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他的白衬衫第2章在线阅读全文

他的白衬衫第2章在线阅读全文

纹身

整个京城都知道,冷家大少爷冷述筠,三十岁,年轻有为。早早接手家中产业,一向秉持着事业为重,利益为先的人生准则。而冷家二小姐冷兮芮,看着生冷,却乖巧可爱又有目标,刚满十七岁就一个人离开国内高中,独自去了米兰学习,也自小因为嘴甜又俏皮,而深得冷老太太的独宠和偏爱。

可好巧不巧,二小姐冷兮芮刚去到国外,却在风华正茂的年纪,突发车祸身死。这件事情冷慕宸还不知道怎么告诉冷老太太,但老太太念着自己的孙女儿一直去了国外就杳无音信,精神状态和身体情况每况愈下。冷慕宸几乎是高价把全京城的名医都请了一遍,就是不见好。

冷慕宸他是个在圈内出了名极孝顺的,为这件事情急的焦头烂额,几天都睡不好觉。冷老太太一直在催他把二小姐冷兮芮接回来,而事实的真相,冷慕宸不能告诉冷老太太。自从冷慕宸的妻子去世,冷老太太痛失亲女儿后,身子早就一天不如一天。要再加上二小姐这事儿,冷慕宸实在担心冷老太太要撑不住。

冷慕宸是个入赘京城的,为了看起来体面,还把自己的姓氏都改了。而孝顺是假,爱钱才是真。冷老太太手里有冷家大笔的财产,是提前就说好要大半留给冷兮芮的,一旦冷兮芮出了事,她名下的大半财产就要直接捐给政府,留给冷家的少之又少。

在冷慕宸心里,冷兮芮自小就不听话,高中就跑到国外想去学设计,长大了也没法给冷家的产业助力。虽说是亲女儿,但他看重的还是冷述筠。只是冷老太太这情况,属实令他这个所谓的大孝子担心。

直到有一天,一位跟冷慕宸交好的心理学家和他坦白:“实话说了吧,冷老太太这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老太太既然到现在都一直在等二小姐的消息,那就不如顺着她的意,你说是不是?”

语气分明意有所指。

冷慕宸这才想到自己在南方小城市绾洲,还有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私生女,样貌气质都跟冷兮芮极为相似,而且算起来似乎还未满十八,抚养权也好抢,总之砸钱就行了。他就想着,要么就给接过来,刚好是个冷兮芮的替代品,给家里老太太解解相思之愁。

抚养权的问题,一开始对面温荼死咬着不放,还想自己跟着一块儿进冷家。后来冷慕宸一答应给一个亿的抚恤金,瞬间就松了口。毕竟,有冷菁宜这颗摇钱树在,她下半辈子才能过得舒舒坦坦。温荼带着冷菁宜的这十七年里,每年都能从冷慕宸那边坑来百万的抚养费。之前她还担心,冷菁宜一成年之后就没有办法再坑抚养费了,刚好这件事一出,解决了她下半生的无忧无虑。

近二十年前,她仗着过分的美貌和一张抹了蜜的嘴,成了冷慕宸的小三,还偷不吃药偷怀了孕,是温荼觉得她这一辈子做的最值钱的事儿。于是,冷菁宜就像个皮球一样,被温荼从南方喜滋滋地踢到了北方。

所有人都觉得,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圆满。没人问过冷菁宜怎么想。就好像她真的就像表面上看起来一样,没有任何感情,对任何事情都淡漠。就比如现在,冷慕宸吩咐冷述筠,要带她在左手手腕上,纹一只跟冷兮芮一样的蝴蝶,也没有问过她的意见。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冷菁宜并不是冷慕宸想的那种简单的傀儡。在林管家去绾洲的小机场接冷菁宜时,冷菁宜居然站在警卫厅门前,冷声让林管家给冷慕宸打电话。

让冷慕宸没想到的是,他以为一切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阵东风居然还没那么容易刮来。

冷菁宜在电话里告诉他,想让她安安稳稳当个替代品,是有条件在先的。

冷慕宸当时压着火气:“你说。”

“我只当两年。这两年,我乖乖的当替代品,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冷菁宜语气淡淡的:“但是两年之后,我永远离开京城,你需要给我你力所能及范围内最好的条件和资源。到时候,我不再和你们有任何的关系。还有,这件事必须签字,画押。”

冷慕宸手背上当时就直接给气出了青筋,忍这满腔的怒火,咬牙切齿道:“好。我答应你。”

……

纹身店内。

冷述筠低头看着她,略微皱眉:“穿这么少。”

她轻轻点了点头:“习惯了。”

“别感冒就好,以后也就是一家人了,不用跟大哥这么客气。”冷述筠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林管家,就是机场接送你的那位,平时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直接找他。或者家里佣人有什么让你不适应的,随时说就行。”

他记起来她的体检报告上还有写着她贫血,不禁又看了一眼少女苍白的脸。冷菁宜平时素面朝天,眉眼细长乌黑已经是美极,就是唇色太苍白了,冷菁宜虽然重度脸盲,但林管家她还是记住了。和气面善,说话也慢慢的,让她觉得还算舒服。她点了点头,很轻地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冷述筠没再说什么,两人无话。冷家人大多共性如此,不爱说话已成习惯,说是一家人,却看着比谁都陌生。这也正合社恐选手冷菁宜的意,免去了一大堆本就不必要的客套和麻烦。

但是该演的还是要演,她到了冷家之后,必须是个俏皮可爱的乖乖女才行。

冷述筠向她做了个手势,示意她朝里面走。

一旁的纹身机嗡嗡地响,像是执行什么仪式的前兆。

“动作麻烦快点,我还急着有其他事。”冷述筠已经抽完了烟,没再点第二根,只是盯着身边那个人手里的仪器。旁边的人应了声,让冷菁宜坐下。

“对了,不会很疼,二小姐您别怕,在手腕上纹身呢,就跟蚊子叮似的。”店员打好线稿之后,看冷菁宜面色有些白,便安慰道。冷菁宜看着手腕上精致的构图,蝴蝶的一边翅膀纹路细密,而另外半边翅膀上,缀着几朵玫瑰。店员告诉她,喷雾之后,玫瑰是白色的,成品会非常美,也很适合她。

是和冷兮芮一样的纹身。荒唐又可笑,像是随时随地在提醒冷菁宜,她只是个替代品。她能回到冷家,都是归功于她这身跟冷兮芮极为相似的气质跟皮囊,她应该要懂得感恩。冷菁宜把仅剩的最后一点委屈咽下去:“我随意。”

她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盯着左手手腕:“你纹吧。”

冷述筠坐在一边,神情看似随意,视线却是一直盯着这边的。

说得好听是陪伴,无非就是监视罢了。冷菁宜觉得真是大可不必。

冷述筠看了一眼时间不禁皱起眉,比原来他预设的时间晚了很多。他看线稿也打完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啧,你多看着点儿,纹好点。我先走了,我们家管家的车在外面。”

最后那句应该是对冷菁宜说的,但冷述筠并没有看过去一眼。

店员点点头:“行,路上慢点。”

冷述筠没再回应,兀自走了出去。

……

纹身的过程真的好漫长。

冷菁宜怕疼,可那不仅是一种身体的扭曲折磨。她觉得又屈辱又疼痛,眼尾不自知地更红了些,死死地咬着下唇。

纹身店员不经意间看向少女微微闭着的眼睛,惊觉冷菁宜的眼角竟微微泛着红,不禁手上动作一顿。

可是没有办法,冷述筠让他做的事,他不可能不做。

房间很昏暗,纹身台上亮着一盏桔黄色的灯。整个店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安静地可怕。

最后的收尾工程还是很快的,店员给她打上药膏,嘱咐道:“纹的不深,记得不要挠。”

冷菁宜轻声回应:“辛苦了。”

店员似是一愣:“不辛苦。”

林管家推门而入:“应该好了吧。那么二小姐,我们走吧。”

“欸,来了。”冷菁宜把毛衣袖子放下来,披上大衣跟着冷述筠离开,门上的风铃叮当响,余音绕了数秒才停歇。

回到冷家大宅后,二楼空落落的房间让她觉得极冷。虽说从每一个细节来看,房间都是贵族级别的舒适和人性化,楼底下的佣人也是跟她一口一个二小姐,尊敬得不行。

但表层之下的疏离和隔阂,却摆得明明白白。

她嗤笑了一声:到底是名不正言不顺的私生女替代品啊,冷菁宜。

给冷菁宜的房间就是冷兮芮的,里面的一切都属于那个冷家的二小姐。冷菁宜进冷家宅院之后,所有的佣人,也都听冷慕宸的安排,一律叫她二小姐。

但无论称呼怎么变,她都不喜欢,甚至就是厌恶。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演一场根本没有必要的戏。

到了冷家,只要她人在这栋房子里,她就不能是自己。

……

晚上,冷菁宜意料之中的失眠了。她从床上坐起来,发了很久的呆,一看时间,也才十一点,不算特别晚。反正闲着也没事,她披上大衣,一个人轻手轻脚地下了楼。

冷老太太这些天身体很差,一直在冷家的私人山庄里静心调养,佣人们没什么事儿,也都睡下了。冷宅里空空荡荡,窗外只有风声。

鬼都不生一个蛋的地方。

冷菁宜笑了笑,推开了别墅的门,在树木丛生的花园里绕了许许多多的弯路,才勉强找到了冷宅的镀金大门。

好好的一个家,非整得像座泰姬陵。荒唐。

“——回去。”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寂静。

冷述筠从门口的车上下来:“你要去哪儿?”

“……我睡不着,想出去走走。”

“你对这里很熟?睡不着就看看你自己的资料,明天还有专门为你回国举办的宴会,你到时候要上台的,稿子都背熟了吗?”

冷菁宜嘴唇动了动,脸上没什么表情:“知道了。”

“注意点情感和表情。你一直都这么面瘫的吗,冷兮芮可不会这样。”冷述筠一字一顿:“明天多笑笑,希望你不再是这样了。”

“回去睡觉吧,明天早点起。”冷述筠下了最后通牒,语气丝毫不容拒绝。

冷菁宜没再回应,转身朝冷家宅院里走去。

明天的宴会,是她要过的第一个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