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她的omega甜又软第4章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她的omega甜又软第4章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沈知弥是奔跑进屋的,在玄关踢掉高跟鞋,一进门她就没有刻意压制自己信息素,快速的往楼上裴颜淮的房间走,管家和张阿姨恭谨的鞠躬,大气不敢出。

管家是个已经被完全标记的omega对沈知弥的信息素是有抵抗性的,但能感受到沈知弥的愤怒,信息素在空气中张牙舞爪。

张阿姨就更感觉不到信息素在空气中的厮杀。

“怎样了?”沈知弥停了脚步。

“姑爷不太好,我方才摸了床单,很湿,呼吸更难了。”张阿姨说得脸红。

沈知弥不说其他推门而入,馥郁的甜奶草香扑面而来,沈知弥顿住。

看到了被子里拱来拱去的裴颜淮。

裴颜淮觉得自己身体肯定要坏了,好强烈的感觉,医生说随着他年龄增长,每一次病发他的感觉会很强烈,他现在呼吸都苦难,他拽着被子的一角,上面缝制着一小块沈知弥的衣衫料子,他贪婪的嗅着,想要以此来缓解自己的痛苦。

沈知弥放慢脚步走到他身边,想要去触碰他先却碰到了枕头上的湿热。

——他哭了

“裴颜淮?”沈知弥凑近他:“听得到我说话吗?”

裴颜淮却一个劲往被子里躲,他拼命去寻找床上可能还留有沈知弥信息素的地方,但是太少了,他的信息素就更抑制不住的往外泄露。

Omega的气息袭来沈知弥一颗心也被勾得痒痒的,她差点迷失在这股甜香中,意识到再让裴颜淮信息素乱跑,病情就会更严重。

“裴颜淮?颜淮?”沈知弥知道omega都是需要安抚的,她放柔声音去叫他。

她调动体内的信息素,快速的划破甜香,扩散后去包裹它们,安抚它们的主人。

裴颜淮闻到一股木质冷香,还带着些雨后的清冷,他身体止不住的发抖——这是一个omega甘愿被占有的表现。

沈知弥掀开被子,看到早已一身黏糊的裴颜淮,他额头湿发贴着脑门,脸色涨红,眼里都是迷离,红肿了一圈,此时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

“沈……沈女士,沈女士,怎么办啊……”好可怕的感觉,他好害怕也好无助,他第一次病发如此难受。

身体忍不住靠近沈知弥,他想要抱住着这股冷木质香的源头,可能因为主人的心情因素,味道略显呛,但貌似只有这样才能填满自己一颗心。

沈知弥眼底都是复杂,她感受到男子的动作,不知道该不该推开。

他需要一个alpha,但是如果往后……

没有往后,若是此时裴颜淮没有度过难关,谁都别谈以后。

她脱掉雪纺衬衫,里面只有文|胸和防走光白色吊带,她拉开裤子,吊带垂下遮住到她大腿根,她往裴颜淮走去,一躺在他身边他便缠上来,抱住她埋头在她锁骨饥|渴嗅着。

沈知弥伸手到他背后摸到了他漂亮的蝴蝶骨和硌手的脊椎,她一下一下抚摸着,调动着信息素安抚他。

裴颜淮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醒着,他只想抱住沈知弥可又觉得自己好越界,一面掉泪一面不舍得放手。

也不知道多久,沈知弥身上也染上了裴颜淮的细汗,不见他的气息平稳下来,她叹了口气。

此时的安抚压根没起到多大作用。

她希望裴颜淮醒后不要后悔,一鼓作气跨在男子两侧,把他往后一翻,裴颜淮手扑空了两下,显然是想要拥抱的抚慰。

沈知弥摸到了正红肿的腺体,再用力一点就能捏破,她快速的低下头在腺体狠狠咬下一口,注入自己的信息素。

一时间,甜奶的草香似被污染了般,多了一股秋风的萧瑟感,味道奇怪但又格外的好闻,奶香里多了种不羁。

沈知弥结束了一个临时标记,她起身去抽屉找来消毒水和棉布替他细细清理包扎好。

裴颜淮感受到身体里的变化,信息素进入他血液里让他空寂感消散,身体也不再变得奇怪。

但是很疼,他眼泪又打湿了枕头套。

屋内的冷味甜奶香逐渐淡去,却飘远缠绕。

屋外早已黑了,沈知弥打开暖黄的床头灯划破屋内的黑暗。

她扶着裴颜淮侧躺,看着呆滞的他问道:“好些了吗?”

“我……”裴颜淮抬头便看到冲击的画面,此时的沈知弥只穿着一件吊带衫,头发染了汗贴在下巴,四肢匀称绝美,如此性感的香艳美人眸子里都是淡漠,嘴角还有标记后留下的血迹。

他埋头到枕头里,不敢再看,心跳得好快。

他刚刚是得到了沈知弥的临时标记吗……

“这两天注意好脖子后的伤口。”沈知弥以为他没缓过来。

她起身下了床,去衣柜拿过自己的留在这的备用浴袍穿上,从衣帽间走出来裴颜淮急急忙忙的坐起来,沈知弥看向他,等他说话。

“您……您嘴角。”裴颜淮不好意思的指了指。

沈知弥抬腕一擦,发现血被抹开脏了手。

“好了,你休息吧。”还以为他要说什么。

看到沈知弥往门口走去,裴颜淮磕巴的喊住她:“您……您可以留下吗?”

沈知弥惊讶,她转过身子看向他,难道他不需要一个空间缓缓?

“我……我……标记后alpha可以陪会omega吗……”

沈知弥想起来了,标记后的omega会变得很依赖alpha,这时alpha需要对omega进行安抚。

裴颜淮低着头不敢乱看,眼底都是委屈,他肯定要被拒绝了。

意外的,沈知弥说了声“好”。

待到裴颜淮睡到沈知弥住的次卧之时都还是胆战心惊。

她这就同意了?

张阿姨和管家要清理隔壁屋子,两人就宿在沈知弥的房间。

女子房间是冷色系的,和隔壁屋子天差地别,还小了很多。

裴颜淮躺在沈知弥旁边特别的开心,开心得不想睡了,今晚就这样感受时间的流逝吧,要是能不流逝最好!

晚上裴颜淮睡得很不安稳,睡眠向来很浅的沈知弥被吵醒,看着他的侧颜无奈的叹气,调动身体的信息素安抚身旁的男子,男子嗅到了心安的感觉睡眠逐渐安稳。

第二天沈知弥起了一大早,裴颜淮起床的时候摸到半边床已经凉透了,他下楼张阿姨准备好早餐招呼他。

“小姐去哪里?”裴颜淮一双眼睛一直在寻找沈知弥的身影。

“小姐……去本家有些事情,姑爷先吃吧,返校的事情延迟了,今晚再出发。”

裴颜淮也没有怀疑,乖巧的点头。

本家,拳击场。

沈知弥已经挥了几十下拳,被压倒在地的沈知虞集中精力的躲避,但还是逃不过被狠狠揍了一拳。

“沈知弥!姐!姐姐!我知道错了!”沈知虞实在受不住了,但是沈知弥无视她的呐喊,最重的一拳还是打到了脸上。

沈知虞被她姐的行为吓哭,喊着闹着:“我都说我知道错了,你也揍了我,怎么就不能放过我。”

沈知弥扶着护栏站起来,不屑看她一眼:“若不是阻止来得及时,人就死了。”

沈知虞当然懂,她昨晚在房间发抖了一晚,生怕裴颜淮挺不过来。

“姐我真的错了,我以后给姐夫做牛做马行了吧,你就别打我了……”她很心疼自己脸的,今天挨的揍怕要请假一个星期晚去学校了。

“下不为例。”沈知弥把拳套丢到她身上自己往沐浴室走去。

虽然被揍但是沈知虞松了口气……起码这篇暂时算翻了。

不远处凳子上坐着一个男性omega,他抠着指甲漫不经心看了眼地上挂彩的姐姐:“我说二姐,你惹谁不好惹大姐啊,她最讨厌自己的节奏被打乱,裴颜淮自从热潮期开始就用她的信息素治疗,身体留下的都是她的味道,虽然没有完全标记但是他们之间的羁绊和完全标记差不多。你昨天的行为无疑不是在抢一个alpha标记了的omega,alpha占有欲你应该懂的,像大姐这样优质的alpha受原始本能支配起来,不锤死你都算轻了。”

沈知虞从地上颤巍巍爬起来,挣扎了几次都没成功,瞪了眼今天听说她闯祸后一直坐在不远处看戏的弟弟:“说什么风凉话,滚过来扶我。”

沈知隽高傲抬下巴:“臭alpha凶什么咯!信不信我告诉妈妈你凶我!”

沈知虞无奈,一家人做事都很偏执,虽然观念合不到一起但是宠家里最小的omega的想法完全一致,她不想早上被大姐揍之后下午又被父亲罚跪书房。

“好了,扶会我动不了了。”沈知虞语气软了三分,沈知隽哼了一声过去扶她:“大姐还真的不保留力气揍你啊!”

“你说……裴颜淮这款的omega在你们这块吃香吗?”沈知虞好奇问。

“只要是omega都吃香,你懂不懂,我们是宝贝!”沈知隽骄傲说。

沈知虞她发誓,她以后要离omega远一点,惹不起了。

沈知弥洗完澡换了一身暗色系运动装回别墅,刚进门听到密集的脚步声。

她轻抬眼看到正在跑下楼梯的裴颜淮。

“沈女士,您回来了!”裴颜淮脸上挂着甜笑,昨晚的标记之后他整个人只要感觉到沈知弥的存在就会变得开心。

“行李收拾好了吗?”她离开本家时,那边的管家交给她一份父亲给的资料,心底的厌烦感升起。

“好……好了!”裴颜淮方才和张阿姨一起整理的。

“走吧。”她连门都没进转身就出去了,裴颜淮换了白布鞋急忙跑跟上去:“您渴不渴,要不要喝口水再走?”

沈知弥:“不需要。”

见她不太爱说话,他也不多说,乖乖的和她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