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阮念初厉腾电视剧第2章章节在线阅读

阮念初厉腾电视剧第2章章节在线阅读

那人说完,胖子脸上的表情一下就变了,皱起眉,明显是不乐意,“那妞是我先带回来的,要我送人,还真有点儿舍不得……”

Lee看都不看他,神色冷峻抽着烟,没有说话。

反倒是一旁的阿公瞥胖子一眼,先一步开口,斥道,“没出息。不就是个女人,哪儿找不到。”

矮胖子嘀咕,“话说得容易。女人多,但这么又白又嫩的上等货可不好找。最近忙生意的事儿,几天没开荤,正等着解馋。”

Lee冷淡,字里行间没有喜怒:“是么。”

矮胖子悻悻挤出个笑,这回,没敢吱声。

他们都是阿公图瓦手下的人,论资历,论年纪,他大Lee整一轮。但这地方,没有尊老爱幼的说法,弱肉强食,强者为王。Lee加入只短短四年,却已爬上二把手的位子,这年轻人一身铁骨,心够硬,下手狠辣,数年血雨腥风里闯出一片天,除图瓦外,一帮暴匪没人不怕他。

矮胖子在这儿只排得上七八,虽都是亡命之徒,但真和阎罗王叫板的勇气,绝不是人人都有。

于是他心下忖度,很快就有了决定。笑得咧开一口黄牙,道:“别人问我要,我肯定不愿意,但Lee哥你开口,那不一样。不就一中国妞么,既然你喜欢,老弟就忍忍痛,送你。”

Lee挑眉哂了下,“谢了。”

矮胖子嘿嘿嘿,“看你这话说的。自家兄弟,客气什么。”

隔着几米远的距离,阮念初缩在角落处,身体发抖,看那一高一矮两个人戏谑谈笑。她听不懂他们交谈的内容,只看见,那个叫Lee的男人侧对着她。他斜靠木头桌子,站姿很随意,嘴角勾着一弯弧,似笑非笑,匪气冲天。

阮念初咬唇,心头咯噔一下。预感自己处境会更糟。

那头,男人们还在聊这个绑来的女人。

矮胖子满脑,品咂着,说阮念初皮肤可真白,像他十年前在中国西藏看过的雪;说她脸蛋儿小,还不到人一个巴掌大;说她眼睛多大多亮,跟有星星似的。还说她身材好,细细的腰,桃子臀,看一眼就知道带劲儿。

淫词艳语不绝于耳。

Lee面无表情地听着,抽烟点烟灰,不搭腔。他又看了眼墙角。那姑娘瑟缩着蜷成小小一团,头发挡住大半张脸,脏兮兮的,怎么看,也看不出胖子嘴里的妖娆倾城色。

他嗤了声,很快便移开视线。

数分钟后,半包烟见底,地上烟头零星散落十来个。

图瓦在屋里坐半刻,乏了,起身准备离去。几人把他送到门外。

可刚走没几步,图瓦又想起什么,动作顿住,回转身。他沉声对几人道:“几天前,BOSS说有新差事要交给我们。”说着,目光看向那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人,“Lee,到时候你跟我去见BOSS。”

Lee点头。

起风了,图瓦捂嘴咳嗽几声,语气缓和下来,说,“前段时间你辛苦了。这几天别出门,留在家,好好休息。”眼风扫过屋里的纤弱人影,吊嘴角,扯出个男人们心照不宣的笑容。

……

正如阮念初预料的那样,那一晚,她毕生难忘。

几人走出屋子的同时,她便挣扎着,四处张望,寻找范围内能用的利器。她要逃,要保命,要防身。余光瞥见一丝幽冷的光,是一把掉在地上的剪刀。阮念初一喜,急忙挪动着往那个方向靠近。

然而就在刹那间,腰上猛来一股大力,把她往上提。

阮念初很轻,被那人拎棉花似的拎起来。她惊愕,反应不及,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定神时已被那人倒扛在肩头。

是那个叫Lee的男人。

她嘴上封了胶带,本能地呜呜挣扎,几秒后意识到什么,又平静下来。不动了。这种情况下,她只能不停对自己重复冷静,冷静。这群人穷凶极恶,她绝不能轻易触怒。

Lee满脸冷漠,无视其他人,扛起她径直往外走。

柬埔寨的雨阮高温炎热,她衣着轻薄,这个姿势使衣料收短,雪白的一截后腰暴露在空气中。男人的手刚好放在那个位置。

硬硬的,很宽大,也很粗糙。

阮念初咬紧牙,浑身紧绷,被他碰到的皮肤火烧一样烫。

走出屋子,她吃力地转动脖子看四周,才发现,这是处许多木屋草屋组成的营寨,位于丛林深处,四面绿植围绕。占地面积很广,夜色下视野模糊,看不清那些屋舍的具体状貌,只有一个轮廓。中间空地位置生着一堆火,旁边围了一圈人,喝酒吃肉,放声大笑。

阮念初看见那些人身上挂的枪,心头骤凉。

她被扛到另一间木屋前。

扛她的人拿脚把门踢开,然后直接把阮念初往床上扔,动作粗暴至极。床板只是几块木头拼成,随便铺了些干草和一层床单,她被一下甩上去,硬邦邦的,疼得闷哼出声。

下一刻,Lee把灯点亮,昏暗光线驱走黑暗。他背对着她站在屋子中央,喝水,纯黑色的背影高大挺拔。

阮念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手脚依然被绑着,不能动,只好蜷起膝盖缩在床尾。警惕地盯着他。

这种死寂并未持续多久。

轻微一声“砰”,那人把手里的透明玻璃杯放在了桌上,然后,令阮念初没有想到的是,他开始脱衣服。完全拿她当空气。

阮念初的瞳孔瞬间紧缩。

Lee脱了上衣,背对她,随手把黑T拧成团丢到地上。于是她看到男人强壮精悍的背。肤色是古铜色,肩很宽,到腰的位置窄下来,呈现一个标准的倒三角,流线型的背肌,背沟凹陷,大小疤痕成片。

刀伤,枪伤,不计其数。

一条青灰色的巨龙匍匐在他肩臂处,随他动而动,狰狞地张牙舞爪,野性十足。

她脸上忽然一阵燥热,别过头,闭眼,十指在身后用力收紧。用力得骨节处青筋浮现。蓦的,四周光线消失,与此同时,稳健脚步声朝她逼近。

一片黑暗中,阮念初屏息,听见自己心跳如雷。

短短几秒,男人上了床,大手一拽,她被摁到他身下。她发不出声音,眼底的惊怒却烧亮黑夜,死死瞪着咫尺那张脸。

这人轮廓分明,是副极硬朗英俊的容貌,但,此时被黑暗朦胧了棱角,竟显得柔和几分。实在太近,她甚至能看见他浓长的睫毛,垂得低低的。

Lee同样盯着她,居高临下,眸色冷而深。姑娘一双眼,大而澄澈,脸上沾了灰和泥,但娇媚的容貌依稀可辨。他紧绷的胸肌和她贴在一起,能明显感觉到她急促的呼吸……

“唔。”阮念初想求他放过自己,呜呜出声。

下一瞬,Lee余光往窗户瞥了眼,扯过薄被盖住他们,隔绝开几道偷窥的视线。然后把她的手高举过头顶。有意无意,他的唇扫过她额前的发。

不知是愤怒还是惶恐,阮念初一震,浑身剧烈发抖。

他开始动。而她身上的衣物根本完好无损。

阮念初微怔,惊恐的眸光变成错愕,很不解。她瞠目,他手臂撑在她身体两侧,呼吸喷在她脸上。暖暖的,清冽的,有点痒。

这是在做什么?她不明白。

黑暗中的两个陌生人,盯着彼此。整个屋子里只有Lee略粗重的呼吸声,和木板床引人遐想的声响。

这样的境况下,阮念初先是困惑,茫然,再然后,她两颊便爬上了一丝红潮。她嗅觉敏感,这个屋子,这张床,都有这人身上的味道。

烟草味,极淡极淡的血腥味,和浓烈的荷尔蒙味。

阮念初僵直身体,拧着眉,直视上方那双黑而深的眼睛。不知是不是错觉,她看见,那人的眸色越来越深,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蔓延。

她心突的一慌,下意识移开视线。

Lee也闭上眼。

他闻到一股久违的香气,来自姑娘的身上。类似清晨时盛放的茉莉,清新偏甜,有故乡黎明的味道。

屋外,夜色浓如化不开的墨。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停留片刻,抹抹嘴,终于嘿嘿笑着满意而去。

……

阮念初就这样待在了Lee身边。

幸运的是,在那晚之后,没有人再去那间屋子外面听墙角。一连两天,Lee没有再碰过她,只在固定时间给她拿来食物和水。两人甚至连话都没说过一句。

偶尔,矮胖子会跑到屋子外偷看那个被抓来的中国女人,心痒难耐,想问Lee把人要回去。他讪笑道,“哥,鲜你都尝过了,不如把这女的还给老弟……实在不行,等过几天我再给你送回来?”

Lee不吭声,冷淡一眼,矮胖子不寒而栗。

于是整个图瓦集团的人便都明白了——Lee看上了那个被绑来的中国妞,生人勿近。因此,那些觊觎她美色的人心有忌惮,都不敢再造次。

阮念初能感觉到,叫Lee的男人,和这儿的其他人有些不同。他没有侵犯她,伤害她,甚至还让她免受了矮胖子的侮辱,这是万幸。

但,丝毫不影响她时时刻刻想要逃。

刚被抓时,矮胖子搜了她的身,她的钱包,护照,身份证,手机,全都不知所踪。即使逃跑成功,她也没办法在这个国家证明自己的身份。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目前最要紧的是先逃出去。

阮念初一直在等。

直到她被抓第三天的午后,机会来了。

吃完饭,照例是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婆婆来收拾他们吃饭的碗筷。老婆婆离去后,一个年纪十三四岁的少年走进屋,用高棉语跟Lee说了什么。半刻,阮念初看见Lee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开门离去。

临走前,他回头看了她一眼。

这些天来,阮念初被限制自由,活动范围只在这间木屋。她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观察这个男人。她发现,他的眼睛长得格外好看。大多时候,瞳色是一种清浅的黑,眸光既冷又亮。

而此时,这人的目光很深,浓黑里带着危险警告。

阮念初大概懂了。是让她乖一点,不要乱跑。

她平静地点头。心里却想,他不在,不跑除非是傻子。

Lee走了,脚步声顺着外头的木油板远去,越来越远。数分钟后,她咬咬牙,开门察看,走廊和前方的空地竟都空空如也,没有其他人。

天赐良机。阮念初心一横,迈出了步子。

……

营寨真的很大,一路绕出去,阮念初花了将近二十分钟,险些迷路。期间,她躲开了两名持枪巡逻的童子军。

外面丛林茂密,树叶枝干遮天蔽日,郁郁葱葱,挡去大片阳光,闷热的空气传出虫鸣鸟叫。

阮念初头也不回地跑进去。

这个地方,她从没有来过,自然不识路,只能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忽然小腿被什么扎了下,她皱眉,低头一看,是自己不小心绊倒了荆棘。

阮念初没有停,忍痛继续。

然而就在这时候,背后冷不丁响起个声音,沉沉的,音色极低,“还有半米进入地雷区。再走一步,谁都救不了你。”

“……”阮念初眸光跳了下。中文,字正腔圆的中文。她回头,一个高大人影背逆光,懒散倚着一棵树的树干,盯着她,眸色未明。

诧异瞬间盖过恐慌,她惊疑不定,“……你居然会说中文?”不对,他的中文发音太过标准,于是又冲口而出:“你是中国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