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薄二爷是宠妻狂魔第3章 二爷重生必将实力宠妻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薄二爷是宠妻狂魔第3章 二爷重生必将实力宠妻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吴妈深吸了几口气,喊住进门送文件的林助理。“小林,二爷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生气了?”

林助理皱着眉,将手里的文件放在茶几上。“我也不知道。”

他停了一下,望了一眼二楼的方向。“薄总本来是要去帝都谈合同,车子快要到高速公路收费站时,突然要我掉头回梅园。”

吴妈攥着手,担忧地踱步。一面走一面嘀咕:“我的错我的错,见夫人受青青小姐的委屈,没忍住给老爷子通了信。老爷子把二爷叫了回来,这次又要闹了。”

偏过头,“小林,你在这里等一等,万一夫人跑出去,你立马把她拦下。雨大,别让她再感冒。”

林助理没懂,但还是点了点头。

**

黎梦瑶只感觉一道苍劲的力气将她拉走,转瞬之间就到了主卧。

门“砰”的一声被关上,才将她游离的思绪震慑回来。

薄皓宸就站在门边,黑幽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黎梦瑶被他看得背脊发凉,连指甲盖都苍白起来。

她努力平复心绪,不让自己表现得太过于恐慌。

见他走上前,她连退了五六步。

“薄皓宸!”她喊住他。

在她喊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她好像看见薄皓宸的眸子里闪过几丝微光。

错觉,一定是她的错觉。

下一秒,见他步伐加大,黎梦瑶直接跑到书桌旁,掌心紧紧攀着。

“梦瑶……”

他的声音有些喑哑,低沉中透着几分颤抖。

但黎梦瑶没有认真去听,她也不敢去听。

记得他两结婚的那天,领完结婚证,他和她装恩爱从民政局回来。一到“梅园”,路过门口的垃圾桶,他就把结婚证扔了进去。

她愣愣地站在那,等他走了,才蹲下身将垃圾桶放倒,把那红色的小本子翻了出来。

用自己的衣袖一点一点擦干净。

三个月前,她发着高烧被他抱回来,听到他说的那句:“一个小时都没死,早知道我两个小时后再去找你。”

她知道。

找她,是他明面上的责任,是他必须装出来的行为。

也知道。

他盼望她消失,消失了,他就自由了。

“薄皓宸!”见他继续往她的方向走,只差几步便能靠近,黎梦瑶压着慌张再次喊了他一声。

眸子流转,微微低着头。“韩青青那件事是我不对,她是你侄女,我让她在珠宝圈出了丑,是我小心眼了。”

“可这是她自找的,她半月前让我在宴会上丢脸,我只是按平等的分量还给她。”

“但……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

“梦瑶!”薄皓宸两步走到她面前,清晰明了的两个字打断了她的话。

梦瑶?

黎梦瑶在听到他这两个字时,愣了两拍,结婚两年,他从来没喊过她的名字。

她认识他五年有余。

没结婚前,他还能以一贯对外的慈容朝她问声好,展露几抹温柔的笑容。

结婚后,给予她的,永远是无尽的冰冷。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男人伸手将她拥入怀中。

黎梦瑶更加愣了。

不是愣,而是傻了。

薄皓宸缓缓地低下头,靠在她的肩膀上。

鼻尖,萦绕上独属于黎梦瑶的清香。

不是假的。

他缓缓地抱紧了她,“梦瑶……黎梦瑶……”

这个名字,在那十年中他夜夜在梦中唤起。一个人坐在雨夜中的椅子上,想她想得心都痛了。

原来真的回到了以前,她嫁给他两年后。

是上天可怜上辈子的黎梦瑶,所以让他回来赎罪是吗?

他稍稍起身,将她松开几分,两个人之间,隔了一个布娃娃的距离。

凝着昏黄灯光下女孩精致的容颜,他一点点弯腰靠近。

黎梦瑶感觉他离近,余光扫了一眼他的薄唇……他这是要,吻她吗?

汉国,女子十八岁时法定结婚年龄。两年前她刚过了十八,就嫁给了薄皓宸,虽然只有一本结婚证,但也是嫁了。

新婚夜,他在书房待了一晚上。

两年,两个三百六十五天,除了去“韩家老宅”,他连她的手都没牵过。

下一秒,如雨滴将要落在湖面时,黎梦瑶突然偏过头,错开他的吻。

他今天晚上一定是气疯了!

连忙推开他,站在他怀抱之外。偏着头,轻颤着眼睛。“我、我还没准备好,今晚不可以。”

颜城是报刊的记者,和她说过,一个男人如果不爱你,那件事你和他一起做,你会很痛。

她挺怕痛的。

即刻又补充了一句:“我爸下星期生日,你和我一起参加完生日宴就可以离开,而且我会在黎家住一段时间,理由是陪我爸。韩爷爷不会说什么,你可以放心。”

薄皓宸弯腰,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我陪你一起住。”

躬下身子,拉着她的手朝房门口走去,走了一步又停下来,看了一眼床边的布娃娃。“要拿着那个东西走吗?”

黎梦瑶还沉浸在刚刚他亲密的动作中,没有回过神。

薄皓宸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满眼宠溺。“问你呢,要不要把它带走,你经常抱着睡觉。”

“算了,不拿了。”他拉着她继续往前走,“你可以抱着我睡,我比那布娃娃安全感多。客房的床硬邦邦的,而且长时间睡觉开着灯,对女孩子的皮肤不好。”

“以后就在主卧睡,我每天晚上陪你一起,就不怕黑了。”

上辈子他出事,她性命不顾也跑来救他,同他一起关在暗黑无光的地下室里。

那时他才知道,她怕黑,很怕。

因为怕黑,所以夜晚才不敢一个人睡,才是颜城嘴里说的那个,一到晚上就胆小的黎梦瑶。

被他拉着走到主卧,躺在床上,盖着被子,枕着他的手臂靠在他怀里……黎梦瑶都没回过神,一双眼无限空洞着。

直到主卧的灯突然灭了!

她恐黑,下意识抱紧了身旁的人。

安静如水的夜,只有银色的月光从玻璃窗透射进来,洒在地板上。

头顶传来男人低低的笑声,以及他低沉悠扬的嗓音,“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