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向星第4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向星第4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护工在谢寻星话音落下时,接到了个电话,急匆匆离开。

门一关,屋内又只剩下了两个人。

“没钱”的字眼,和少年所处的环境,有些诡异的不搭。

江聆以为谢寻星误会了,忙又打了三个字:“不要钱……”

“嗯?”

谢寻星饶有兴致地发出一个鼻音。

江聆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抓了下,欲盖弥彰地瞎诌了一句:“你可不可以,帮我辅导功课?”

谢寻星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完全没想到江聆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他凝眸,向她确认:“就这样?”

女孩儿小小一个站在他面前,皮肤很白,低头时,卷翘的睫毛不时扇动一下,在眼睑处投下淡薄的阴影,马尾拂过肩头向下垂,偶尔小幅度晃动一下,可爱得不行。

江聆似乎很紧张,埋着头把屏幕横在他眼前。

“嗯。”

谢寻星盯了屏幕半晌,蓦然把视线对向她,笑了声。

“怎么不敢看我?”他慢悠悠地开口,一语道破,“耳朵那么红,很怕我?”

江聆大脑有一秒的卡壳。

手机没拿稳,“啪”一声掉在了地上。

屏幕朝上,那个“嗯”字极为清晰显眼。

仿佛心思露出的马脚。

她蹲下去,压下满心惊涛骇浪,故作镇定地捡起手机,翻来覆去假装检查了好几遍,直到脸上燥意褪去,才敢站起来,摇头。

……所以,她到底在怕什么。

见小姑娘再这么下去就差把自己缩到地缝里,谢寻星收了逗弄的心思,语调重回一贯的平静:“不怕就别老低头,对颈椎不好。”

仿佛在叙述一件十分平常的事,不带任何多余的意思。

江聆获救般重重舒了口气。

……好险。

感觉自己脖子确实有点酸,她扶着后颈揉了揉。

谢寻星姿态舒缓地向后微靠,眯眼回忆了会儿,又道:“辅导也行,不过我好多年没接触过高中知识了,可能有点儿手生。”

好多年……?

江聆停顿下来,疑惑地观察他两秒。

他应该……比她大不了多少啊。

好奇心驱使她悄悄走到床尾,看了眼上面的信息牌——

姓名:谢寻星

年龄:19

十九岁。

江聆在心里默念。

差三岁。

江聆离开前,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

谢寻星似乎不常用微信,头像全黑。

他的昵称叫“kk246”,江聆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回到家,沈红缨还没下班,江聆于是做贼似的窝回了自己的房间,先在书桌上摊开了一本练习册,才敢缩在椅子上打开微信。

点开和谢寻星的聊天框,除了好友通过时的那条消息,下面一片空白。

她退出聊天框,在消息列表里将他置顶。

迟疑了一会儿,她又打开了他的朋友圈。

一片空白。

果然不常用微信啊。

一点微小的遗憾升起,江聆放了手机,看看满是空白的练习册,拿起笔,顺便用手机打开了一节网课。

屏幕上老师的讲解声不绝于耳,江聆一只手拿着笔,在草稿纸上点啊点,有点心不在焉。

每次屏幕上方显示微信消息,她都忍不住切屏去看一眼。

明知道不会来自她所想的那个人。

不断抬手间,书页不知不觉被卷起一个角

江聆低头抚平,余光在瞥见草稿纸上的内容时,心脏漏跳一拍,迅速翻过去新的一页。

不知不觉,“谢寻星”这三个字,已经占据了半张草稿纸。

接下来几天过得相安无事。

说是照顾,但其实江聆平日只需要帮谢寻星打个饭倒个水,并没有别的需要操心的地方。

反倒是谢寻星,在学习上对她帮助颇多,反而让她有点不好意思。

周末,许昕意一大早便联系她,让她出来搬书。

课本书籍都被整理在了一个大大的书箱里,书箱下面有滚轮,除了上楼时费了不少力气,其余时候还算轻松。

两人合力把书搬回家后,便约着一起出门玩。

好久没有走出大院,江聆在陪许昕意逛商场时,竟无端生出点陌生的感觉。

许昕意时刻关注着江聆的情绪,大部分时候都是由她讲述最近发生的趣事,江聆只需要静静听着,不时点一下头以回应。

两人逛累了,找了家奶茶店坐下。

为了感谢许昕意帮着搬书,这次江聆主动请客。

可在手机上点单时,她突然发现自己的余额不足。

她犹豫了一下,把自己的那杯退掉。

去取奶茶时,许昕意有点儿惊讶,再三追问:“你不喝?”

江聆摇摇头。

许昕意“哦”了声,没再追问。

她低头刷了会儿手机,突然提起:“诶小聆,你知不知道你们院里来了个叫谢寻星的人?”

江聆原本搁在桌面上的手一顿,悄悄缩到了桌下。

许昕意没注意这些,自问自答:“你估计不知道,多少年前是咱隔壁一中的传奇人物,听说一中和我们学校当年为了抢人,还差点打了一架……前两天咱班几个老师上课都提了这事儿。”

“我从来不知道咱们宁城居然还有那么一个天才,十三岁考上华科大少年班,后来毕业又去麻省读研,十三岁啊我的天……我十三岁还在和我初中同桌画三八线,别人都上大学了……”

江聆心头一震,脊背都因为震惊而打直了不少。

许昕意还在继续说:“听说他长得还巨帅,不仅帅家里还有钱,你知道咱们宁城首富谢家吗?他就是谢家那个大少爷,哎,人比人气死人,可能就是天妒英才,没想到年纪轻轻,居然得了白血病……”

……

这些信息经他人之口告知,江聆越听越有几分不真实感。

恍惚间,自己仿佛一下子变得渺小,与那个苍白瘦削的身影划分开一道天堑。

原来是这样。

所以。

那些所谓的“没有钱”、“用辅导功课回报”,是不是只是他不好拒绝她,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随口应答的借口?

前几日的各种场景渐次在脑海里浮现。

江聆垂下眼睫,莫名感觉舌尖传来淡淡的苦涩。

心脏某一块有点闷着难受,像是受了一记重锤,将她微妙的幻想打落尘埃。

……

许昕意发觉她情绪不对,手在她眼前晃了下:“怎么了,不舒服吗?”

江聆摇摇头,收敛住思绪,打字给她看:“刚才想到了别的事,有点走神。”

许昕意点点头表示理解,猛吸一口奶茶,接着道,“不过他朋友好像没受他影响,有个是我们上一届的学姐,听说毕业之后一直在准备出国,后来当了网红,在家待了一年也没……”

江聆坐的位置面对着奶茶店的门,远远便看见一行人推开店门往里走,几分眼熟。

在看见周明颖的时候,她赶忙别开视线,踢了许昕意一脚。

许昕意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疑惑地看向江聆:“怎么了?”

江聆默了默,迅速从相册里翻出一张搞笑表情包。

许昕意的注意力一下便被吸引过去,许是一下被戳中笑点,笑得停不下来:“你怎么还存这种图啊!”

江聆松了一口气。

那群人经过她的身边,她假装认真看手机,心里默念不要坐得太近。

却不想,他们走到她身后时,纷纷落座。

她甚至能感觉到一道视线一直停在自己后背。

许昕意毫不知情,在给江聆分享了条娱乐新闻后,起身去了趟卫生间。

留她一个人在这里。

“……”

江聆有点儿崩溃,根本不敢往后看。

那道视线不用说都直到来自谁,敌意太过明显。

冤家路窄,这路也太窄了些。

身后有人小声唤她:“那天病房里的妹妹——”

指向太过直白,江聆没办法装作不知道,只能回头,尴尬地冲几个人笑了笑,权当打招呼。

周明颖仍盯着她,满脸不乐意地撇了下嘴。

江聆假装没看见。

那群人打了招呼之后,便不再多做打扰,围在一起开始聊天。

几个男生的嗓门都挺大,江聆想不听见他们聊什么都难。

她自觉选择忽略,手指百无聊赖地在屏幕上随意划着,却不小心点进了和谢寻星的聊天框。

江聆本想退出去,屏幕在这时好巧不巧卡了一下,不知道触发了哪儿,莫名给对方发过去了一个“难过”的表情包。

她一惊,连忙撤回。

两秒后,谢寻星回了她一个问号。

江聆有些不好意思地回他:【发错了,对不起。】

她没想到,自己给谢寻星发的第一条消息,居然会是手滑的一个表情包。

还好他没看见。

有了这个教训在前,江聆再也不敢乱点屏幕。

她问许昕意:【你什么时候回来?】

半分钟后,许昕意有点尴尬地回:【……有点闹肚子。】

【……】

江聆索性打开了网课视频,打发时间。

过了一会儿,面前突然被放了一杯奶茶。

杯底与桌面相碰,发出一声重重的动静。

江聆有些错愕,抬头望向满脸不情愿的周明颖。

周明颖放了奶茶,便冷着表情转身要走,只留下一句含糊的:“……谢寻星让给你带的。”

回去路上她还在小声嘀咕:“陈锐宁有病啊,干什么让我拿……”

江聆仍是那副错愕的表情。

谢寻星……给她的?

她缓了好一会儿,才把这句话消化完毕。

指尖碰上杯壁,有两滴水珠顺着手指滑到虎口。

凉凉的。

应该是陈锐宁把她在这儿的事情告诉谢寻星了。

可是为什么……谢寻星要帮她点奶茶?

她百思不得其解,弯下腰,额头抵在桌面上,给谢寻星发消息。

本想直接问,删删改改之后,只留了【谢谢】两个字。

发过去之后,她牢牢盯着屏幕上方提示的“对方正在输入中……”

半晌,两句话出现在屏幕上。

字里行间,微微透着几分哄人的意味——

【是不开心吗?】

【这样的话,会不会开心一点?】