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婚后偏宠第11章 转机全文免费阅读

婚后偏宠第11章 转机全文免费阅读

江曼找到手机后一转身就撞在一堵肉墙上,鼻尖撞在他胸膛上,疼得她眼冒金星。

很显然,他就是故意的。

江曼摸着撞疼的鼻尖,瞪了他一眼。

“你是鬼吗,走路没声的!”

她没想到他一直跟在她身后,还离得这么近,一个转身就撞上了。

“给我看看。”

齐冽将她捂着鼻尖的手拿开,动作极其自然,看她眼睛红了一圈,眼中有莹莹水光,映衬着不及他巴掌大的白嫩的脸,连气恼瞪他时的样子也是可怜兮兮的。

齐冽微怔,被她推了一下后醒过神来,把将要绕过他走开的江曼给拽了回来,一手按住她的肩,一手抬起她的下巴仔细看她伤到没有,有没有流鼻血。

江曼原本对他的强势有所不满,正要发作,无意间发现他专注而温柔的目光,还有眼中不加掩饰的关切和担忧,她的话到了嘴边却卡住了。

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有魅力,这话似乎不假,比如这一刻,眼前这个男人身上就散发着那种光,让人移不开眼。

确定她没流鼻血,齐冽才松开她。

“我不是故意的。”他的眼神略带歉意,还有点不自在。

他大概很少向别人道歉,看上去他自己也很别扭的感觉。

江曼觉得刚才被他指尖触碰过的部位留有余温,久久不散,被撞的鼻子不怎么疼了,但是麻麻的。

“痛死了……”

他也算道歉了,她总不能得理不饶人总揪着不放。

“幸好我的鼻子是原装的,不然损失可就大了。”她自我调侃起来。

齐冽看她眼睛红红的,自责更深,但他此刻却不知该怎么接话。

她看似娇纵,实则比任何人都要善良,就算受了伤,她在短暂的气恼之后一笑盖过。

“江曼,在我面前你不用故作坚强,我知道你不想欠我人情,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想做的,你只是被动接受,所以你不欠我什么,也用不着急着和我两清。”

江曼攥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有一种心思被看穿的无奈。

齐冽这人有时候还真是让她无所适从,总是能把气氛弄得尴尬无比。

什么叫她是被动接受,她要是真的不为所动,和白眼狼有什么区别。

一个人对另外一个好从来都不是无缘无故的。

江曼垂眸道:“你对我好,总该是想得到点什么,我问你你又不说,你这样让我很为难。”

齐冽背过身去,有些恼火。

“如果我说我要你,你会更为难,不是吗?”

江曼愣愣抬眼,看着他宽阔的后背,不禁想起了昨晚她意识迷糊之际,被一双强有力的臂膀托着的感觉。

他有所图,其实她一开始就很清楚。

而她没资格去评判他是否别有用心,因为她自己何尝不是居心叵测。

她需要他的帮助,而他不仅介绍律师帮她救江裴,还救她,照顾她。

不管他意图是否单纯,她都该回报他的。

江曼闭上眼沉静片刻,再睁眼时眼神坚定。

“好。”

她的这一句‘好’让齐冽猛地转身,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带着颤音问她。

江曼看着他,微微一笑,“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你想要的,我给你。”

齐冽心里刚涌起的那一丝喜悦突然淡了下去,眼神也从期待变成失望。

“那你想从这里得到什么?”

江曼失笑摇头,“你刚才说过,只要我愿意,我想要的你都会给我,按照这种说法,我从你那里能得到全部,不是吗?”

齐冽似乎不满意她的答案,皱了皱眉头。

“那如果我要你和我结婚,你也毫不犹豫答应?”

在彼此的相互试探中,话题逐渐明朗清晰,越来越简单直接。

听到他说要和她结婚,江曼心中讶异,定定看了他一会儿,猜不透他的真实想法。

她以为他只是想要一个乖巧听话的情人,倒是没想到他会有和她结婚的想法。

江家没了,她不再是那个让人羡慕的江家大小姐了,贺家和江家解除婚约的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多少人在看她的笑话,就连钱宇之流也想折辱她。

齐冽却在这时候想娶她。

他脑子究竟在想些什么?

江曼愣了愣神,齐冽看她这样,觉得她多半是后悔刚才冲动之下说了那些话,为避免两人独处尴尬,他打算先离开。

“江裴的事交给律师处理,事情很快都能解决,你不用担心,好好休息。”

江曼看他往玄关走去,随即快步追了上去,情急之下拉住了他的手。

“我答应。”

齐冽微怔,回头看她,目光从她脸上到被她拉住的手上,江曼顺着他的视线而去,脸一热,立即松了手。

之后齐冽还是离开了,一句话也没说。

江曼觉得他这种什么事都闷着不肯说明白的性子古里古怪的,想了好半天也没法确定他的态度,索性就懒得去想了。

吃饱喝足,她躺在沙发上没多久就昏昏欲睡。

突兀的手机铃声吓了她一跳,将她的睡意赶跑了。

是方栩栩打来的。

刚接通,手机里就传来方栩栩兴奋的声音。

“慢慢,听说钱宇那混蛋被抓了,你听说了吗?”

不明所以的江曼很是疑惑。

“你听谁说的?”

方栩栩高兴得笑出声来,重复说了两遍恶人自有天收,而后才告诉江曼事情经过。

“我们家和钱宇家不是有一点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嘛,平时也没有什么来往,刚才我爸接了个电话,是钱宇他爸打来的,求我爸帮忙来着,我就在一旁听着,就听钱宇他爸那意思,钱宇今天早上因为犯事被抓了,他还提到了江裴哥的事,好像有人把钱宇自己喝醉摔倒把手给摔断的视频给寄到警局了,我爸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江裴哥的事很快就能解决了,到时候我陪你去接他……”

江曼听方栩栩说完后立即联系了秦律师,得知秦律师那边已经收到了消息,情况和方栩栩说的差不多,秦律师让她安心在家等好消息就行。

从秦律师那里得到确认后,江曼自然是欣喜万分的,但很快她就冷静下来。

证据来得这样及时,可不止是巧合那么简单。

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些事情多半与齐冽有关,也只有齐冽会在这时候帮她。

想到这里,她立即给齐冽打电话,提示已关机。

到了晚上她再打,还是一样的,联系不上齐冽,她有点不安,又不知道该找谁,她知道的唯一一个和齐冽有关系的人是于策远,但她没有于策远的联系方式。

也是这时候她才意识到她对齐冽知之甚少,除非齐冽主动联系她,否则她根本找不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