,得嘞,那晚上老地方见。”肖泊亦熟练地一把攀上栅栏,借着墙角边堆砌成堆的水泥块,从学校翻了出去。

江延灼睨了一眼地上趴着的那些人,头也不回地跟余绯往教学楼走。挂脖金边眼镜垂下的流苏随着他迈步的频率,有节奏地来回晃动着,道貌岸然的样子,丝毫看不出刚才干了地痞流氓的事。虽说全校都知道江延灼是个什么人,但也没人敢妨碍他自带钻石马甲。

余绯突然开口:“那个女生……阿延你其实是不是认识?”

“不是。”江延灼答得很果断:“一个冒牌货而已。”

三言两语,把之前和这个女生的事情说了个明白。

“你的意思是,冷兮芮其实已经死了?”余绯皱眉:“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一点风声都没露,冷家这次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啊。”

江延灼没再回应,他今天走路有些分神。

那个目前不知真正姓名的冒牌货,是真的长得好。

气质和他见过的所有女生都不一样,可以看出她的性格和冷兮芮其实是有本质的区别的。寡淡又随意,面瘫冰山脸,偏偏不笑也好看,很有港星的味道。只有在大众面前,她才会表现出一副乖巧的模样。

当时在花园的时候,她的长睫毛在下眼睑打下一片阴影,下睫毛也长的逆天。身上有清冷的木质玫瑰香气,讲话的时候不轻不重,那天身边的风似乎都变得慢下来,冲淡了他身上浓重的尼古丁气息。

但是无论如何,她到冷家来当替身,除了为了钱,根本没有其他说得过去的理由。说到底,就是跟冷兮芮有着一副相似皮囊的拜金女。

江延灼本就对冷兮芮这种面上一套背后一套的女生很嗤之以鼻,对这个替代品,那更是不可能有什么好感。

……

冷菁宜来不及感叹京城二中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看时间快到了,赶紧悄悄往后退了几步,从侧面的楼梯回到四楼。

路过几个早自习迟到的同学,见到她像是丢了魂似的,踉踉跄跄就往旁边跑。

冷菁宜:“?”

这些人认识她吗?

……为什么好像很怕她的样子。

柏老师已经在办公室门口等她了,见冷菁宜来了,焦急的面色终于缓和下来:“走吧,早自习最后几分钟了,带你去班级里熟悉一下。”

“对了,冷同学,老师提前跟你打个招呼。”柏老师面露难色,“班里有些同学……可能脾气不太好。”

冷菁宜微微笑了笑,朝对方回答:“没事。我脾气也不算太好。”

冷菁宜还在想,零班柏老师口中脾气不太好的同学,到底是何方神圣——能不能比她脾气还不好。

毕竟她冷菁宜,长这么大没什么别的本事,怼人还是会的。

柏老师:“……”

刚才冷菁宜那一句“我脾气也不算太好”,着实把柏老师吓得抖了三抖。他以为这个女孩子,光看脸的话,肯定是与世无争,好好学习型的,结果没想到……好像跟冷兮芮一样,也不是个善茬儿。

而且跟班级里面顾烟这种明目张胆的女孩儿还不一样,冷菁宜光是表情就叫人捉摸不透。她这个人貌似平时没有很明显的喜怒哀乐,你根本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冷菁宜此时在想,其实也没事。反正她走的是乖乖女人设,那些平时惹事儿的,一般也跟她这种人设没什么关系。

突然她想起来刚才楼下,见到她就慌慌张张的同学,于是留了个心眼,还是问了一句柏老师:“柏老师,冷兮芮在隔壁六中,到底是什么样的?”

柏老师:“……啊哈。”

柏老师叹了口气,把冷兮芮的事情跟她讲明白之后,冷菁宜忍住了没咳嗽出声。

——好家伙啊冷兮芮,没想到还是个双面派。

而且这个双面派,貌似整个冷家人都还被她蒙在鼓里,还真以为冷兮芮就跟表面上一样乖巧可爱。荒诞的是,冷兮芮都死了,冷家人依旧以为,她是那个样子的。

要是她拿着原来的剧本演,走乖巧可爱的人设,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儿。

总的来说就是,在长辈面前是俏皮乖乖女,在学校里专门欺凌弱者。名气还挺响,之前人在隔壁六中,却也在校外欺凌过京城二中那些有成绩但家里没什么背景的。

所以刚刚那两个人,一定是属于后者。之前被冷兮芮欺负,又碍于家庭环境,没办法找谁说理去。怪不得在自己的学校突然看见冷兮芮,就跟见了鬼似的。

也好。冷菁宜心想,那她在这里,干脆也不需要装什么俏皮可爱了。看样子是之前跟零班也没什么交集,但大家看来也都知道冷兮芮是个不好惹的……就一直保持沉默好了。

……

而在短短的这几分钟,余绯已经回了教室。顾烟问他怎么这么久,还有江延灼怎么没回来,余绯回答说去洗脸了,因为脸上沾了点灰尘。

冷菁宜进教室之后,全体零班同学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倒吸一口冷气的原因是——大家没想到,传闻中狠戾又跋扈的冷兮芮,长相真的过于惊艳了。即使大家刚见到她有些害怕,但也还是有被这样的颜值给折服到。

她的皮肤本就是南方特有的冷白色,乌黑的长发更显得她皮肤白得几乎透明。生人勿进的一张厌世脸,柳叶眼半含秋水,双眼皮皱褶明显,茶色的瞳仁通透,但是有些空落落的。睫毛长得逆天了,每一次闭眼都能看到细细的黑色睫毛扫过下眼睑。即便脸上不带笑容,卧蚕还是很明显。冷菁宜是很高级的长相,和骄纵明艳的奶茶妹儿——顾烟,不是一个风格的美。

冷菁宜跟柏老师一起站在讲台上,看了一眼整个零班,大约三十来个人,班级很大,但人不多,空着的单独座位,还是有好几张的。

社恐选手冷菁宜只要没同桌,都好商量。

她喜欢靠着窗一个人坐。

这时,外面一道身影不紧不慢,没喊报道就从正门晃了进来。

江延灼插着兜,戴着挂脖眼镜,与其说是用来看白板的,不如说是装饰品。他整个人一进来就吸引了全班的目光,漆黑的发尖湿漉漉的,还在往下淌着水,他随意地往后抓了一把。可能是刚刚抽了根烟的原因,身上有新鲜的尼古丁气息,依旧不刺鼻,甚至还有些好闻。

江延灼长相是真的帅,身上的校服穿得有模有样,要不是脸上玩世不恭的表情,真能让无知的不知情者以为,这是个认真学习的理科学霸。可惜大家都是知情者,都知道这位是个道貌岸然的校霸,打起架来狠得让人毛骨悚然。

关键是江延灼嘴角还经常带着笑,让人捉摸不清,他下一秒是想给你吃颗糖,还是想让你立即从这个世界上嗝屁。

冷菁宜在江延灼的视线对上她的同时,并没有移开目光。江延灼看着她,似乎是嘴角歪了一下,然后先一步移开目光。全班都高度紧张地盯着江延灼,看着京城二中大佬,懒懒散散地走向他的位置。

冷菁宜已经不想再去感叹,自己的运气是有多差了。

柏老师看大佬落座了,对冷菁宜道:“冷兮芮同学,随便挑个位置坐吧。”

突然,江延灼慵懒地伸出手:“柏老师,我缺个同桌。”

全班:“……”

操,这是什么恐怖的发展。

“她坐这儿,没意见吧。”江延灼哂笑。

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整个零班都愣了。去年高一快毕业的时候,江延灼跟六中冷兮芮几乎是一前一后离开了学校,现在却聚集在同一个班里,这算是……传闻中的六中校霸跟他们二中校霸之间的特殊缘分?

冷菁宜幽幽地看过去,江延灼却好整以暇,回以饶有兴致的眼神,眼底却藏着恶意。他本不想回国,觉得没意思,但现在……似乎有了玩具。冷菁宜和他对视两秒钟,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

——行啊神经病,陪你玩。

柏老师看这形势,莫名其妙有一股火药味。他赶紧咳嗽了两声,吸引大家的注意力,跟大家宣布:“从今以后,冷兮芮同学就正式加入咱们高二零班了,希望大家在剩下的一年半时间里,互帮互助,相互学习。话不多说,先下课,准备一下第一节课要用的卷子。”

……

现在是早自习下课时间,江延灼站起身,从窗户口轻轻一跃,就翻了出去。冷菁宜在位置上整理好书包,她本来没想主动跟谁打招呼,不过坐在余绯旁边的女生主动转了过来,手里还拿着杯奶茶:“嗨美女。久闻大名。”

冷菁宜掀起眼皮,坐在她前面的是一个扎着高马尾,有齐刘海的漂亮女孩。头发染成棕黄色,身上喷了香水,校服自己改过,还戴着金属耳圈。脸上化着妆,尽管穿着校服,也一点都不会掩盖她明艳骄纵,自由散漫的气质。

冷菁宜眨了眨眼睛,抬起一只手晃了晃:“额……嗨?”

“我叫顾烟,抽烟的烟。”顾烟平时不屑于跟女生玩,但是坐在她后面这个冷兮芮,虽然气场跟她不相似,却令她莫名觉得亲近,她也早有耳闻。冷菁宜手一顿,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冷兮芮。”

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把手插回口袋里,在口袋里摸到了几块黑巧克力:“吃巧克力吗?”冷菁宜觉得自己真是有礼貌。

“吃。谢了冷同学。”顾烟语气散漫,接过她手里的黑巧克力,打开之后扔在奶茶里面,搅拌了几下等巧克力化开,就得到了一杯黑巧克力奶茶。

“对了。江延灼和我同桌早上是有点小事情,所以才迟到的。”顾烟吸了一口奶茶:“你和江延灼还挺有缘的,去年你们也是差不多时间出国的。”

冷菁宜:“……”

冷菁宜无奈地闭了闭眼睛:这原来就是传说中的小事情吗?

冷菁宜这回终于确定了。京城二中升学率高是真的,可是管制真的一塌糊涂。官二代跟富二代混杂的地方,其复杂程度远远高于其他普高。

“怎么会转到我们班?还在高二下学期这个拐点突然回国转学。”顾烟也没继续追问同桌的问题,随便在旁边拉了把椅子坐下来,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地搅着奶茶。

冷菁宜:“……金盆洗手?”

顾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好好的,干嘛金盆洗手。”她指着自己同桌的背影:“我男朋友,余绯。”冷菁宜点点头:“知道。”

“聪明。”顾烟调皮地朝她眨了眨右眼,身后余绯听到后面动静,转过来给她理了一下刘海,然后看向冷菁宜:“你好。”

这个时候上课铃响了,柏老师带着一堆教材和试卷进了教室,余绯摸摸顾烟的脑袋:“别聊天了,上课先好好听。”

“行吧。”顾烟噘着嘴转了回去,她最讨厌的就是物理课,文化成绩也是班里的吊车尾——确切地说,是整个京城二中的吊车尾,要不是余绯和江延灼帮忙,她进不来零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